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旅馆老板

一栋监狱,阴暗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

寂静!

监狱内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的声息,哪怕是人类喘气的声音都听不见,落针可闻!

就在这时,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升起,由墙上的缝隙透射而入,第一间牢房内,一个人影盘坐在黑暗中,脸庞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古井不波,第一缕朝阳照在他身上,就像一道圣光刺破牢房的黑暗,笼罩在他身上,将他的头发染成金黄色,温暖神圣,如同一尊正在涅槃的佛陀。

哒哒哒!

突然……隆长的走道上隐约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徒然,这个人猛的睁开双眼,就像佛陀涅槃完毕,昏暗的牢房似乎猛的一亮。

人影的嘴角微微上扬,仿佛等待这个契机,等待了很久。

如今终于来了!

……

“呼……”

黄义猛然惊醒,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汗如雨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去,原来是一场梦!”

坐到床沿,黄义依旧心有余悸,刚刚那一幕幕的画面太逼真了,阴暗潮湿的监狱,神秘的狱囚,还有那让他惊出一声冷汗的眼神。

冰冷而又狡黠的眼神,仿佛……看到等待许久的猎物,眼眸内闪烁着兴奋……

哐当!

就在这时,房门猛的被撞开,黄义刚想破口大骂,却看到一个青年急冲冲的闯了进来。

青年还未停下脚步,喘着气道:“义……义哥,不……不好了。”

“怎么?!”黄义惊呼出声,“来了?”

青年:“来了!“

黄义急忙左顾右盼,皱着眉头道:“来几个?”

青年:“我看清楚了,仨拾!”

黄义再也坐不住了,猛的从床上站了起来,随意的抓起床边的一件衣服往身上套:“什么?!仨拾,真看得起老子。”

青年担忧道:“真的,要不义哥,你……还是跑吧!”

“废话!”

黄义白了青年一人,夺门而出,“不跑?难道老子还等着被这帮孙子砍死啊!”

“六儿,这家旅馆就交给你了,哥出去避避风头!”

黄义急冲冲的跑下楼,看了看虽然破旧却是他所有家当的旅馆,朝着里面喊了一声,随后撒腿就往旅馆旁的林城艺术学院跑去。

黄义,姓黄,单名一个义字,最讲兄弟义气,但却是个穷屌丝,在林城艺术学院旁开了一家旅馆,也算是个小老板,生活不富裕,但是勉强有口饭吃,旅馆每天都有承欢欲仙欲死的欢叫,黄义就这样每天过着听得到,吃不到的日子,然而……

几天前的一个夜晚,林城艺术学院一个昏暗的通道。

“小子,把钱给我拿出来!”

两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少年将一个身材瘦弱的学生逼到墙角。

那学生惊恐的低下头,蹲在角落里,浑身瑟瑟发抖,小声道:“我真的没钱。”

“啪!”

两个少年瘦的那个高个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抡在学生的脸上,“特么的,废话那么多,让你拿钱没听见吗?”

学生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唯唯诺诺的道:“我……我真的没钱啊。”

“没钱?!我看你是欠抽……”

胖子眉头一皱,再次抡起手臂,一巴掌再次扇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个青年一跃而出,一把拽住了胖子的手臂冲着那学生吼道:“六儿,起来。”

马小六迷糊的抬起头,正好看到黄义抓住胖子的手臂,眼中亮光闪烁,“义……义哥,真的是你……你来救我了。”

马小六瘦弱的身躯激动的一颤,眼眸内闪烁着泪珠。

“小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那胖子明显一愣,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来招惹他,错愕的盯着黄义,随后面部狰狞起来,怒吼道,“找死!”

黄义面色冰冷,挺直了胸膛走向胖子,当他走到胖子的跟前,冷冷的,一字一顿的说道:“放开我哥们!”

瘦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黄义,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犹如火山爆发,不可思议的盯着黄义,吼道:“小子,你特么以为自己算老几啊?和老子装?”

说着,一拳就朝着黄义的脸庞打去。

黄义把手插进裤兜,双眼半眯,猛的将手掏了出来,那胖子和瘦子看见一把刀,一把弹簧刀。

黄义缓缓的将刀片推了出来,场面一片寂静,只有弹簧刀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响。

呆了!

马小六完全看傻眼了,脸庞上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一向不惹事的黄义竟然……

慌了!

那胖子和瘦子瞬间慌了,他们还只是学校里的大学生,虽然是个小混混,但是哪里真刀真枪的干过,一时间心里一阵发慌。

胖子和瘦子压住了心里的恐惧,看了马小六一眼,而后畏惧的看着黄义,他不相信这么一个旅馆老板屌丝有这个胆。

当下胖子喉咙鼓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道:“艹,你特么的,以为拿一把刀就了不起啊?就特么敢出来唬人,信不信老子把你打个半死!”

见黄义一直没有动,他更加肯定黄义是在唬人,那瘦子也是一脸的趾高气扬道:“么的,打肿脸还想充胖子,今天要是不拿出三千块钱来,你们俩一个也走不了。”

黄义等他把话说完,随后,身子向前迈出一步,握刀,突然在胖子的脸上一划,胖子只觉得脸上一凉,顿时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一股又甜又咸的味道流进他的嘴里。

胖子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放下手一看,满手的鲜血。

“啊……”

胖子捂脸大叫,然后他还未反应过来,黄义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猛的一扯,看着胖子的眼睛,冷冷道:“龙有逆鳞,人有底线,敢欺负我兄弟,这就是下场!”

胖子看着黄义冰冷的眼睛,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这不是人类的眼睛,而是死神才能发出这样摄人心骨的光芒。

现在,他怕了,他怂了,眼巴巴的看向瘦子,发现瘦子早就吓得颓坐在地上。

“给我哥们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就在胖子和瘦子慌乱得手足无措的时候,黄义冰冷的声音响起,犹如一柄重锤,重重的撞击在两人的灵魂,让得两人浑身抽搐了起来。

“我道歉,我道歉……”

“六哥,对不起,我以后见到你绕道走,求求你让你兄弟放了我们吧?”

“是啊,六哥,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马小六完全愣住了,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时间傻眼了,犹如石化,看着一脸冰冷的黄义,脑海中浮现出那句话:

龙有逆鳞,人有底线!

敢欺负我兄弟,这就是下场!

嘴角抽了抽,半响才回过神来,马小六看了看跪在自己身前不断求饶的两人,而后又看向黄义,他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做梦。

“滚!”

黄义一脚踢在两人的屁股上,冰冷的喝道。

胖子和瘦子如释重负,连滚带爬,撒腿就跑,直到看不见人影,两人眼眸内闪烁着阴狠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