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15

军歌嘹亮狼烟起,钢刀迷彩月阳夕。

同生共死三两年,一声号角兄弟连。

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个曾今梦里寻回千百度的地方,辽阔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和美丽的孔雀河。

叶飞掐指算算自己脱下迷彩、也有两年的有余了。刚看到电话得显示以前在特种部队队长雷达的电话,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叶飞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并不是自己懦弱,只是这种不似兄弟胜似兄弟的情怀。

手指有些颤抖的点了下接听键,两边都没有发出一丝响声。

“你是雷队吗?”叶飞有点质疑的问道;

“恩”一个声音浑厚的人回答着;

叶飞心里消除顾虑的努力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情。

“不容易啊,雷队,是不是有什么肥差,还是你又升官发财了,打电话向我炫耀呢。”叶飞有点嬉笑的说着;见到电话那边没了声音。

叶飞调整了下语气说道:“要么就是要当爹了,给我报个囍,还是准备给我介绍一个弟妹啊。”电话那边始终没有一丝声音,静悄悄的,叶飞顿时感觉到了一阵阵透心的凉气。

“有任务,速来滨海,来之前打个电话我去接你。”那个男人带有命令的口吻说着;

“那我……”我正准备问个明白时,电话那头传来了电话嘟嘟的声音。放下电话,叶飞努力回想着雷队说的话,有任务?什么意思?

难道是雷队遇到什么麻烦吗?但是想到滨海这个词,心里突然像被针扎了一样,然后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笑着说:“雷队还是那样雷利风行的,不管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雷队有难处,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得去。”

“小小,早饭做准备好了没有。”叶飞着急的朝门外喊了一声;

“阿哥,奶茶好了,囊馍馍马上好,你先收拾下马上就吃。”门外的那个小姑娘回答着;

想起自己的这个妹妹,心里是万分的高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和那个小鼻子,叶飞不经意的笑了笑,突然拍了拍脑袋,差点忘了重要的是事情,顺手拿起电话,在电话薄翻了几下,找到了一个叫桑巴的电话。

嘟嘟……

“这个死家伙,还不接电话。”叶飞气呼呼的在电话这边骂着;

“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个懒懒的声音答道;

“是我,桑巴你还睡呢,太阳晒屁股了”叶飞乐呵呵的说;

“哎呀,我当是谁呢,是大舅子啊,呵呵”突然电话那边的声音分贝顿时提高了。

“去去去,谁是你大舅子,我们家小小嫁给你,非得饿死”叶飞乐呵呵的笑着说;

“不会的,要是……”桑巴还没说完,叶飞急匆匆的打断了桑巴说到:“你快起来,开着你的车,带我去趟省城、我有急事。”

“恩,我这就过去。”桑巴看见叶飞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急忙答应着。

拉开了立柜最底下一层,看着放着一个有点发黄的皮包,笑着说:“老伙计,终于又可以让你重见天日了。”

急匆匆的从立柜里拽出几件衣服装放在皮包里,叶飞想了想还是拉开了上面一层,取出半只玉石的清凉剔透的玉石,中间夹杂着淡淡的血丝,叶飞拿着这个看了半天,心里却想自己一出生就有了这块玉石,听当地的老人说那是半只火凤凰,是宫廷之物是神物。

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身上?为什么只有半只?为什么不是麻雀活着老鹰之类的?是不是和自己的身世有关?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叶飞好多年,叶飞顺手放进上提包口袋,心想还是算了不想了。

叶飞提着那个发黄的包包,走出了自己的卧室,看见小小那丫头早抖把早餐准备好了,放在餐桌上。

小小本来高高兴兴的,嘴里还哼唱着一只不知名的小调调,看见叶飞手里提着那个发黄的小包包,猛然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阿哥,你拿个包包干什么?”小小嘟囔的小嘴说道;

“哦,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可能要几天时间,你在家好好照顾咱妈,咱妈醒来了没有。”叶飞极力掩饰着说;

“还没呢,你骗人,你出去几天从来不提那个包包,妈还没醒来呢。”小小还是嘟囔着嘴说;

“好了,好了,也不是去上刑场,瞧你这样干嘛。”叶飞努力解释着;

“那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要拉勾。”小小眨巴眨巴眼睛盯着叶飞说道;

“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叶飞摇摇头伸出小拇指,和小小拉了勾。

“我都快饿死了,做的什么好吃的让阿哥尝尝。”叶飞拉着小小的手坐在了桌前,小小则坐叶飞的对面,双手支着脑袋,看着阿哥狼吞虎咽的吃着自己做的早餐,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可是一转眼看见那个黄色的包包,就高兴不起来了,想想阿哥刚从部队回来,小小好奇那个包包打开翻了几遍,好几年没见她的阿哥,就把她好好的骂了一顿,就因为这个,自己大哭了一场好、几个月都没理阿哥呢,这么宝贵的东西,现在拿出来,阿哥到底去干什么?这个她最关心的话题,所以才有了刚才拉勾的一幕。叶飞抬起头看了看小小,顿时好像明白她心中的顾虑。

