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双护卫

华夏国一处大山之中,正在举行一场千人表彰大会,公开表扬战狼特种小队在之前的一次战役中取得的优异战功.

战狼,传说中的华夏第一特种小队,也是所有特种兵最向往的一支小队。

表彰大会的后台,摆着一张孤零零的凳子。

张阳背着一个单肩包,坐在凳子上,从裤子里摸出一包玉溪,叼了一根在嘴里,才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带火机。

“头儿。”

身旁,一个壮硕的男人,伸来一个火机,恭敬的在张阳嘴边将烟点燃。

与张阳一身休闲打扮不同,这个男人身穿正式军装,胸口撇了七八个代表荣耀的军徽。

张阳抽了一口烟,道:“哟,包子,你还没上台啊?”

被称作‘包子’的军人道:“头儿,我不能送你,难道还不能在这儿后台多陪陪你吗?”

包子微微皱眉,看着张阳脖子上依旧挂着那根,穿着了一根空弹壳的项链,说道:“头儿,这八年来,你天天带着这根项链,洗澡的时候都不摘下来。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故事?是不是就跟仁武城有关?”

“行了行了,都是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说说你吧,包子,你小子出息啦,明天就要升官了吧?”

可此时的包子却有些不满,黑着脸说道:“头儿,要不是你被革职,这个队长的位置,哪儿轮得到我?而且说真的,要是头儿你能留下来,我宁愿不当这个劳什子队长,那个罪名就应该由我来抗!”

“那群狗日的说什么人道主义,我去TM的人道主义,那些雇佣兵屠村的时候怎么不说?那”大黑熊”提着重机枪把三儿(已殉职队员)扫成筛子的时候怎么不说?!”

张阳的脸突然一下变得严肃:“说什么胡话,我不是说过,这个事永远不许再提起!”

包子在张阳身边以军姿站立,低下了头,满脸的委屈,那披挂一身荣耀的七尺军人,竟是在此刻,默默的流下了泪水,带着些哽咽的说道:“八年,八年了……您为华夏政府出生入死了多少回?我都记不清了,难道就因为杀了十几个该死的雇佣兵就要把你革职?”

空气忽然沉默了下来,张阳苦笑着没有说话。

或许不甘心,但那又能怎样?他们两谁都知道,这个结局已经无法改变。

主持人走到后台,看到张阳,微微诧异了一下,连忙说道:“你谁啊?那个部队的?这里不许抽烟不知道吗?!”

包子抹去脸上的眼泪,猛然抬起头来,目露凶光的盯着那个主持人,说道:“你给我滚!我们老大想在这里抽烟,就在这里抽烟,天王老子来了都管不着!”

那个主持人被呛的不敢还嘴,尴尬的对包子说道:“那个,同志,您该上台了,领导们都等你很久了。”

“包子,上台去吧,别为难人家。”

“是,头儿!”

包子随着那主持人一起上台,此时,舞台上已经整齐划一的站着另外七个军人,这是这次领一等军功的全部特种兵。

舞台下方第一排,是各位领导干部,他们身后,坐着一千名参加表彰大会的军人。

按照大会的进程,领导们一一上台,为八位特种兵战士奖励勋章,台下也是掌声雷动,如此光荣的一刻,但那八位战士却没有一个能笑的出来,他们各个面色愤然,眼底甚至都如包子一样,盘旋着倔强的泪水。

主持人拿着话筒,熟络的说道:“这就是这次立下头等功的八位英雄!来,英雄们,请给我们的各位领导,敬以最崇高的致敬!”

包子忍住泪水,高声喊道:“全体都有!立正,向后转!”

八位特种兵都突然转向了舞台后方,台下所有人都是一片错愕,那主持人也尴尬不已,说道:“英雄们,你们面对后台干什么?领导们在前面。”

包子也不鸟他,径直吼道:“全体都有!敬礼!”

