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总裁:步步为婚

夜色吞噬着这座孤寂的城,亦如童曼雪的心,如临深渊。

她光赤着身子躺在床上,手死死的锁着身上那单薄的遮羞床单,瞳孔迷离涣散,唇瓣苍白如墙面。

女人揪着心,仿佛等待着地狱的审判一般。

每到夜幕降临,门口都会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来到房间,那每一步仿佛都敲打在她的心上。

房门开起,脚步轻响,随后便是男人如魔掌一般的驰骋。

一周前,她喝了方飞扬给她的一杯酒,就此昏睡,醒来却发现自己被人圈禁起来,暗无天日的日子一天天的侵蚀着她的神经,她的世界,堕入黑暗。

“我哪里得罪你了,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而近乎绝望的哀求,也无法使身上恶魔一般的男人停下动作,反而成为男人的兴奋剂,更加的猛烈!

恍惚间,她听到男人在她耳畔低吟着这颗心拜她所赐,已经千疮百孔……

她苦笑着,她多么想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告诉他,如果当年方飞扬是利用她换走了方长轩的心脏,她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的啊!

只可惜……现在这一切都晚了!

女人凄白的唇上被她咬出姣艳的血印,那致命的侵袭,一点点吞噬着她的理智,也不断地在提醒着她,一个如恶魔一般的陌生男人,疯狂的将她撕扯,逐渐的让她沉沦,直到精疲力尽的昏睡过去。

……

等她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房间依旧暗沉如漆。

吱呀———

和往常不同门被人打开一条缝隙,透过缝隙,可见微弱的光芒散落在地上。

童曼雪心底蓦然升起一丝希望,忍着疼痛下床想要离开,却发现,门外有人在等着她。

她慌乱的将遮羞的床单盖在自己的身上,注意着门外的动静。

“现在,你可以走了。”

门口的佣人的神色漠然,就连语气也如寒冬的风一样,不由得让她身体一颤。

只见用人手里提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面无表情的来到了童曼雪的身前。

因为身上的无力,童曼雪就仿佛如木偶一般,任由身前的人给她穿衣打扮。

她苦笑般看镜子里面容姣好,皮肤白皙自己,无奈的轻叹一声,近乎一周疯狂的索取令她身心疲惫,愁云满面。

全身就犹如被蚂蚁撕咬一般难受,童曼雪刚想转身离开,一阵眩晕涌上了脑门。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下人见她瘫软地倒在地上,便神情凝重的蹲下身,摇晃着她的身子。

真好,如果这一辈子都能够活在梦里,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童曼雪看着视线里逐渐变得模糊的人影,从来没有像此时这样的舒心过。

“小姐,你醒醒!”下人呼唤的声音却似催眠曲一样,让她在深渊里不断地下坠,下坠……

……

等她再次醒来,已身在医院里。

童曼雪长睫微颤,缓慢睁开双眸,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涌入鼻尖,昏迷前发生的事情涌现脑海,现在她只想找到方飞扬,将这一切好好的问清楚!

“你醒了?”小护士见病人醒来,连忙上前道,“你昏迷了两天,家里也没有人来看你,是不是不知道?要不要通知他们?”

“一个人都没有来吗?”童曼雪心头一紧,她不奢望童家会有人来,但是方飞扬呢?他也没来吗?

“当时您被人匿名送来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人来过了。”护士有些心疼的看着面前这个憔悴不堪的女人。

听到护士这样说,童曼雪连忙开口,她的神情有些拘谨:“嗯,我知道了,护士,我这是怎么了?”

她隐忍着眼眶里泛起的泪水,对着护士列出一个微笑。

“小姐,您的遭遇我们……”小护士有些犹豫地将手里的报告单递了过去,“您自己看看这个吧。”

童曼雪看着护士同情的眼眸时不由得苦笑一声,颤抖着指尖接过护士递过来的报验单。

下.体撕裂性损伤!

“您这边是否考虑在院方的陪同下去报警,您的家属我们一直都联系不上,只能等待当事人醒过来,再做决定。”护士忧心的看着她。

童曼雪的眼前开始发懵,她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白的像是一张白纸。小护士见状,连忙安慰道:“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谢谢你。”童曼雪苦笑一声,“不需要了,我没事……。”

小护士安慰了几句后就离开了,童曼雪也未有多停留,办理出院手续后,准备离开医院。

她并不是一个过于乐观的人,如果这件事不明不白地传了出去,童家会怎么看待她?

会不会将自己逐出童家门?

童曼雪的脑子里一片杂乱,她边思索着边忍着身体下面锥心的痛漫步在医院的走廊上,因而没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行色匆匆地跑了过来。

男人低着头,差点将她撞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你没事吧?”中年男人肥硕油腻的脸不禁皱成川字,连忙开口,伸出手意图搀扶她的胳膊,“对不起,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

“没事。”童曼雪看着男人的模样时现实微微惊愕,但很快便柔柔地笑了一下,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女声划破了走廊:

“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果然在外面找了女人!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长得一副什么猥琐模样,还什么样的花花草草都沾上一手?”

怎么回事?

童曼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见一个中年女人气势汹汹地从走廊的尽头冲了过来,她的四肢肥大,看上去和这中年老男人一样像是一坨会移动的肉。

那中年女人的双目怒瞪,死死地盯着中年男人搀扶着童曼雪的手:“你这个王八蛋,你对得起我吗?我在你最穷的时候嫁给你,你却背着我找小三!你告诉我,是不是这个小三怀孕了!你才来医院的!”

“你怎么能胡说八道呢?”中年老男人急了,“你听我说,这些都是误会!”

“误会?你这个找女人的王八蛋……”

听到这里,童曼雪也意识到自己闹了一个乌龙,她感觉到群众的目光一道接着一道地聚集到自己的身上,表情讪讪:“这位女士,你搞错了,刚才只是我摔倒了,您先生想要扶我而已……”

“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 给我闭嘴!”中年女人显然听不进去,甚至扬起手,一巴掌就要落在童曼雪的脸上!

童曼雪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几秒之后,意料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于是后知后觉地睁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