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强者

不得不说地下室环境真是恶劣,隔断板不隔音不说,而且还有个小洞,这个小洞还是秦扬无意中发现的。

此时隔壁房间里,正传来了女人一声一声撩人的叫声,秦扬的眼睛急忙贴上这个小洞,一个美妙的“直播”映入他的眼帘,一个穿着情趣护士装的女人,正以一个高难度的姿势和一个男的……

看着这美妙的现场直播,秦扬的脸色变化的很精彩,不过嘴角随即露出了一副不屑:“这男的外强中干,原来就是个纸老虎,连三分钟都没撑,如果换成老子,怎么说也得一个小时起步……嘿嘿!”

秦扬猥琐的笑了一下,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了看自己这个每个月只要200块,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出租屋,露出了一丝苦笑。

“什么时候,叱咤风云的狼王,混到了这般地步,不但住地下室,还得从小洞里看‘直播’,想当初……”

想到这里,秦扬的脸色骤然凝重了起来,就连眼神里也是闪过了一道寒芒,那抹眼神里充斥着复杂的情绪:愤怒、自责、仇恨!

秦扬从身上掏出了一张贴身照片,那张照片上是一个绝美的、笑靥如花的少女,而在这少女的身旁,则是一个身材壮实,挂着一副憨笑的大男孩!

“血狼,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把仇人碎尸万段,血祭在你的墓前!而你最牵挂的姐姐,我也会把她当成我的亲姐姐照顾的!”

仇恨弥漫了秦扬的双眼,血狼义无反顾的为他挡了一发子弹,倒在他的面前的那一幕,清晰在他的眼前浮现,他眼眶发红,几乎落下两行清泪。

秦扬将照片收了起来,出了地下室,沿着狭窄的走廊向着一个方向走去,当他路过公共卫生间的时候,发现公共卫生间的房门虚掩着,他透过门缝随意一瞥,却是看到一个穿着超短裙的美女正微微翘着臀在那里洗漱。

“这姿势不错啊!”秦扬猥琐想道。

这美女不是别人,正是秦扬的美女房东白雪晴,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模样,是一家中学的英语教师,她平时喜欢穿那种肉色丝袜、职业装,长得跟岛国小片里的那个吉泽小步有点像,今晚陡然见这美女穿着超短裙,挺着小翘臀在那里洗漱,秦扬眼睛登时有些发直,腹内升腾起一片火热,秦扬暗暗叫苦,刚才还被隔壁一对小年轻整的浑身燥热,这还没过多久就被的美女房东诱惑了一下。

“啊……秦扬你居然在偷窥我?”就在此时,白雪晴转过了身子,刚好看到了秦扬眼睛发直的看着她,令她有些羞恼。

“不不,你别误会,我不是在偷窥你,我刚路过就看到……对了,我刚好要找你,想要问你借一下自行车骑骑。”秦扬有些大囧,急忙说道。

白雪晴见这家伙一副窘态,脸上挂着还算真诚的表情,冷哼了一声:“自行车就在门外,你自己去骑吧。”

白雪晴说完这句话,扭动着丰满的屁股就离开了。

“真挺,真翘啊,摸起来手感一定……”秦扬看了一眼白雪晴那美妙的背影,心头暗想,嘴角露出了一抹猥琐,他随即出了门,找到了女房东家的那辆凤凰自行车,骑着就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

抬头瞥了一眼眼前这个闪烁着霓虹灯光,充斥着奢靡气息的“香水有毒”夜总会,秦扬嘀咕了一声“就是这里了”,他急忙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然后规规矩矩的把自行车停在了一边是奥迪a8,另外一边是宝马x7的夹着的空车位上,秦扬用一个大锁仔仔细细的把自行车锁好,便走进了夜总会。

夜总会里充斥着糜烂的气息,穿着单薄的妖艳美女们,伴随着醉人的音乐,在那里扭动着诱人的躯体。

一些脸上挂着“猪哥相”的男人,正在寻觅着自己食物,当他们一靠近自己的目标之时,就开始动手动脚,而那些“食物”也似乎在寻找自己“猎者”,半推半就,就拥入了这些男人的怀抱,拉着拽着便走向了神秘的小房间。

