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恋情缘:腹黑夫人觅佳夫

是刚才那道谄媚的声音,此刻,对这邱楚,确实颐和气指起来。蛮横的不行。只是,自己现在要求人帮忙,只能低声下气。

“救命,快打120,帮帮我。”

全身上下都像是着了火一样,此刻即便脸上还有巴掌的刺痛感,都不能让她保持清醒。本能已经快要吞噬理智了!

她不抬头还好。一抬头,那双含水秋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来人,简直就是在勾魂!媚眼如丝,那骂人的声音也停止了。

“救你?小美人要哥哥英雄救美?来,到哥哥怀里来,哥哥这就带你飞!”

色迷迷的眼神肆无忌惮的在邱楚玲珑的身段上面游走,带着猪一般的笑声,让人听了想抽人。那陶二爷本来看见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的时候,破口大骂。可是看见邱楚的姿色的时候,她改变了主意。眼神色情糜烂。

救人?呵呵,放着这个明显就是中了药的美人不扑倒,还要找救护车?

陶胖子这种好色成性的人根本不可能!

邱楚眼下还有理智,当然没看走眼对方色眯眯的眼神。

心里一突,这是才离开龙潭,又踏入了虎穴?

陶胖子准备揩油邱楚的时候,自然没有忘记自己身边那个尊贵的人,眼神瞄了瞄,见到后者没有表示,这颗心才放了下来。

要知道自己身边这尊大佛是万万不能得罪的。眼看沈临沂没说什么,这个胖子一时间也大胆起来。

邱楚自然也是感觉到这个恶心的胖子对于身边这人颇为忌惮,虽然那人的气势很是骇人,即便是一个背影,都让她生出高不可攀的感觉,但是现在,自己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男人身后笔直的站着三个手下,每一个虎着一张脸,严冷肃杀,训练有素。却对前面这个那个只有背影的男人恭恭敬敬,一看就知道那个背影绝对是三人的雇主。

三人和那个背影,对于邱楚和陶胖子的闹剧似乎充耳不闻,冷漠至极。可是,邱楚心里知道,此刻也只有这个人才能救自己!

心一横,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扑过去,一把拉住了尊贵男人的裤脚。

“求你,帮帮我!”

陶胖子看见抓着沈临沂裤脚的女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脸色都白了。这位爷的裤脚,一般人能抓的?这个女人是不是不想活了,可别拉着他做垫背的!

低头看见抓住自己裤脚的纤纤玉手,沈临沂的眸子闪过厌恶,脚往旁边一甩,此刻没有力气的邱楚只能眼看着最后一丝希望溜走。

邱楚眼神瞬间灰暗起来,可是陶胖子却如同吃了一个定心丸。这位爷不救,那么不就代表这个妞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余光扫着沈临沂,陶胖子搓搓手:

“妞,别白费力气了?你还是乖乖的从了爷吧!”

他说着话,手就迫不及待的往邱楚的身上碰,另一只手则是摸着邱楚光滑的下巴,强硬的抬起她的头,就把自己肥厚的香肠嘴往邱楚脸上送。

可是,等到那张脸抬起,被沈临沂看清楚的时候。他的眼神突然精光一闪!

是她!自己找了5年的女人!

电光火石之间,这个一贯身份矜贵,不管闲事的男人动了!

没有人看清沈临沂是怎么出手的,就只有眨眼的功夫,沈临沂就已经到了陶胖子的身后,毫无声息。如同一只捕食的猎豹。

下一秒,长臂一挥,亲自上前,猛地拉开了准备亲上去的陶二爷,直接摔在了墙上。“咔嚓”一声,隐约可闻骨头碎裂的声响。半点都没有顾念刚才这是自己合作伙伴的情分。

就在沈临沂出手的下一秒,三个手下训练有素的把陶胖子摁在地上,

这A城,还没有人能让他沈临沂顾念旧情,若非说有,那也大概只有眼前这个自己找了5年的女人。

拼着最后一丝理智,邱楚心里一松,总算得救。

“妈了个八字的,谁敢打扰二爷的好兴致?”

那个胖子那里还记得自己在哪里,满眼都是到嘴的美色被人抢了。只是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双深若寒谭的眼眸,整个人的脸色突然煞白。

“沈,沈少?”

看着眼前表情冰冷的大佛,陶二爷抖得跟筛糠似的。看着被沈临沂护在身后的女人,他讪笑:

“沈少也看上了这个女人?早说嘛……”

他头上瞬间渗出豆大的汗珠。传闻沈家总裁不近女色,看来都是放屁啊。刚才自己还偷偷瞄过这位的神色,以为不管事儿,怎么这会子突然变卦?

“我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救?”

黑沉的眸子锁定住在跪在地上的陶胖子,后者猛地打了一个哆嗦。整个脸色白如金纸,吓得立马求饶。也顾不得自己背后的疼痛了,眼下只有保命最要紧!

“沈总,小人真的不知道啊,小的要是知道是您的女人,我……我该死,该死!”

因为被沈临沂的手下控制住了行动,陶胖子不能自打嘴巴,看见自己面前的一堵墙,他一咬牙,直直的把头往墙上撞。顿时额头就出了血。

可是,沈临沂对这陶二爷的示好,半点回应都没有,护着身后的邱楚,想起刚才陶胖子的动作,他周身顿时变得阴寒:

“刚才哪只手摸的她?”

陶胖子嘴唇直哆嗦,被沈临沂的手下按着,根本没有机会动弹。直在嘴里嚷着“饶命”,却是有意避开沈临沂的问题。

这样的小伎俩,沈临沂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唇角挂起一抹冷笑。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冷声对按着他的徐琪吩咐道:

“既然不回答,那么就丢出去,废了两只手。”

轻描淡写,就像是讨论今天天气怎么样似的。从头至尾,都没有见到沈临沂的脸上有半点的波动。脸色寒霜,唯有低头的那一瞬间,在看着邱楚的时候,面部线条才柔了柔。

徐琪可惜的看了眼昏死过去的陶胖子。这人能怪别人么,完全就是自作自受。后面那位,可是主子找了五年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