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傅少误终身

雪白的大床咯吱咯吱的摇晃着,女人的声音柔肠百转,一声声“俊飞”叫的人骨头都酥了。

苏子瑜站在门外,白皙瘦弱的拳头捏的紧紧的,指尖嵌进肉里都不自知,透过门缝,她看到屋里的两个人纠缠缠绕,惹火的画面却让她的心凉成了一片。

苏子瑜阖了阖眸子,明艳艳的脸上忽的勾起一丝似是绝望的冷笑,指尖微凉,倏地一下推开了眼前的实木门。

屋里交缠在一起的两具身躯一怔,随即停下动作,齐齐望向门口。

贺俊飞倒吸一口冷气,直接从江晴晴身上掉了下来。

他俊美柔和的五官染起错愕,张大嘴巴,看着苏子瑜苍白愤怒的脸,他嗫嚅了两下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空气像是凝滞住了一样。

半晌,贺俊飞低了低头,声音低低,磕磕巴巴的问道:“小……子瑜,你……你怎么来了?”

苏子瑜冷笑一声,她不该来吗?

“打扰两位真是不好意思!”

苏子瑜桃花一样艳丽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眼前两个浑身赤*裸,用被子堪堪遮住身体的人,冷厉的声音下是彻骨的绝望。

一个是她即将举行婚礼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好闺蜜。

这两个人在她新婚前夕,在她的新房里翻云覆雨,真是对她好的不得了。

苏子瑜弯身,冰凉苍白的手指从地上勾起自己的手袋,转身走了出去,却在门口顿住脚步,蓦然回头。

清冷的声音似乎毫无情绪的波动,声线深处透着森冷悲凉:“俊飞,我们解除婚约,我成全你们。”

说完,苏子瑜不卑不亢的转身出门,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飞一样的跑了出去,仓皇而去,仿佛做错事情的是她一样。

“子瑜!”贺俊飞看着苏子瑜的背影,大叫一声,在听到门“砰”的一声被摔起来的声音的时候,心中更是急的不行,刚要起身去追,却被江晴晴死死的抱住。

江晴晴浓妆艳抹的脸上满是柔情,香肩裸露,眼带春意,抱着贺俊飞的腰,娇嗲的声音春情万千,风情万种:“俊飞,不要走!俊飞,我爱你!!”

“你放开我!!!”贺俊飞声音里透着急切,也透着不耐烦,甚至带着几分烦躁。

“我爱的是子瑜,你说过你什么都不要的,也不会伤害子瑜的,你放开我,我要去找子瑜!我们……我们就这样分开吧!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贺俊飞一把扯开江晴晴的手,急急的弯腰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迅速的穿好,就连衬衫扣子扣差了位置也不在意,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在他背后,江晴晴恶毒的眼神透着狠厉,倾斜的嘴角扬着一抹阴狠的笑,那是一种阴谋得逞的奸笑。

苏子瑜一路跑的飞快,贺俊飞没有追上。

她却不知,在她一出来的时候,就被三五个流里流气的男人盯上了。

那群人一直叼着烟头,跟在她背后,直到她跑进一个拐角,才包抄跟了上来,带头的混混冲了上来,三五个人围着苏子瑜,目光透着恶意。

那带头的摸着下巴,一双眼睛上下的乱瞟,满是痘坑的脸上一笑都是印子,声音更是恶心的不得了:“小美女,一个人走的这么急?这是要去哪啊?是不是寂寞了,着急解决,哥哥可以帮你啊!!”

他说完,身旁围着苏子瑜的几个小混混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苏子瑜被他们围在中间,动弹不得,无论向左向右,前进还是后退,都被这帮人死死的围住!

“你们干什么,走开!”苏子瑜尖声惊叫着,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慌张和无助。

被三五个人高马大的混混围着,饶是苏子瑜身量再高挑也还是害怕的。

“走哪去啊!还是你跟哥哥走吧!”那带头的混混色眯眯的看着苏子瑜的裙子,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向上一冲,撕拉一声,苏子瑜闪躲不及,肩膀上的白裙带被扯断了。

苏子瑜惊呼一声,明艳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惊慌,她低头蜷缩着护着胸前,半弓着身子蹲在地上。

她蹲在地上,窈窕蜷缩的身姿似是一只小白鹿,而身旁的混混,有如一群豺狼一旁,绿着眼睛盯着她,将她死死地团团围住。

她无助彷徨,瑟瑟发抖,尖叫着救命!!

她越叫,混混们越兴奋,哈哈哈的笑声肆意的在空气里弥漫开来,猖狂的笑声徘徊在苏子瑜耳边,成了最恐怖的声音。

“不要!不要!救命!!”苏子瑜蜷缩在地上,一双双手伸向她的时候,她几乎已经崩溃了。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大灯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又瞬间响起马达轰鸣的声音,一辆黑色的劳斯劳斯以飞速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混混们尖叫一声,四散的往旁边跑,苏子瑜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睛睁的浑圆,惊吓恐惧让她忘了躲避。

就在她脑海中一片空白,以为自己即将被车撞死的时候,车子在她面前戛然而止,完美的漂移开来,朝着混混们碾压过去,混混们四散躲避。

尖锐的刹车声再度在空气里响起。

车门倏地被打开,漆黑笔挺,熨烫的一丝不苟的西装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的腿,漆黑锃亮的皮鞋落在地上,嗒嗒的声音掷地有声。

傅景琛站在车旁,骨骼分明的大掌随手将劳斯莱斯的车门甩上,挺拔英俊的脸上满是愠怒。

漆黑寒厉的眸扫过一群混混的身影,薄唇勾着肆意的弧度,寒寂的杀意在他的脸上缓缓蔓延开来,他低沉的嗓音犹如来自地狱的撒旦,朝着眼前的混混低吼一声:“滚!”

混混们踌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刚要转身跑,却仔细看了看,见只有他一个人,随即胆子又大了起来。

带头的混混隔着老远朝着傅景琛比划了两下,磕磕巴巴的示威道:“少……少管闲事!!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