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角有鬼:镜子里的谋杀

一页折叠的A4纸从书页中间飘落在地上,叶小青象找到宝贝一样,放下手中的书,扑着捡起地上的纸菲。打开,却见纸上用楷书工工整整地写了一句奇怪的话“是的,我亲眼看见古米的西比尔把自己吊在一个笼子里,孩子们在问她:西比尔,你要什么的时候,她回答说:我要死”。

读着纸菲上的句子,叶小青感到后背有点发凉。这咒语一样神秘的一段话,难道就是丈夫的遗言或死亡提示?这张小小的纸上会不会还藏着别的什么秘密?

叶小青把纸页举起来对着窗户,试图破解纸页中的秘密,纸上的“我要死”却象锥子一样深深地刺入小青的脑仁,并不断搅动。看来看去,小青仍是不能确定丈夫的离奇死亡,我纸上的“我要死”三个字到底有没有什么关联。

举着纸张的叶小青突然觉得房间里有些异样,感到自己的侧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转头,看见书桌侧面的穿衣镜中有一团深色的影子在向自己张望。

已近黄昏,屋子里没有开灯,镜子里边的影子藏在暗处,但那身影小青只需要看上一眼,就知道是谁了。小青打了个寒颤,直觉得一股凉意人脊椎向头部升起,战战兢兢地走近镜子,想看清离奇地出现在镜子里的章尚文。

“喵呜”,正拿着纸条发呆的叶小青突然听到了一声猫叫,自己家的屋子里哪来的猫呢?然后叶小青就看到书架上边的角落探出了一只黑猫的头来。眼睛以乎带着些荧光,正专注地看着发呆的叶小青。叶小青挥了一下手,猫从书架上跳了下来,一闪,就钻进了旁边的门里。

小青再回头看镜子的时候,屋子里哪儿有什么镜子?镜子的位置正是猫儿刚刚跑进去的那扇门。也许是自己最近心里太过压抑,脑子里总装着章尚文的影子,才会在一转头间,看到一些幻觉吧。

“喵呜,喵呜”猫在门里边高一声低一声地叫着,叶小青觉得有些烦,就打开门走了进去。

里边是间没有窗子的房子,几根蜡烛在墙角跳动着诡异的火苗。叶小青心中一惊,突然省悟:自己家的书房哪来的这个小门和门后边的房子?刚才自己进门的地方,应该是刚刚看见章尚文影子的大镜子,难道自己走进了镜子中,那么章尚文会不会在镜子里边?

她战战兢兢地打量着无意走进来的空间,房子很窄,与其说这是间房子,还不如说是个密室更为确切。叶小青一时头蒙,自己家的房子是普通的商品房,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密室!

叶小青揉揉自己的额头,她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梦中。一切都太诡异了,从丈夫的离奇死亡到眼前的这小小的密室,都不象是现实世界中可能出现的事情。

公安部门通过调查,已经初步认定章尚文是自杀。就是叶小青也觉得丈夫这么好的一个人,是不可能和别人结怨到被人谋杀的地步的。章尚文虽然是小小的教育局副局长,平日作事一向低调,工作上更是兢兢业业,这么一个上司赏识,下属爱戴,又没有什么野心的人,怎么可能被人谋杀?

可是,自杀就更没有动机了。他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爱的女儿,夫妻关系融洽,近几年来他们几乎成了教育系统幸福家庭的典范了。并且在仕途上章尚文更人年轻有为,马上就可能被扶正了,这样的一个人,有什么自杀的理由?

更让所有人疑惑的是:章尚文是半夜离奇地从医院的顶楼摔下来的,他没在医院住院,家离医院也不是很近,为什么会半夜爬上医院住院部的顶楼跳下去?

疑点还不仅仅这些,医院楼顶的楼门挂着把生锈的铁锁,没有近期被打开过的痕迹。医院八楼值班的护士目击证实,当班护士和实习生正面对着窗口聊天,忽见一团黑影从窗外飘下去,然后听见楼下一声巨响,然后就听见下边有人喊着说有人跳楼了,八楼是医院的最高层了,根据护士所见,章尚文只能是从楼顶做的自由落体运动了。

并且布满灰尘的楼顶边缘,有一处留下了人攀爬过的痕迹。警察从痕迹处作了落体实验,将东西从痕迹处推下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章尚文摔死的位置。

不曾打开的楼门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困惑,从现场留下的痕迹看,章尚文是从楼顶跌下去无疑的。但是,楼门的铁锁生着锈,难道他是飞上楼顶的?

