女王:呀,成了国民男神

阳城中学,隶属于全球顶级大学的华立大学附属高中,能进入其中学习的人不是学习能力强大,就是家里有矿。

陆宓瞥了一眼阳城中学的简介,自己概括了一下。她的唇角微微上扬,没想到她那爸爸还真的是下了一番苦工,把她送到这来了。

她对着车窗理了理自己利落的短发,勾起了一抹撩人的笑容,能为她下这番苦工,也是因为她‘男’的性别吧。

因为他的爸爸天生只有女儿的命,不管正妻情妇生下来的都是女儿,就连她也不意外,如果不是想要快点融入陆家,调查清楚她母亲为何失踪,她也不会女扮男装。

不过现在看起来这样也还不错,她倒是挺喜欢这样的自己。

“笑什么笑,身为一个男人还这么妖,真令人作呕!”

陆宓撩了撩自己额前的一缕刘海,微笑着睐了一眼出声的少女:“作呕吗?前天姐姐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少女的表情顿时变的漆黑如墨,脸色臭的熏人。

陆宓看着唇角扬了扬,明媚的中性美感荡漾,她的嗓音沙哑:“姐姐当初还问我要号码了,怎么就翻脸就不认人了?”

陆可琳要被陆宓给气疯了,前天这少年来到了她家,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不可言说的贵气,更别说他那一张脸简直男女通杀,所以她沦陷了,可是谁知道他竟然是他爸在外面的私生子!这可是威胁属于她财产的最大阻力!

在财产面前,颜值算什么!

她呵了一声道:“我喜欢,让你管,我提前警告你,爸爸在家里说的我应下只是照顾一下家庭和睦,你可别当真了!”

陆宓将头扭向窗外:“嗯,我一定会努力,不让父亲失望的。”

陆可琳嗤笑道:“不会让父亲失望?就你那成绩?在国外待了那么久,就连英语都没及格,更别说其他的成绩了,你这样还是消停一下其他的想法吧!”

陆宓回想了一下陆可琳说的成绩,半晌才想到上次考试的时候她正在破解一个人给她设计的木马病毒,害得她通宵破解,所以考试她花了十分钟填了答案,其他时间都是睡过去的,谁知道只填正确答案却被当成抄袭,全部判不及格了。

她想到这茬难免恨上了那个挑衅她的人,她掏出手机,指尖轻点,将昨晚完成大半的病毒编辑完成,给他传了过去。

她看到显示接受成功,唇角微扬,一流黑客可都是很小心眼的!

她记得那人的ip好像也在这座城市,要是他能破解这个木马,也许可以找个时间和他见上一面。

今天是阳城中学的开学日,陆宓已经事先了解了流程了,所以陆可琳丢下她一人她可丝毫不着急。

她下了车慢吞吞的往一号报告厅走去,迎新生的仪式在那举行。

“你们听说了吗?今天迎新生的演讲者是由沈中辰学长噎!”

“啊啊啊!沈中辰学长!那可是我的偶像啊,你确定你的消息没错?”

“当然,我爸爸是校董,他跟我说的。”

沈中辰?这个名字她倒是有所耳闻,他是世界排名第一集团沈氏集团的太子,唯一顺位继承人,当然这些还不足以让她对他有印象,她对他印象来自于他游戏技术的高超,他成名战那一场,亮眼操作哪怕是她都忍不住惊叹。

今天他会来?

陆宓起了一些兴趣。

“哎!”

她正摸着下巴考虑待会儿要不要黑了学校的电闸趁机去见一下这一位名人,却听到有人在叫她,她听到声音微笑回头。

却不想竟是直直的撞到了一面肉墙!

刚勾起的微笑被撞成了龇牙咧嘴,她怒目瞪向那个撞完人,连声对不起都没说的人:“嗨,你没看到你撞到人了吗?”

这男人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男人闻言关掉手机将其揣进裤兜,皮笑肉不笑的转身道:“难道不是你故意撞上来的?像这样的女生我看过不少,男生倒是第一次见。”

陆宓这才看清了男人的正面,宽肩窄腰大长腿,一张俊脸很冷,但是却有着一种冰山俊男的高不可攀,让人难以生出厌恶之情。

他跟她就是两个极端,她是少年柔弱的纤细美,而他则是男人的阳刚之美,怕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想要有这样一个能给她安全感的男朋友吧。

这长的好看还真的有特权啊。陆宓眯了眯眼:“你说声抱歉,就当无事发生。”

陆宓对于帅哥美女还是很有包容心的。

“呵,这又是什么新套路?让我说抱歉?”男人离陆宓两步远,眉眼中全是厌恶。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新生啊,挡了沈中辰学长的路不说,还故意碰瓷。”

“就是,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一个男人还想要勾引沈中辰学长。”

“哎,你们不觉得这两人很有cp感吗?”

“……”

周围的窃窃私语落入陆宓的耳中,她嘴角微抽,回头一看,不知何时,人群中竟是空出了一条道。还真像是他故意挡了男人的路。

他就是沈中辰?可是沈中辰也不能这么霸道吧!她毫不退缩的锁着沈中辰:“没有什么新套路,就是你撞了人说抱歉难道不是应该的?这条路又不是你家的。”

“呵,抱歉,不光这条路,连这座学校都是我家的。”沈中辰冷冷的道,语气中全然是对陆宓处心竭虑靠近他的厌恶。

陆宓眨了眨眼,摇摇手道:“你早点说抱歉不就好了,非要说这么多有的没的,我原谅你了。”她全然忽视了后面的字眼。被打脸什么不存在的!

沈中辰;“……”他的抱歉是反讽她不懂吗?

沈中辰眼神微冷,他偏头厌恶的对着陆宓道:“我劝你不要玩火自焚。”

陆宓嘴角微抽,这男人,她都这么大度的说没事了,他还这么不依不饶,不就撞了他一下,至于吗?

被他这样无理的对待,不做点什么还真的对不起他的不依不饶了!

她调转脚步,走到沈中辰的面前,她指着自己的鼻尖,唇角的笑容看似人畜无害:“你看我长的怎么样?”

男人冷哼了一声。眼中的嫌疑彰显无疑。

陆宓哪里是会吃亏的主?她长这么大除了她那坑女儿的母上大人,还真就有仇必报,而且还是当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