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女恋事

对于女生,大多数人的印象都是天真可爱,小家碧玉,而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混混,抽烟,喝酒,打架,纹身,甚至每天我都泡在夜场里,这里刺激的音乐仿佛能勾起我身上所有的兴奋,让我忘记悲伤的过往。

我叫冯梓琪,因为打架,我得罪了不少人,学校这一片,我得名声也算是大姐大,不是说我喜欢打架,因为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伪装起来,才能更好的的保护好自己,还有身边的人。

有人说我就像个假小子,因为我喜欢留男生一样的短发,就像李宇春那样,我觉得长发太麻烦,所以经常还会莫名其妙的收到一些别的班女孩子写的情书,还有人说我天生就是一个男孩命,但是我并不孤独,我有一个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好闺蜜,跟我一起混夜场的,只不过闺蜜个子高挑,长发披肩,人长得漂亮,经常有帅哥去泡她。

就在前几天,闺蜜突然找上了我,说自己怀孕了需要打胎,管我借钱,我一个女生兜里也没有那么多钱,但是我闺蜜的事我又不可能不管,于是我找上了我爸.

我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早在我四岁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从小缺少母爱,或许这也正是改变我性格的原因,爸爸喜欢喝酒,每次一喝多了回家就打我妈,后来我妈实在忍受不了就跟我爸离婚了,而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跟着我爸一起生活。

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爸又喝多了,甚至把我当成了我妈,一个劲的朝着我叫着我妈的名字,让我过去陪她喝两杯,我知道管我爸要钱是没戏了,就出去瞒着闺蜜找了份工作,酒吧调酒师.

我一个女孩子,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留着时尚的短发,扎着耳钉,经常有风骚的小姑娘误以为我是帅哥,再我身边转悠,朝着我抛媚眼。

因为是夜场工作,每天晚上都是凌晨才能回家,每当这个时候,我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在路灯的照耀下,我得影子被拉的悠长,我双手插兜,嘴里叼着一根烟,走在夜深人静的马路边,偶尔有温暖的微风吹过,吹起我不算长的秀发。

一连着干了几天,加上客人的小费,我凑够了一千块钱,当我把钱递给闺蜜的时候,她湿润了眼眶,也非常感动,我也劝过我闺蜜几次,少和那些富二代,官二代的在一起,他们都是花花肠子,玩完就扔了!

每次闺蜜都是笑着点头,说她知道,闺蜜的眼睛很大,笑起来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特别迷人,相比较我,就只会板着一张脸,我善于伪装自己,因为我觉得这个世界太丑陋,我也曾相信过爱情,我也有过男朋友,那年,我们都上初三,初三很辛苦,每晚都上晚自习到很晚,每天晚上我们俩都放学一起回家。

那个时候,我还是青涩的小女生,情窦初开,对爱情的观念还是懵懂的,我只记得当时我们俩把QQ昵称都改成情侣的,密码也是对方的名字加上我爱你的拼音,我们俩发誓要一直在一起的,更可悲的是,我当时竟然信了!

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到他和一个女的相拥走进了学校附近的旅店,彻底颠覆了我的观念,我冷眼看着所发生的一切,一直在外面站了两个多小时,都没冷静下来,直到俩人满面桃花的走出来,我才上前,二话不说,直接给了那个女的一个嘴巴子,一个没打爽,回手又打了两个,还想打,被他一把拽住了胳膊,还呵斥我干什么,说我是不是疯了!

我一阵冷笑,上去就一脚揣在我前男友的裤裆上,就我当时的用力程度,估计是废了,也就从那一刻开始,我根本就不在相信爱情,更不在相信男人的花言巧语,我也开始变得堕落,颓废,接触一些一般女人都不敢接触的东西,学习一落千丈!

按理说我是一个小姑娘,不应该这么淘气,可是偏偏赶上青春叛逆期,再加上父母离婚带给我的心理阴影,让我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孩。

老师也找过我几次,毕竟还指望我出成绩,但是我都没给她好脸色,渐渐的她就放弃我了,座位也把我调到最后面,随便我怎么玩,只要不扰乱课堂纪律。

再后来上课期间,我都可以直接无视老师的存在,坐不住了直接抬屁股就走,任凭老师怎么开口骂我,我都跟听不见一样,反正骂我又不会少块肉,你不嫌累你就骂!