三天来叶小青多次和调查案情的警察接触,从警察那里更是了解到了更多的让人疑惑的情况:警察在医院的顶楼找到了章尚文坠落的痕迹,但整个楼顶,只有章尚文的足迹,没有其他人的,这是警察排除他杀的主要依据。

章尚文住的小区为防小偷,装了许多的摄像监控。昨天警察来小区查看了事发当晚小区保安室的监控录像。在录像中他们看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叶小青一家三口大手拉小手地出了小区,一个多小时后再回来。然后警察们仔细察看了当晚的所有录像,小区里一晚上进进出了的人不少,但是,没再发现章尚文离开。

也就是说,章尚文当晚没离开自己的住所,却离奇地出现在医院紧锁的楼顶,再莫名其妙地坠楼身亡。

自己现在也没走出自己家的房子,却进入了这个奇怪的密室。难道尚文也是象自己这样无意间进入了这石洞样的空间,然后到的医院楼顶?叶小青被自己大胆的设想给吓住了,自己家离医院的距离并不近,大约有一里左右的距离。从现在的密室,怎么可能到医院楼顶呢?

可是,小区保安室的监控录像中,只有一家三口回家的过程,而没见章尚文回家后离开小区。所有的事情都太不可能了,难道冥冥中真有什么鬼怪作祟?

也许所有的答案都在这怪异的密室里边,小青用手触摸了一下墙壁,指尖传来一阵冰冷而粗糙的质感。密室的墙壁是厚厚的石墙,刚才自己是怎么进来的?如果章尚文也是进了这见鬼的密室,然后坠楼的,那么,他又是如何走出去的?

叶小青觉得这石头墙壁中一定藏着机关,可她摸遍了自己能够的着的墙面,只能失望地坐在地板上喘气。石质的地面给小青传来阵阵凉意,缓过神来的叶小青意识到自己被封在这怪异的密室里出不去了。

石屋的中央摆着张柴桌,桌上的蜡烛忽明忽暗,叶小青在墙壁上的投影也被拉得忽长忽短。小青无意间看见自己的投影被烛光曲扭成了披头散发的样子,她觉得那不是自己的影子,自己的头发没有那么长,也没有那么散乱,不禁低声喊了一声:”谁?“

嘴长得大大的,用尽力气这么一喊,却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小青不甘心,提高声音再喊:”什么人?到底是什么鬼怪,有本事出来吧!“

声音被古怪的空间吞噬得一点骨头渣子都不剩,小青只感觉到自己的嘴张得很大,用力地吐出了一长串话语,耳朵里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叶小青张大的嘴还没来得及合拢,一阵风吹来,见墙面是自己的投影更加张牙舞爪,象只怪兽一样向自己扑了过来。

叶小青出自本能地一闪,脚下不稳,一下子跌倒在地。再回头一看,墙面上哪里有什么怪影?

也许是自己过于紧张,自己吓自己吧。叶小青慢慢地爬了起来,见自己离石屋中间的柴桌已经很近了。桌凳的表面有点粗糙,但却一点灰尘也没有,在桌子上散乱地摆着几本书,书的旁边是一个很小的陶瓷黑猫像。这密室里的书,会不会是章尚文留下的什么线索?

叶小青抬起手想翻看一下桌子上的书,“嘻嘻,阿姨,不要!”突然有孩子的声音钻进叶小青的耳朵。

叶小青转头,见一个六七岁,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子站在自己旁边。小女孩穿着脏兮兮的红色廉价运动装,头发黄而乱,并且粘着一些草霄。脸象没有洗干净似的,挂着奇怪的笑容。笑容中却带着紧张害怕的神态,一声声地说:“阿姨,不要,。阿姨,不要!”

叶小青心里害怕的要死,壮着胆子想拉住小女孩问个明白,小女孩一闪身跑到墙边,打开一扇门,跑得无影无踪。

门,又哪来的门?已经被困入绝境的叶小青顾不得多想,跟着小女孩跨进了那扇门。她想尽快走出这奇怪诡异的鬼地方。

出门后是楼道,叶小青看了看,正是自己家单元的楼梯。自己仿佛刚从自己家的门里走了出来。叶小青松了口气,总算走出那个鬼密室了。看了看熟悉的楼梯,叶小青觉得自家门口那袋没来得及扔的垃圾都是那么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