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男保姆

几天前我一个同事在雇主家里抱着女主人偷情,被恰巧回家的丈夫发现,闹了一场后被红了眼的男主人一刀砍断了老二,整个人彻底废了。

我是做家政的,说白了就是男保姆,照顾有钱人生活起居,大到随雇主出差,忙上忙下,小到照顾一家老小的饮食起居。

厨艺,卫生打理,园艺,水电维护是基础技能,如果碰到严格点的雇主,还要求精通外语,擅长格斗等等。

保姆这一行经营已久,但男保姆却是这几年新型的职业,群体数量虽然不比女保姆多,但赚的钱绝对不比女保姆少。

据说我们这一行的鼻祖,是个叫孙二的爷们,十几年前他侍候宝岛一个有钱人家,干了两年后,男主人出了车祸半身不遂,他又一把屎一把尿的照顾雇主,就这么感动了这户有钱人家。

就在男主人因病去世的半年后,才三十来岁的美貌女主人就带着几个亿的财产下嫁给这个男保姆,瞬间人财俩得,实现人生逆袭。

刚入行,经理跟我说起这个事迹,十八岁的我眼前发亮,让我知道男保姆这一行还是很有前途。

如今三年过去,我在行里也有了一定名声。

这天,经理找到我,面容愁苦的问我:“刘波,有个活,你接不接。”

“经理,多少钱。”

我很干脆的问,不是吹,现在一般客户我都看不上,嫌钱少,同样是干活,何不把自己卖高点身价。

“这个雇主要求比较高,必须住在雇主家里,之前在咱们这换了七八个,没一个让她满意的。但是有一点,只要符合她的要求,给钱痛快,一个月工薪最少一万起。”

顿了下,经理认真跟我说道:“这是个VIP,一出手就买了咱们店最高级的尊贵会员套餐,我看你这几个月业绩也差不多可以提高级呢,这才找的你。”

“经理,我干。”

“那行,过两天雇主有个面试,到时候你可要表现好点。”

就这么约好时间,过了两天后,我按照地址找到了安海市锦绣小区,找到其中一栋小洋房,按了门铃。

随着门铃里一个冷漠的女声响起,我自报姓名来历,没一会,大门打开。

里面走出来一个高挑美女,穿着格纹抹胸灰白套装,踩着高跟鞋,披着一头微卷波浪长发,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一米七的身材,眼如一汪秋水,眉如细柳,琼鼻高挺,薄薄的樱唇,抹了淡淡的红色口红,无论是气质跟容貌都是极品。

“你好。”

干这行有段时间了,我当然晓得给雇主留下好的第一印象。

“进来吧。”

女雇主轻启朱唇,声音有一丝冷傲。

我低头一扫,从庭院里的景观,再到屋子的设计风格,大致判断出这个雇主的身家。

绝对不少于一千万!

这是个大主顾!

我内心激动。

更主要的是这个女雇主,长得窈窕妩媚,美色动人,就好像雇主挑剔员工,员工也在选择雇主,能在这样的美女雇主底下做事,心情都会愉快上很多。

进了别墅一楼客厅,我看到里面还站着另外一个人。

他身材中等,浓眉大眼,从他的穿着打扮,我一眼就认出他也是同行。

“我叫谢清清,没意外的话,会是你们接下去的雇主。”

女主人首先开口,然后端庄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并拢。

我暗暗吞了下口水。

“你们都是豪庭家政公司派来最优秀的员工,我的规矩很简单,你们两个竞争,能打动我的就留下来。”

这时候,我也认出那人的身份,叫何大海,是我们家政公司另外一个小区分店的员工,他在他们那个区是王牌,而我在我们店则是业绩最好的。

一时间,我和何海剑拔弩张,气氛激烈起来。

“我拿过全国保姆评选大赛银奖,入行六年,毫无劣迹,我擅长卫生清理,园艺经营,拿过业余厨师比赛金奖。另外,我还懂得一点医护知识,学习了吉他等技能,可以照顾小孩老人,我有信心,可以照顾好这个家庭的每一个人。”

何海很有自信的说道。

他还带了一大堆奖状,感谢信等等,都是入行几年来获得的荣耀,连我都看得有点眼红了。

单轮技术水平,我还真比不过他。

谢清清走过去,认真的一一查看,放下来后满意点头:“不错。”

何海顿时自豪的挺起胸膛,还朝我瞪了一眼,带着几分挑衅。

我有些急,这孙子得瑟个屁!

