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傲质妃

“有种你再说一遍?”

何晓悠握紧了拳头,直勾勾盯着面前这个相处了三年的男人。

男人浑身一颤,咬了咬牙说:“晓悠,我还是喜欢你的,只是我家人,怎么可能会接受一个国际杀手做儿媳妇,我爸妈会被吓死的……”

“可你那天不是这样说的!”何晓悠极力克制心中的怒火。

七天前,这个男人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何晓悠的全部,天字号杀手何晓悠奉献了一切,只因为她深爱这个男人。

“那……那不是两情相悦吗,何况那天咱们都喝酒了……”

何晓悠的眼神燃烧起来,男人吓得连退几步。

“你的意思是,你就根本没打算娶我……”何晓悠紧逼。

“我,晓悠,我也害怕啊……我害怕被你的仇家追杀啊……”

“你就不怕被我杀了!”暴虐的何晓悠突然一个箭步窜过去,单手扼住这个男人的脖颈。她眼神撕裂,为了他,她确实背叛了组织,甚至冒着被诛杀的危险,离开了生活的圈子,只是为了做他的清平太太。

“你这个骗子……”何晓悠手上用力,泪水滑落,她何曾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晓,晓悠,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放过我吧……何晓悠,你杀人无数,我怎么敢娶你,我怕遭报应啊……”

男人生命弥留之际抓狂的大喊。

何晓悠如遭电击。

手松开了。男人瘫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何晓悠从牙齿里挤出几个字。

男人连滚带爬,消失在路边。

“你杀人无数,我怎么敢娶你,我怕遭报应啊……”

字字如刀,剜在心头。

砰!一声枪响。

何晓悠回头,目光涣散,看到了开枪的竟然是自己的好友。

组织果然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何晓悠笑着倒下。

但愿,下辈子,不会有人因我而死吧……

十年征战,程氏一脉驱逐凌氏一族,定都安国旧都行歌,国号九离。

安国旧臣宣国公府。

此时的宣国公府可谓是人声鼎沸,古乐升平。所有亭台楼阁全都用彩色丝绸包裹起来,庭院街道扫地除尘,府宅内外旗帜飞舞。家丁奴仆个个衣着光鲜,来去匆匆有条不紊,六步一福两岗一喜,好一副大红大紫的热闹景象。

“哎呀,小姐小姐,您怎么睡着了快醒醒啊,这个时候是睡不得的!”百筱赶忙轻轻推行了酣睡中的自家小姐。

何晓悠睁开惺忪的双眼,觉得刺目的厉害,左右环绕一看,七八个年轻女孩和大妈,穿着古装神色严谨的盯着她,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婚器。

“你们不要愣着了,赶忙为小姐上妆啊!”百筱说完拿过玉梳就网那高高的发髻上梳去。

众丫鬟一涌冲上来。

何晓悠蹭的站了起来厉声大吼一声:“都别动!”然后跳出了好远,脚下一个不平稳险些摔倒在地。

“哎呀小姐小心!”百筱赶忙来扶。

“别动!”何晓悠当当两下把叫上奇怪的靴子给甩掉站直了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小姐,你怎么了?时辰就要到了,到时候宫里来人迎接,您要快点换上婚装啊!”

小姐?婚装?宫里……何晓悠左右看看,发现房间里雕梁画栋玉器金鼎,一副古风古意的风韵。

何晓悠睁大了嘴巴,心理陡然生出了一要死的念头。

其故隆冬强,俺神风霹雳何晓悠穿越啦!

还没等何晓悠反应过来,就被冲进来的一个贵妇拉进了怀里。

“凝儿别怕,娘在呢!没关系女人都要经历这个的,不要怕快上妆,娘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你!”

娘?何晓悠赶忙心情稍微平复了些,作为金牌杀手的她本来就很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原来她是莫名其妙的穿越了啊。何晓悠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自己也赶上这流行的狗血事件了。

再看这个所谓的娘,何晓悠简直就被惊艳了,怎么古代还真有这样的少妇啊,养我这么大的女儿怎么着也得有四十来岁了吧,那一副容貌看上去还三十出头,生的简直是天资卓云有凤来仪啊!

看着爱女愣愣出神,国公夫人泪珠滚滚而下哀怨说:“老爷啊老爷,您快来看看吧,凝儿都被吓傻了啊!”

“我的宝贝女儿怎么了!”一个苍松的声音传来,头发花白的老头走了进来,一身绫罗自不必说,消瘦的脸色略带几分忧虑和焦急。

这就是我这里的爹啊?何晓悠瞅了瞅安国夫人,立刻为娘不平了,这爹都可以当爷爷级人物了。

“凝儿啊,昨日爹不都跟你说好了么,只有你成为九离王妃,咱水家才能化险为夷,爹知道你的心思,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再说,同样是王妃,嫁给谁不一样啊!”水知节说着左右看看,把声音降到最低。

“等等,老头哦不,爹啊!”何晓悠脑筋快速旋转着,“您是说我要嫁到宫里去,我能问问,当今是什么朝代么?”

“凝儿!”水知节脸色沉了下来,“现在是九离王朝,我们已经不是安国的臣民了!你将成为九离王妃,不要再有其他的幻想了!”

“哎呀,老爷咱们也应该体谅一下凝儿的心情,这变化来的太大了!”国公夫人赶忙给何晓悠使眼色。

这位老头的态度让何晓悠很不爽,怎么有一种卖女儿的感觉呢,她大小姐脾气一上来脱口而出:“什么王妃?我要是不嫁呢!”

水知节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一时气的面色冷黑说:“水悠凝!你给我乖乖的上妆等待上差迎娶,你要是字啊说一句不嫁之类的话,咱们水氏一家八十三口全都会因你而死!”

水知节说罢拂袖而去,只留下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亲自给她梳妆。

原来在这个世界自己叫水悠凝啊,何晓悠觉得自己不得不进入这个名字所在的身份了。要嫁给一个国家的王了?水悠凝还没有准备好,她是不想嫁给任何一个未曾谋面的那人,可是爹爹说的那个威胁却是很重口味,八十口人命,自己可担待不起的。

可是,那个未曾谋面的王,你会真的灭我满门么?那自己嫁的人岂不是一个嗜血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