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狂废婿

灯红酒绿,美女如云,痞帅的叶尘穿梭在金色梦幻的迪厅之中,刺穿耳膜的低音炮宣泄着众人的骚情。

然,最骚的还是叶尘斜对面的那个女人。

修长的双腿,呈现出倒V姿态舞步摇曳。

紧俏的臀部,几乎都包不住的性感曲线。

纤细的腰肢,惹眼的人鱼线程S型蜿蜒。

我去……叶尘的鼻子简直要喷血了,这绝对是34D级别的美物。

当叶尘的视线停在她的脸蛋的时候,就再也挪不开了。

果然,有些女人,只有在风尘中可见。

别样迷离的眼神里面似乎隐匿着随时可以把人吞噬的欲火。

这绝对是个……妖妇!

妖娆,魅惑,成熟的美妇。

“嗨……”叶尘最习惯的并不是直来直去,他凑到了她的身边,却在跟她对面的吧台小妹打招呼。

“您好先生,要点什么?”吧台小妹很有礼貌的冲林霄一弯腰。

“来杯夜来烧。”林霄说完,冲吧台小妹放了一个电眼。

“啊?”吧台小妹懵了。

“就是那种,喝一口就能叫人血脉喷张,坚持一个小时的饮料。”叶尘做了个飞吻的动作。

“……”吧台小妹无语了,“没有……”

“是么,那我今晚就只能坚持五十九分钟了。”叶尘旋即一个转身,双肘压在吧台上,“就是不知道,哪个女人有这个福气。”

简直就是不要脸的暗示。

美妇的脸一黑,就想离开旁边的这个虽然有几分帅,但是看上去很一般的登徒浪子。

就在美妇动身的一刹那,林霄的手里已经多了一部手机。

最新的黑色YOTA手机,彰显出了这个不人不同寻常的品味。

“我的……”

“你的?”叶尘把手机托在掌心,轻轻的一拨弄,手机就转出炫彩的霓虹。

“你烦不烦?”美妇的国语讲的很烂,跟叶尘猜的一样,这绝对是个异域美女,不是乌克兰,就是俄罗斯。

“没有你烦。”叶尘就像变魔术一样,手机从掌心凭空消失。

“去哪了?”

“你猜?”叶尘故意看了一下自己的腰带下方。

美妇的脸,顿时就红了,“我叫保安!”

“为什么呢?”叶尘坏坏的一笑,“难道,我这健硕的身体,还不够保护你?”

一瞬间,美妇微微的一怔,然后嘴角轻轻的上扬,“你真的能坚持五十九分钟?”

“说不定,一百五十九分钟……”叶尘掏出一支烟,点燃,然后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烟圈呈现出心的形状飘在她的面前。

美妇,稍微的一侧身,跟林霄并排着靠在一起,然后把手伸向他的腰带位置。

“唉,你这是干什么?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叶尘故作矜持的往旁边一躲。

“我是摸你么?我是摸我的手机……”美妇的脸已经红的就像熟透的番茄。

“在这里啊?你为啥要骚扰我?”叶尘深处两根手指在她的事业线上方,轻轻的一夹,YOTA手机已经到了他的指尖。

就好像,叶尘刚刚真的把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领之中,摸索了一番一样。

美妇,轻咬着唇角,一双明动的大眼睛,闪着微蓝的光泽。

“是你在骚扰我……”她踮起脚尖,跟叶尘一个燎火的对视。

“啧啧,我这不叫骚扰,叫撩骚……”说完,叶尘猛地一伸手,就攋住了她的腰肢。

那感觉,真好。

柔和,而且细腻。

叶尘看得出来,她就是在故作矜持,倘若真的矜持,也就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果然,一个“撩骚”说的美妇脸上火辣辣的发烫。但是感受到叶尘掌心的张力十足之后,她就像被强大的引力给吸附在了叶尘的手掌。

小鹿乱撞的她,不禁小小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凑在了叶尘的耳边,小声的耳语:“一百五十九分钟?”

“那要看你配合的程度了。”叶尘把烟轻轻的拿下来,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唇里,“当然,我能带给你的震撼,只有最后那十秒钟。”

美妇,刚才只是脸上火辣辣的烫,现在已经浑身磕了药一般的热浪侵袭。

最后十秒,不用说也知道,那是女人最兴奋的时刻。

“你叫什么名字?”美妇,第一次对一个陌生男人如此的感兴趣。

“不需要的,反正过了今晚,你是你我是我,我不会出现在你的世界里,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明明就是一夜欢歌,却被叶尘说的道貌岸然。

美妇,不禁“啧啧”的轻笑,还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不过也好,她来这里就是个错误。

既然是个错误,留下点美妙的回忆就拉到。

而此时的叶尘,手已经恰到好处的撩起了她的短裙。

“啪!”一声脆响,美妇的已经嗔怒的拍在了叶尘的手背上,“别闹,人多,选个地方。”

“男厕所,如何?”叶尘笑的有些猥琐。

“你……”美妇羞的脸都发涨。

“难道,你喜欢女厕所?”叶尘故作惊讶的长大了嘴。

“讨厌。”她伸手在叶尘的胳膊上轻轻的一掐,但是却轻轻张开樱桃小嘴,咬住了叶尘的耳垂,“2046,我的房间号,我等你。”

说完,她轻轻的拉了一下裙角,然后没入了电梯,电梯关门的一瞬间,媚笑,然后招手。

耶!

林霄握了一下拳头,长得这么好看的外国妞,绝对是破天荒第一次,而且中文也说的恰到好处,就是不知道叫起来,会不会是外国味?

想想就兴奋,林霄转身,冲吧台小妹“啵”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朝着电梯走去。

2046,好熟悉的房间号,怎么听着就那么的文艺?而且里面还有个这么美的女人在等自己。

果然,那个美妇留了门,林霄左右看了一眼,推开虚掩的门,就走了进去。

右手侧,一张舒服的大床,左手侧,透着粉色灯光的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隔着磨砂玻璃,林霄看的清清楚楚,那唯美妖娆的曲线,如鬼魅一般轻盈的扭动着。

“要不要一起洗?”那女人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果然是浪到了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