秦扬随意瞥着眼前这些“美景”,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他来的目的,不是来猎艳来了,况且他现在也没钱。

一个穿着超短裙、黑丝袜的暴露美丽女郎,正端着一个红酒杯,摇摇晃晃的寻找自己的目标,当她经过之时,脚下不稳,“哎哟”一声,就要摔倒之时,秦扬急忙伸手扶住了这个女郎……

“嘶!这女人那里还挺大的!”秦扬急忙把一只手从那女郎的一个高耸上面拿了下来,心头暗自嘀咕了一声。

待那黑丝女郎一看清楚眼前这个家伙之后,却是露出了一丝不屑,秦杨虽然面相周正,脸庞却是如同刀劈斧凿一般的坚毅,只是他这一身着装,实在不敢让人恭维,他上身穿着T恤,下身是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脚上却还穿着一双十块钱一双的塑料拖鞋,这实在是个穷吊丝的标配!

“就凭你这吊丝也要泡老娘吗?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配吗?”这女人看着秦扬讥讽了一句,便摇摇晃晃离去,再次寻找自己的猎者。

秦扬摸了摸鼻子,显得有些无辜,自己是做好人好事好吧?她居然还来嘲讽自己,也真让人无语。

“现在这社会做雷峰真不容易啊。”

秦扬的摇了摇头,便沿着一个幽深通道,向里走去,可当他还没走进去的时候,却被一个穿着西装革履,戴着黑墨镜的彪形大汉拦着了。

“小子,你是送快递的吧?把快递交给我,你可以走了!”那彪形大汉冷冷地说道。

“咳咳!兄弟,你误会了,我不是来送快递的,我是来找林经理的。”秦扬有些无语,自己长得这么帅,这么周正,居然被眼前这个家伙看成送快递的,这也太坑爹了吧?

“找林经理?”那大汉一怔,旋即笑了起来。

林经理叫林海棠,可是这家夜总会的负责人,也是这夜总会的一枝花,被称为“午夜海棠”,眼前这个“送快递”的,居然要找林经理,这怎么能不让他警惕起来?

再说平时找林海棠想要花大价钱一亲芳泽的,没一千也有八百,除了那些大佬,林海棠鸟过谁?这大汉直接把秦扬当成了前来骚扰的了,而且还是一个没有资本骚扰的!

“小子,你恐怕是来骚扰我们林经理的吧?当我数到五的时候,你如果不从我的面前消失,我就不客气了!”这大汉冷涩声道。

“不用数了!”

说着这话,秦扬直接绕过了这大汉,朝着里面走去。

“小子,找死!”

这大汉一把抓住了秦扬的肩头,然后猛地用力要把秦扬摔出去,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秦扬却是纹丝未动,这让这大汉无比惊讶,他可是个退伍的特种兵,对付三四个普通人不成问题,就算是他那一抓,若是普通人早就被他摔了出去,但眼前这个瘦削的青年,却是撼动不得他分毫!

“我给你三秒钟,把你的脏手拿开。”秦扬淡淡的说道。

秦扬的声音虽然平淡,只是当那大汉看到这青年的那一双眼神之时,却是机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神?

那一双眼神里似乎充斥着无限的杀气,而那种杀气,仿佛是从血海尸山之中锻造出来的一样。

这大汉在当特种兵的时候,似乎从自己的一位教官眼神里看到过这种眼神,而那个教官曾经参加过真正缉、毒战斗,杀过七八个犯罪分子,只是那个教官眼神里所涌出的杀气,却是不及眼前这青年百分之一。

一抹汗珠划过了他的额头,他身子颤动了两下,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手从秦扬的肩头拿了下来。

秦扬看都不看此人一眼,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呼……”

这大汉猛的舒了一口气,却才从刚才那种恐慌之中镇定了几分。

“我如果不松手,他恐怕真的会杀了我!那个眼神,真是太恐怖了!他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