有时候同学问我这样不后悔吗,我都摇了摇头,自己选择的路,即便是跪着,也要走下去。

现在想想,我还是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有乐趣,毕竟我很自由,无拘无束,每天都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中午放学,我陪着闺蜜去打胎,路上我问她到底是怀着谁的孩子,我闺蜜看着我有些苦涩,朝着我吐了吐舌头:“就是我们经常去玩的那家夜场的看场子的豹哥的,听说他是黑社会啊,那天晚上就把我给强了!”

我点了点头,闺蜜口中的豹哥,经常混迹夜场的我当然听说过,也见过几次,人长得高大威猛,身强体壮,脸上有两道疤痕,走到哪身旁都有几个跟班,确实有黑社会的架势,不过就这么把闺蜜强了,她竟然还能像现在这么淡定的打胎,我也是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当我们走到学校旁边胡同的时候,前面几个头发染发花花绿绿的男生把我们拦了下来,带头的男生十分嚣张的走到我面前:“呦,冯梓琪你挺屌啊,咱们是不是该算算总账了?”

我看着来人,有几分眼熟,这几个男生是我们学校的,哪个班级的不知道,但是前几天我在酒吧做调酒师的时候,这几个小子认出了我,上前调戏我,趁机摸我手,说我缺钱啊,不用在这辛苦的干活,直接陪他睡一宿,想要多钱给我多钱,而且他爽我也爽。

我当时冷着眼,一个酒瓶子砸爆在这小子脑袋上,当场血崩,当时这小子就让我走着瞧,说肯定要草了我。

自从发生初中的那件事,所有的男人在我的眼睛里都只会用下半身思考女人,所以对于这类人,我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恨不得踢爆他们的蛋!让他们这辈子都别想在草女人!

此刻,面对眼前的三四个吊儿郎当,抽着烟的小青年,我挡在我闺蜜的面前,让我闺蜜先走,我和我的闺蜜一直都像是亲姐妹,所以此刻出现意外,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让她先走,都不是先想着自己,而我的闺蜜却是一脸的倔强:“不,我不走,你是我的好姐妹,我要和你在同生死,同患难!”

听到这,我不知道到底是应该感动还是应该无奈,甚至我觉得有时候我们俩姐妹情要比男人那些所谓的友谊强得多,不过这个时候,小青年看到我们两个女生,眼睛里再次闪过贪婪的表情,一脸的坏笑:“怎么?还想走啊?干脆别走了,都留下陪哥哥,放心,哥哥的大屌绝对能满足你们俩!”

说着,小青年一脸狂妄的笑容,我看着男生丑恶的嘴脸,不自觉的握起了拳头,虽然我是一个女生,但是与众不同的是我经常参与打架,我身上带刺,宁可刺伤别人,我都不会让自己最好的朋友受到一点伤害。

此刻我的眼神变得冰冷,让人看着很不舒服那种,小青年自然也是一样,小青年直接就怒了,上前一把拽住我的脖子,恶狠狠的威胁道:“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女生,老子就不敢打你,惹急眼了,老子现在就玩了你!”

小青年的动作并没有吓到我,谁没经过点大风大浪,我也曾连酒吧大门都不敢进.我也曾打架时紧张的满手都是汗.我也曾跟男生说几句话都会害羞.我也曾失恋哭的跟傻逼一样.我也曾喝两口酒都会吐得一塌糊涂.一切一切的我懂了.这个社会这么险恶,每个人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此刻面对小青年的威胁,我狠狠地一个嘴巴子就扇了出去!直接狠狠地抽在了小青年的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嘴巴子清脆响亮,小青年顿时就懵逼了,原本以为这么多人,足够吓住我,却没想到我竟然这么虎,说动手就动手,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红着脸大吼道:“哥几个,给我上!往死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