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本明星老婆

黄昏时刻,华夏滨海市,一个路边随意搭建的简陋台球室内。

唐飞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来,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红红的颜色很是吸引人的目光,轻藐的扫了一眼一旁的又是纹身、又是一头黄发的混混们,拿起一旁的球杆擦拭起来,唐飞开口了:“一局定输赢,只要你们能赢得了,这钱都是你们的。”

此时的纹身男在琢磨这面前的小伙子是真有实力呢?还是在装B?

“老大,怕个鸟,你可是俺们猎狼帮的老大,数一数二的球神!”

一个瘦高瘦高的小混混看着桌上的钱,两眼发红光的开口了,只要赢了这点钱,哈哈,晚上又可以去温州城蹂/躏小妹妹了,听说新来了一个波霸,才17岁,那肌肤,白白嫩嫩的,啧啧,瘦高的小混混不由地幻想连篇。

“就是,就是。”先前的那个肥仔再一次的开口,“老大,俺们对你有信心!”

被称为老大的纹身男,这下瞬间信心倍增,咳嗽一声,指着唐飞开口了:

“小子,俺是猎狼帮帮主,道上的人都叫俺虎哥,俺们呢从来都不欺负凌弱,但是你既然来了俺的地盘,就得拜俺这个老大,放心,以后你要是有啥事,找俺,俺都替你出面!”

嘬了两口烟,他打量了眼唐飞,慢悠悠的说:

“既然你想和俺赌一盘,行,没问题,不过,你得告诉俺,你叫啥名字,省得你输了说俺们欺负新来的,俺可不想坏了俺猎狼帮的名声。”

纹身男操着一口地方口音在哪里喋喋不休。

原来这些小混混在这一代很有名气,还有一个颇为霸道的名字叫猎狼帮,说什么替天行道,他们年龄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多岁,都是居住在这附近游手好闲的半大小子们。

其实他们也就是每天骚扰下路人,收收地摊保护费,每天中午都会在街边的台球桌聚集,美名其曰是帮会活动,实则是调戏路边的小美眉,寻找一天的乐趣。

今天在台球厅他们碰到了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唐飞,也就有了上面的这一出。

“我的名字,等你赢了我再说吧。”唐飞头也没抬,依旧把玩着手里的球杆。

“小子,别嚣张!”虎子有些气不过,他奶奶的,在这一片,谁要不给他面子,他能让他半夜都睡不着。

随即一旁的竹竿男已经给老大递过了球杆。

“小子,俺让你先开球!”虎子颇为大方的开口。

唐飞的嘴角流露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既然这么想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众目睽睽之下,唐飞拿起了球杆。

“砰”的一声!

开球了,唐飞看都没看,拿起球杆走向了另一旁,而白色的母球不偏不正就在不远处,而球袋里这一刻已经落下两颗球。

围观的混混们,都看的张大了嘴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箭双雕?又或者是双龙掏洞?

唐飞再次弯腰,就要出杆的时候,念头一转,算了,今天自个是来玩的,可不是为了赢的,虽然最终目的是赢,但是也不要赢的毫无悬念,这岂不是太没劲?

左手架起的食指微微偏了一点,这一杆,唐飞打偏了。

虎子这一刻,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去了,看来也不过如此吗,刚刚那只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自个拿起自个的球杆,弯腰打起球来。

虎子的台球还是有一手的,这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在唐飞面前,那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从头到尾,唐飞始终技高一筹,压着虎子。

现在已经是最后一颗球了,虎子满头大汗,眼睛眯着一条缝,手有些哆嗦的瞄着桌上最后一颗黑球。

只要这一黑球进了,他就赢了,也就是说,桌上的那上千的赌金就是他的了!

“雅蠛蝶~~~”

就在着关键时刻,一声女孩的尖叫传出。人群中一阵吵着,眼前一晃,一个粉红妹子冲了进来,跌跌撞撞地撞在了虎子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