“刷”的一声,八位特种兵都向着后台,做出了最标准的军姿。

甚至他们有的人已经忍耐不住,脸上已经开始默默的流出了眼泪,他们八人都知道,战狼的头儿,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但他们,却不能去送他!

隔着一块巨大的红幕,独自坐在后台的张阳,无奈的笑了:“这帮兔崽子。”

张阳将烟头踩灭,不经意间抹去眼角的泪水,站起身来,也隔着红幕,对着那八位特种兵,回敬了一个军礼。

礼毕,张阳背起单肩包,独自朝着军区大门走去,说来也是可笑,当初做梦都想离开的地方,如今真的要离开了,心中却是有着万般的不舍,那孤独的身影也显得格外的落寞。

“再见了兄弟们,不过,我张阳迟早还会回来的!”

…………

几天后,仁武城仁武火车站。

刚下车的张阳不断的扫视着车站里来来往往的人影,时不时地还发出一道道嘀咕呢喃声:

“瞅瞅这些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的长得都是一个模样,我上哪找她去?”

“怪不得包子说现在的小姑娘整完了化个妆都跟是一个模样。还好没娶媳妇儿,当了八年兵出来连老婆都不认识让那帮杀才知道了还不得笑死我。”

“听说她现在是个律师,但仁武城这么大个地…..我也不认识路啊!”

就在张阳束手无策之际,一阵粗重的脚步声

“哎哟,这位帅哥,看你这样子是来找人的吧,来跟姐姐说说,姐姐这学生、少妇、白领、空姐啥的应有尽有~”

张阳看着面前这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眉头紧皱,老女人身上刺鼻的劣质香水味有些熏人.

“对,我是要找人.”

一般的都市小青年都知道这老女人是个什么角色,但是张阳去当兵之前这个行业还没有这么发达…

“我找人打听的,她是做律师的,叫黎….”

“黎大律师?!”老女人惊讶出声,老脸挤成了菊花状,鼎鼎大名的黎大律师什么时候做起的这个生意?

张阳看着老女人的表情心中有谱了,看来包子说那丫头在仁武城有点名气不是假的

“既然你认识,就赶紧带我过去,带路费少不了你的.”

老女人这才从惊诧中缓过来,“好,好,帅哥这边走,姐姐有车~”

两个小时过后,仁武律师事务所

一个穿着短裙职业装的女人怒气冲冲地盯着老女人扬起了手

“啪!”清脆的巴掌声,”你给我滚!”

老女人梨花带雨地跑了出去,张阳见状倒是挺开心的,省了个带路费也挺好

“就是你这个混蛋说我是做那个…那个什么的?”职业装女人气势汹汹地走到张阳面前站定

张阳面带笑意的看着眼前的丽人, 眉黛春山,秋水点瞳,琼鼻蛾眉,眉梢眼角是数不尽万种风情。一头乌黑柔顺的三千青丝也被其披在肩后,配着她此刻身着的一袭黑色职业套装,让她看上去既有一种古典的美感,又有一股商业女强人的气质。

这就是黎大律师,黎婉婷.

“我可不会说这种话,那老女人问我是不是找人,我就应了一声”,张阳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对了,我叫张阳”

“张阳?”

黎婉婷的眉头紧皱,上下扫视一番张阳后沉眸冲其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有,你能不能别一直盯着我的胸口看?”

“咳咳”,张阳也是老脸一红,不过心里却还是有点失落的,她不记得我了.

黎婉婷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甚至连带她开口说话的声音,此时都带了一丝冰冷的味道:“有什么事就赶紧说,没事的话就请左转离开!”

“嗯,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吗?”

“……”

几乎是瞬间,黎婉婷那洁白的额头上便浮现几道黑线,甚至下一刻,她便猛然转身抬腿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还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你咋不问我记不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

等等!

突然,正在行走中的黎婉婷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停下身来。

“唰!”

接着她飞快的转过身,瞪大了双眸指着那正对她微笑的张阳惊呼道:“你,你是……”

“砰!”

可就在此时,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却是猛然在两人的耳边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