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先生,后会无妻

“伤者头部受到重创,醒来的几率很小,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医生说完,便出了病房。

许眉间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宋思萱,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宋思萱是许眉间丈夫的前女友,更是她丈夫养在外面的小三。

这时许眉间感觉到一束森冷的目光,不禁侧脸看去,便见林照亭满脸愤怒地瞪着她。

不等许眉间反应过来,林照亭已经扑上去,抓住她的手腕儿,喝问:“是不是你打伤思萱的?”

许眉间是恨宋思萱,甚至恨不得她死,但她做人的原则,不允许她干出这种事。

“我没有,我今晚是约了她见面,但……”

林照亭已经认定是许眉间干的,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许眉间,你怎么变得这么恶毒?怎么能做出害人性命的事?”

那种被冤枉的滋味一点儿也不好受,许眉间努力解释道:“我真的没有打伤她,我去的时候她已经受伤倒地。”

可林照亭根本不听许眉间解释,拽着她来到病床前,一把将她按在床上。

许眉间离宋思萱近在咫尺,几乎要贴在她的脸上,说不出的反感、厌恶。

而林照亭怒气冲冲地吼道:“你看看她,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现在却变成植物人,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拜你所赐……”

紧跟着林照亭踹了许眉间的腿一脚,踹得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要你给她磕头赔罪。”

膝盖撞击地面,许眉间痛得浑身无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没能成功。

她怎么也没想到,心爱的男人,竟然让她给小三磕头赔罪。

“照亭,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打伤她。”

可林照亭什么也听不进去,抓着许眉间的头发,又将她的脑袋重重地撞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砰”的一声,然后一下又一下……

许眉间痛得眼冒金星,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林照亭怎么能这样对她呢?

她一边挣扎一边吼道:“我真的没有打伤她,真的没有。”

可女人的力气太小了,不管她怎么挣扎,都阻止不了男人的暴行。

林照亭满脸凶狠:“许眉间,你竟然还嘴硬,竟然还不承认。”

他越发用力地,将她的脑袋重重地撞在地板上。

许眉间额头痛得不行了,但心更痛。

她愤怒,她不甘,她歇斯底里地咆哮。

“林照亭,我才是你的妻子,她只是介入我们婚姻的第三者。你怎么能让我给她下跪、磕头呢?”

“我不准你这样污蔑她。”林照亭说着,再次将许眉间的脑袋重重地撞在地板上。

猛烈地撞击,让许眉间的脑袋嗡嗡作响、鲜血直流。

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她的爱人吗?还是她的丈夫吗?

其实,许眉间和宋思萱曾经也是很好的朋友。

那时宋思萱经常叫上许眉间,一起去她们学校,看校篮球队训练。

去过几次后,许眉间便喜欢上了篮球队的一名队员。

她喜欢他爽朗的笑容,喜欢他清澈明亮的眼睛,还有那矫健的身姿……

可让许眉间没想到的是,宋思萱也喜欢上了那名篮球队队员,他就是林照亭。

宋思萱不敢向林照亭表白,让许眉间假扮成她的样子,帮她向他表白。

许眉间不想夺人所爱,从不曾表露心声,还答应帮宋思萱。

许眉间和宋思萱本就长得有几分像,再加上化妆修饰,能有八九分像。

第一次,许眉间扮成宋思萱,向林照亭表白,被拒绝了。

第二次,许眉间又扮成宋思萱,打算向林照亭表白,没想到遇到有流氓围攻他。

她没有独自逃跑,而是暗中打电话报警,并且为他挡下了砸向他的一块砖头。

后来,许眉间听说,林照亭主动约宋思萱见面。

那时她真心为好友感到高兴,也从来没打算告诉他,向他表白的人是她,救他的人也是她。

再后来,宋思萱喜欢上了林照亭的堂哥林昀生,而和林照亭分手。

许眉间也是后来才明白,宋思萱喜欢的并不是他们的人,而是他们的身份、地位和权势。

而传闻,林昀生将会是林氏庞大产业的继承人。

林照亭和宋思萱分手的那一晚,下着瓢泼大雨。

他喝得酩酊大醉,在雨夜里踉踉跄跄地走着。

许眉间便冒雨,跟在林照亭身后。

她后悔极了,当初就不该帮宋思萱追求林照亭的,结果却害了他。

如果换做她,她一定会好好爱他,不让他受一点儿伤害的。

后来林照亭摔倒,许眉间大着胆子跑上去,扶他起来,还扶他去了就近的酒店。

岂料林照亭将许眉间当成了宋思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她永远忘不了,他是如何一遍又一遍地唤着那个名字,又是如何诉说对那个人的爱意……

这之后,许眉间没有再去见林照亭,因为不想爱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可偏偏,命运却让他们在相亲桌上再次相遇了。

短暂相处后,林照亭提出了结婚,许眉间想要拒绝,却拒绝不了。

岂料半年前,宋思萱带着女儿,又来找林照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