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圣尊

呼。

呼。

呼。

一个少年郎双手撑着膝盖,屁股撅起,喘气如牛。

四周景色唯有黑白变化,没有其余色彩,如同一幅水墨画。

待呼吸稍畅,少年郎目视前方喝道:“姓路的,你跑不掉的。束手就擒,老子给你一个痛快。”

跑在前面之人见追他的人停下,也立即停下恢复体力。但却攥紧手中一杆药锄,身体保持随时冲出去的姿势。

手握药锄的少年郎名叫路辰,这里则是飞龙秘境。

原本飞龙秘境所在的山川河流和其他地方没有不同,传说数万年前的某一天,一条天外神龙追逐一颗流星落在此地,之后便有了飞龙秘境。

飞龙秘境每隔一百年便开启一个月时间。

这一个月时间内,只有未经修行的凡人方可踏入其中。

武者禁步,无论实力高低。

传说曾经有飞天遁地的绝世强者要硬闯飞龙秘境,最后被飞龙秘境中的神秘力量震死当场。

飞龙秘境中危险重重,有先吃人三魂七魄再吃人血肉身躯的鬼怪,凡人踏进其内九死一生。

如此恐怖之地,凡人谁会踏步其中。但也许正是因为飞龙秘境过于危险,其中才会诞生奇怪的存在。

龙血花,便是和飞龙秘境中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齐名的存在,也只有在飞龙秘境中才可以找到龙血花。

龙血花对凡人而言,不仅不是宝贝,反而是催命的毒药。以前就有凡人想吞食龙血花在一夕之间变成武道强者,最后他们无一不是爆体而亡。

路辰踏入飞龙秘境,便为龙血花而来。

他家住仙灵小镇,父母双亡,和爷爷相依为命。

路辰的爷爷是仙灵小镇上一位受人尊敬的老郎中,爷孙俩合力开了一家小小的医馆,虽非门庭若市,却足够爷孙俩吃饱穿暖。

按理说路辰不愁吃不愁穿,无需踏进九死一生的飞龙秘境。

奈何生老病死无人可免,三个月前,路辰的爷爷重病卧床,命不久矣。

路辰不愿眼睁睁看着爷爷病重逝去,恰逢飞龙秘境百年开启一次的时机降临,这才冒险踏进飞龙秘境。

他想摘一朵龙血花,再献给青霄宗换取灵丹妙药为爷爷续命。

至于追杀路辰的三个少年郎是谁?

一说起来路辰就暗叫倒霉。

踏入飞龙秘境后没多久,路辰就遇到了他们三人,之后便只顾着逃命了,根本没机会去寻找龙血花。

三人中为首的锦衣少年郎名叫禹虎,身后二人一个叫孙利,一个叫赵裴,是禹虎的狐朋狗友。

禹虎仗着他姐姐是青霄宗的弟子,平日尽在仙灵小镇上作威作福,这一次听闻路辰的爷爷病重将逝,便盯上路家医馆想据为己有。

“虎哥,这小子属兔子的吧,真他娘的能跑,我们缀在后面撵了他三天都没追上。”

“虎哥,再这么追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飞龙秘境中危机四伏,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让咱们撞上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了。”

恰在此时,一阵风从禹虎三人背后刮过。

呼啸风声令三人心尖都在打颤,一股凉气从他们的脚底板直直窜到脑门上。

前方十丈,路辰听见三人的说话声。

他眼珠子一转,立即道:“大家都是一个镇上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非要你死我活。飞龙秘境这么大,你们走你们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再这么你追我赶下去,惹来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大家一起玩蛋儿。”

路辰不提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还好,一提及它,对面禹虎三人皆是脸色一阵发白,身体如同秋风中的枯叶瑟瑟发抖。

路辰见状,眼中闪过一道喜色,他自然是哪壶不开偏提哪壶。

禹虎咬了咬牙,站直身体,拔出宝剑。

许是手握锋利宝剑壮了他的胆子,只见他剑指路辰,喝了一声。

“我呸。姓路的。老子跟在你屁股后面吃了三天的土,就因为莫须有的鬼怪放过你,你当老子是吓大的啊!”

“虎哥,你和这小子不怕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但是……我们怕呀。”

其余两人肩膀靠在一起瑟瑟发抖,都一脸可怜兮兮的看向禹虎。要不是迫于禹虎的淫威,他们早就掉头跑出飞龙秘境,这鬼地方根本不是人待的地。

两个怂货,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怕什么!”禹虎骂道,瞪了身后二人一眼。

随后他目光转过来,看向路辰,道:“小子哎,你跑在我们前头,若是遇到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也是你先死。哈哈,到时候你的死还会为我们争取逃命的时间,希望你死的越慢越好。”

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呀!跟在禹虎身后的两人一听这话,一颗紧张又害怕的心顿时落回肚子里。

路辰也只是一个少年郎,说不害怕飞龙秘境中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自然是假的。

此言一出,路辰的脸色也微有些发白。

他们四个人像没头苍蝇一样在飞龙秘境中四处乱窜,撞到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是迟早的事。一旦遇到,恐怕真要如禹虎所言。

“哈哈哈……怎么样,怕了吧。”

禹虎注意到路辰的脸色变化,眼中精芒一闪,喝道:“姓路的,与其痛苦不堪的死在鬼怪口中,不如束手就擒,老子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话虽这样说,禹虎内心却非这样想。

要是路辰真的束手就擒,他绝然不可能一剑了结路辰,非要狠狠折磨一番,以报答这三天跟在路辰屁股后面吃的苦头。

老子信你才有鬼!路辰一只手攥紧药锄,另一只手摊开,道:“禹虎,你们要什么就直接说出来,能给你们的我都会给你们成不。”

禹虎却是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姓路的,我要你的命!”

“我……”路辰一脸无语,将一肚子的粗话憋了回去,深吸一口气道:“禹虎,你想要路家医馆是吧。行!等出去之后,我一定双手将医馆奉上。”

“呵呵。”禹虎冷笑一声,续道:“你小子嘴上能跑马,当老子是傻子呀。出去之后,仙灵小镇的乡里乡亲谁不帮着你们路家医馆。”

“那你要怎样?”

路辰想了一下,道:“你们要是不放心,立个字据也行。”

禹虎剑指路辰,上前一步,冷冷道:“别跟老子废话!姓路的,你要是不去见阎王,老子就算霸占了你们路家医馆也是寝食难安。”

亏你也知道是霸占呀!路辰不由翻了一个白眼。自己只是一个凡人,若是一对一,早就和禹虎拼杀一番。可惜是一对三,而且禹虎三人手中皆有精良宝剑,自己拿着一杆药锄冲过去就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可若遇到吃人血肉魂魄的鬼怪,一样死路一条。

一念及此,路辰眼中闪过一抹狠色。横竖都是死,不如拼一把。

路辰一边恢复体力,一边扫视四周,期望找到一条可以甩开身后三条疯狗的路径。可惜这里是飞龙秘境,换成自己平常采药的山头,早甩开禹虎三人十八条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