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告急:错嫁总裁

总裁办公室里。

江云深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冷峻着面庞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女人。

“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我见见女儿,你不能带走她,她目前的身体状况不好,经不起这么折腾。”林妤珊跪倒在地,抓着男人的裤腿,哀求着。

林妤珊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他一袭剪裁有度的西装,棱角分明的轮廓,英俊的面庞带着冷意,那双墨眸,从始至终,无动于衷,盯着她。

“她准备出院了,放弃治疗,是死是活,看她的造化了!”忽地,江云深倾身向她,手指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颚,看着伤心欲绝的女人,他唇角勾起浅淡的弧度,略带着讽刺,“况且……我为什么要救她?”

看着近在眼前的女人,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尽显着凄楚,她穿着职业装,白色衬衫,半身裙,低领的衬衫,毫无形象的跪倒在他面前。

这副狼狈不堪的景象跟在公司那个清高的秘书,截然不同!他冷笑。

“江云深,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林妤珊顾不上下颚的疼痛,通红的眸子对视上近在咫尺的男人。

“我的女儿?当年要不是你设计,怎么会有孩子!像你这样阴险歹毒的女人,不配为我生孩子!”

“那沈碧莹就配是吗?”她笑,笑得绝望。

骤然,江云深脖颈处青筋暴露,钳制住她下颚的手瞬间转移到她脖颈,攥紧。

“咳咳……松、松手……”林妤珊痛苦的抓住他的手腕,掰扯着,奈何跟他的力量悬殊,怎么都扯不开。

“如果当年不是你,她怎么会出事!是你逼走了碧莹!都是你——”江云深暴怒,朝着她嘶吼,掌中的力道不住加重,待看见林妤珊快要喘不过气来时,他眼神微眯,猛然松开。

钳制她的手一松开,她整个身子倒地,手顺着脖颈,大口喘着气。

林妤珊看着天花板,笑了,甚至笑出了声。

这几年,她一直都处在水深火热当中,笑着笑着,笑累了,眼角滑落一行清泪。

听见稳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蓦地,阴影笼罩,江云深眼潭带着深深的厌恶,他厌烦的扯了扯领带,“不要再烦我。”

扔下这句话,离开。

林妤珊登时清醒,她瞬间从地上站起,慌乱跟上去。

看着江云深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她匆忙拦截过去,双臂张开,“我要见小小,请你让我见她。”

“小小没你这么阴险狡诈的母亲,你不配!”江云深不耐烦的绕开她,却被她再次堵截住。

“求你,云深……”林妤珊眼眶通红,凄楚的看着他。

江云深唇角微勾,“好啊,那就取悦我。”

最后三个字,他的眼潭冰冻至极。

林妤珊内里做着争斗,忽地,她眼神变得坚毅,“好。”她微颤的开口。

脚步向着办公室里的休息间走去,刚走两步,手腕一紧,她被他抓住,“在这里。”

“什么?”她怔愕,在办公室里,他不是没要过她,但都是在休息室。

“不愿意,就滚。”

眼见江云深又要离开,她忙出口,“我愿意!”

江云深打量着她,清冷的眸底附带一丝玩味,静静等待着她。

窗明几净的窗户,清晰可见的蓝天白云,她咬了咬唇,垂落在身侧的小手,攥紧了松开,手慢慢向着自己的衣服伸去。

手在触碰到他纽扣前,被他猛地抓住,将她抵触在墙壁上。

“这么寂寞难耐?”

他猛地松手,她整个人跪倒在地。

江云深居高临下的望着跪倒在他面前的女人,眼底浮现一抹厌恶,修长的食指挑起她的下颚,同时也阻止了她的动作。

“你做得很好。”江云深嫌弃的表情溢于眼底,“可我嫌脏,你这犯贱的样子,叫人恶心。”

林妤珊小脸泛白。

她眼神幽怨的看着他,江云深眼底满是嗤笑,“你想要见小小,可以,代替我见王总,签下招标的合同。”

看着江云深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容,她浑身冰冷。

王总好.色,在商业界是出了名的,他为了签约,让她去陪别的男人。

林妤珊心如死灰,小脸煞白。

“怎么?身为总裁的贴身秘书,这不是你应该做的?”江云深身子微弯,脑袋俯在她耳畔,薄唇倾吐,“你不想见小小了?不想看看她过的什么样子,是死是活?”

小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他准备将小小转移到了更高级的医院治疗,却不准她见,甚至骗她。

因为,她根本就不配当母亲!

“我去。”林妤珊脱口而出,末了,眼底透着绝望,“我要见小小。”

蓦地,身前的男人离去,她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呆滞着。

好一会儿,她将凌乱的衣服整理好,步履不稳的出了办公室。

出了公司,刚才晴空万里的天空,此刻已经乌云密布,像极了她的心情,她在路边等候,上了车,朝着医院方向而去。

江云深不让她见小小,她却仍旧日复一日的去守候。

到了医院,电闪雷鸣,下起了小雨,紧接着变成了倾盆大雨。

狂风席卷着暴雨,她脚步加速。

突然听见了前方一阵吵杂的声音,她向前走了两步,从医院的大门口向里望去,顶楼天台那里,有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那儿,在狂风的席卷下,那瘦小的身影摇摇欲坠,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而一群人站在雨中,担心的看着楼顶的瘦弱的人影,是一个孩子?

她的一颗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里,那抹身影有些熟悉。

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