“我就去几天,不会很久的,妈就让你操心了。餐馆我会给桑巴说,让他多点过来帮忙,反正快成一家人了,现在不抓紧利用到时候不是没机会了啊。”叶飞打趣着小小说着;

小小顿时低下头,脸上泛起一丝丝红色,嘴里却说:“我才不想那么快嫁人,反正阿哥也不是没给我找嫂子吗?”

正说着传来了当当敲门声,叶飞想一定是桑巴来了,就对小小说:“桑巴来了,你去开门让桑巴吃点东西,等会我们一起去省城。”

说完叶飞走进了母亲的房间,看见一个满头银发的母亲躺着看着自己,实在不忍心说了,只是过去轻轻握着母亲伸出在被子外面的手,岁月的沧桑,感觉到了母亲的那只手上的老茧,顿时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什么也没说就呆呆的望着母亲一会,站起来轻轻的关上房门。

“哎,大舅子。”叶飞不用想就知道是桑巴叫自己呢。

看着一个头发染得黄黄的还烫了大卷,侧面的一个耳朵还带了一个耳钉,穿着一红色的立领夹克,有点泛白的牛仔裤,和一双彩条的帆布鞋。

这时看见小小气呼呼的盯着桑巴骂道:“桑巴,东西都堵不住你那张臭嘴,你在乱叫,看我不把你的嘴撕烂。”桑巴赶快转过头看看叶飞,还吐了吐舌头,叶飞心里暗暗骂道这小子就一个典型的大街上的不良少年。

叶飞看桑巴差不多吃完了,提着包包和桑巴往外走,嬉笑的对桑巴说:“叫你送我去省城,也没叫你来相亲,穿这么花哨干吗?”桑巴挠挠他那鸡窝一样的头说:“怎么着也是女婿转丈母娘家,就像那大姑娘上花轿,不打扮下,你们把我从房子赶出来咋办?”说完屁股就挨了一脚,不用想就知道是小小。

小小紧紧抓住了叶飞的胳膊,好像叶飞不回来一样。这时桑巴打开他那辆皮卡车门等叶飞,看见小小这么紧紧抓着叶飞,老远就喊着:“你们两个注意点形象啊,那个叶小小同学,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抓住一个男人,难道无视我的存在吗?”

“用你管,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倒是有些人吃饱了欠揍,哼。”小小满不在乎的说着;

桑巴听见小小这么说,甩出了一句:”叶小小,你就不怕晚上我回家实行家法,让你跪搓衣板,哦、不对没搓衣板,跪洗衣机板吗?”说完跳上车急忙管了车门。小小只是低下了头,叶飞看了看小小,只是淡淡一笑,然后对小小说:“我会很快回来的,放心我不会有事,照顾好妈和你自己。”

这一刻叶飞不想过多的停留,不想这高兴的气氛被眼泪打扰,转身提着包大跨步的上了皮卡,看见倒车镜子里的小小一点点的变小,心里真还不是滋味。

叶飞看看身边这个桑巴,一个学校的不良少年到自己的餐馆吃霸王餐,饭是吃了,代价就是住院好几个月,但是这家伙很讲义气,后来慢慢的就成了朋友,和小小的亲事是他自己想的。叶飞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像有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吧。

看见叶飞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率先打破了车上尴尬的气氛:“大舅子,这么着急去哪,是不是急着去约会啊。”

“只有你个小子,天天就想着那点破事,带我去机场,我出去办点事,还有我这段时间不在,你尽量多去下我家的餐馆,帮下小小,不许欺负她、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叶飞不紧不慢的吩咐着;

“我哪敢啊,你的厉害我是领教了。小小就更不用说了,刚才你也看见,简直就是我的野蛮女友的翻版。”桑巴有点委屈的解释着;

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桑巴说着话,看着窗外的一片大草原,心里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叶飞看见天山机场映入他的眼界,就对桑巴说:“你快点回去吧,记着我的话啊。”叶飞说完转头准备走时,桑巴喊了一声:“大舅子,我这还有些钱,你放心都是干净的钱,是我在老爸那打工的工资,你拿去应下急。”叶飞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过来摸了下桑巴的头说:“小子,男人就应该这样,你的心意我领了,钱你拿回去,我有。”叶飞说完拍拍自己的那个发黄的提包。

送别了桑巴后,叶飞提着包走进了天山机场的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