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医妃:臣妾专治不服

“吵死了!”

薛婉儿皱了几下,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周围一帮人一直在吵吵,吵得脑袋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薛姑娘,你可算是醒了!”

一个头戴布巾的妇人上前来:“刚才你爹说你救不活了,一怒之下跑去府衙告状去了。”

爹?府衙?!

薛婉儿一头雾水,这是唱得哪出?

她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穿着古装汉服,或是粗布麻衣,远处,街道也都是古色古香,俨然一个……古装剧组拍摄场地!

可是上一秒,自己不是在病床上等死吗?

难道……

薛婉儿坐起身,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那是一双生得极好看的手,水葱一样精致,指甲干净,可没有伤疤!

她明明记得大四那年实习,她不小心被手术刀划伤了手背,可如今,什么都没有。

难道……

轰!

与此同时,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轰然冲入她的脑海里……出生,一岁,两岁……一直到上一刻,记忆中的主人公因为避免被人强暴而跳河溺亡,自己入主这副身体!

自己这是……重生了?

而且是重生在一个和她叫同样名字的医女身上。

“婉儿,你这是?”

那妇人看着薛婉儿诡异的行为,禁不住警惕的就想退开,却猝不及防的被薛婉儿抓住:“你刚才说什么?我爹去府衙告状了?”

“是,是……”

薛婉儿不等对方说完,推开人群拔腿就跑。

边跑着,这具身体之前的记忆就涌动出来,薛婉儿身为医科大的高材生,拥有过人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很快就将这具身体所处的地点、年代记得清清楚楚。

自己身处的这个惠县县城隶属庆国京畿,而现在当朝皇帝名讳为云牧卿,是上个月才登基继位的新帝。

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之所以会死,皆因貌美被师爷看中,最后逼不得已才跳了河。

“愚蠢!”

身为医者,薛婉儿对于畏疾忌医者和不珍惜生命者都有一种天生的厌弃。

而这个愚蠢女子的父亲,现在居然又在干不珍惜生命的事情,跑去县衙告什么状?

被告对象是师爷,难不成他还指望着知府把他的师爷打入大牢?

心里想着,薛婉儿就来到了府衙前。

老远就看见一个清瘦的男子跪在地上,而他身侧,两个衙役正用杀威棍将他死死押在地上。

他不住挣扎,嘴里还大喊着:“我冤枉啊,我冤枉。”

“大胆刁民,证据确凿,你却还不认罪!”

知府高琚座上,拔出案头令牌道:“将这个庸医打入大牢,秋后问斩!”

薛婉儿心底一惊,也没多想就挤出了人群:“且慢!”

她声音清脆,姿态傲然,虽浑身衣裳还未干透着狼狈,可光是如此气势却已经让人刮目相看。

她缓缓从人群里行出,却浑然没有注意到人群里一个青年目光灼灼的看向自己。

“大人何以判定我爹爹是庸医?”薛婉儿目光毫不回避,直视知府。

知府只觉得心底微凉,仿佛被人一眼看到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