四下一瞄,看到四周一些打包丢到垃圾桶里的快餐盒,我突然有了主意。

“谢小姐还没吃饭吧?”

“没有。”谢清清摇摇头。

“家里有菜吗?”

“应该有。”谢清清也不确定,最后点点头:“之前保姆应该买了些。”

“等我半个小时。”

我神秘一笑。

走进厨房,我打开冰箱,“呃,菜还挺多。”

先淘米下锅,跟着取出一只退好毛的鸭子放在砧板上,手起刀落,动作疾如光影,眨眼睛鸭子就变成一块一块的,然后我又调好配料,拿姜片和料酒把鸭子肉放到盘子里腌制。

另一头,我又打了几个鸡蛋,准备做我拿手的“凤求凰”。

打好鸡蛋,我又开始洗菜,等到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鸭肉也都腌制得差不多了。

倒入油,放入鸭肉爆炒,中间加各种调料。

“好香!”

谢青青坐在沙发上,眼眸猛地一亮,但很快又掩盖过去。

何海刷的阴沉着脸。

不一会,我将一盘盘菜端了出来,摆在桌子上,然后又贴心的盛了碗米饭,邀请谢青青坐下。

“这是酒香醉鸭。”

“凤求凰。”

“清炒尖笋叶。”

“碧玉白菜汤。”

三菜一汤,荤素搭配,更妙的是,我还指出这些菜肴对人体的营养成分,听得何海的脸色更加阴沉。

谢清清却表现得很淡定,拿起筷子,夹了口米饭,一一尝了几盘菜。

她吃的很优雅,很慢。

放下筷子,谢清清拿起餐巾抹了抹嘴,淡淡一声:“你叫刘波是吧,签合同吧。”

我大喜,偷偷挥了下拳头。

就没有我不能折服的胃!

何海气的咬牙切齿,却也没多说一句话,朝我狠狠瞪了眼后径直离去。

签好合同,我隔天就就带着行李搬进了这家皇宫一般的小洋房,住进了一楼一间靠南的卧室。

谢青青则住在二楼主卧。

接下去一个礼拜,我好生侍候着谢清清,她表现依然冷艳,就算我做得再好,她也不会有一句赞扬。

平常我就买买菜,打扫打扫房子。

谢青青社交很浅,睡到早上10点醒来,下午打扮一番出去购物,做做SPA,或者约上几个女人,在庭院里打麻将。

她没有工作,却开着价值100来万的玛莎拉蒂。

打麻将时,输个万把快不眨一下眼睛。

我一直猜测她是干什么的?

年纪轻轻,就坐拥这么庞大的财富。

一直到某天,台风夜,雨下得很大。

我在半夜惊醒,想起二楼阳台天窗好像有个窗户没关,于是轻轻往楼梯走去,上了二楼。

正对着主卧,也许是风大,房间门被风吹开,露出里面暗淡灯光。

些许不堪入耳的娇喘,还有男人沉重的撞击声传来。

我心神一震。

下意识蹑手蹑脚的靠了过去。

入眼处,正对着豪华席梦思的墙壁,一台开着的液晶电视,画面里满是令人呼吸急促的激情画面,一场场肉搏,精彩无比。

“不会吧?”

我瞪大眼睛。

平常在外人面前表现高冷的谢清清,居然有看这种片子的爱好?

咔嚓!

身后,脚步声响起,我猛地一紧张,随着一声玻璃水杯掉在地上摔裂的声音,我一扭头,正对上一张绯红到妖艳极致的脸孔。

谢清清!

她穿着睡衣,一脸惊讶,几秒后脸色变了几番,从羞红,到紧咬贝齿,最后冷漠的走了过来。

砰一声,房门合上。

我傻了。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

要被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