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妃倾城:二嫁帝王庭

“啊……”一声凄厉的叫喊声划破了夜晚的寂静,此时的南宫府当中一片混乱,只见一个公公站在正门前手里拿着一道圣旨道:“南宫吉因叛国罪斩首示众,其间南宫府家眷家奴全部流放充军,钦此!”

南宫莞儿双目无神的接过了公公扔在她身上的圣旨,颤抖着手指附上‘叛国’二字,难以置信的哭喊道:“不可能,家父绝对不可能会叛国!绝对不可能啊!求圣上明察啊……”

南宫家族世代皆为忠良,亦是赤燕国的开国功臣,而这代的家主南宫吉更是征战四方的大将军,战功累累,可是却在这次与白楚国的交战中节节落败,几乎是同一时间,朝堂之上便盛行起南宫吉叛国的流言蜚语。

皇帝顶不住大臣们的压力,最终只得草草结案,定了南宫吉的罪行,几乎是在同一天,南宫莞儿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南宫小姐变成了此刻充军为奴的罪臣之女。

时间回到三天前,赤燕国皇宫大殿。

“启禀皇上,南宫吉已经连败数战,臣等怀疑他通敌,请陛下下令诛杀!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大概十多个大臣跪在地上,一声声的对着高座上的皇帝谏言着。

与其说是在谏言,还不说是在逼迫皇帝,因为现在已经有将近一半的大臣卧倒在地了,看着自己面前不断施压的各位重臣,感觉自己脑子一阵阵的疼痛。

“宣南宫吉回宫,到京都后,立刻行刑。”皇帝印象宇挥了挥手直接退了朝,直接回到了书房当中,不多时印龙傲便走了进来。

“参见父皇。”印龙傲对着面前印象宇恭敬地行礼后,便听从他的指示坐到了一边,而后开口继续道:“父皇,南宫老将军应该没有叛国,他们家世代忠良,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情,您这么直接的下结论的话,恐怕会害了南宫将军一家。”

“放肆!这是你和父皇说话的语气吗?朕又何尝不知他们是冤枉的,但是你今天也看到了,那么多的大臣谏言,现在根本不是帮他们平凡的时候,更何况,是真是假,谁又知道呢?”印象宇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了书案上的毛笔开始处理堆积的奏折。

印龙傲沉默的低下了头,最终还是退出了书房。

视线拉回,凄惨的喊叫声一声声的响起,平白的为夜晚下的军营增添几分的恐怖。

南宫莞儿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凄凉荒芜的兵营,听着自己周围家奴一声声的喊叫,心近乎疼得扭曲。

她不相信,不相信父亲竟然就这样离开了她,她更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做出叛国的事情,可是她自己又见不到皇上,况且现在这种情况,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又何谈为自己的父亲讨回公道?

双眼通红的抬起头目露绝望的望着远方的天空,娇小的身躯在此刻显得摇摇欲坠,由于官兵的推攘所以此刻的她的发髻凌乱的很,身上一套素白色的布裙,外套青色飘逸烟萝衫,更衬得她的憔悴与瘦弱。

“啧啧,这小娘子长得真是水嫩,你看着皮肤,真是白啊,既然都来充军了,怎么的也得让我尝尝鲜不是?”身后的官兵一脸淫笑的扫视着南宫莞儿婀娜娇小的身姿,直接用力的推了一把她,顺手将外衫扯了下来,生猛的动作完全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意。

而原本处于自己思虑当中的南宫莞儿并没有想到官兵会突然来这么一手,所以身子一个不稳便倒了出去,直接整个人摔倒了在了地上。

满脸惊恐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目露淫光官兵,南宫莞儿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不断地将身子向后退去,双手环抱于胸前,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们要做什么?我,啊!不要过来!”

两个官兵直接忽略了南宫莞儿的话,迅速的向着她扑了过去,直接就将她压在了身子底下,一只手不断地在她的脸上摩擦着,淫荡一笑道:“小娘子就不要不愿意了,放心哈,哥哥会好好满足你的,来,亲一个。”

不顾南宫莞儿不断扭动的身子,直接支起了自己大黄牙,向着她白嫩的肌肤凑了过去,在还没有落下去的时候,便被南宫莞儿打了一巴掌,尽管说那力气不大,但还是激怒了那个大黄牙。

只见他恶狠狠地抬起手就要打南宫莞儿,可是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冲劲打到了一边的地面上,大黄牙骂骂咧咧的从地上跳起了身子,对着慕景天吼道:“哪里来的小杂碎!竟然敢管大爷的事情,是不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