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追妻:娇妃别跑

帝都上空雷电交加,像是要将夜空撕碎一般,却迟迟不见雨点落下。

雪依猛地睁开眼睛,迷一般的眼睛扫了扫四周。她记得自己带着手底下的雇佣兵出任务,直升机突然爆炸。她应该死了,怎么会在这里?

伸手强撑起身子,感觉身体毫无力气,伴随着阵阵目眩。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却摸到了一手鲜血。

小腹处像是燃了一把火,铺天盖地的欲要将她吞噬。

雪依眼眸沉了沉,立刻伸出手为自己把脉。

她身在医学世家,不管中医西医,从小就手到擒来。眯了眯眼睛,居然中了春药。

迷一般的眼睛睨在自己的小手上,秀美小巧,如玉般光滑,圆润的指甲淡淡的粉红。

雪依心中“咯噔”一下,这压根儿不是自己的手!

她原本的手因为常年拿枪,略微粗糙,掌心有薄茧。这双手却这样美,见鬼了,怎么回事?

剧烈的头疼忽然来袭,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陌生记忆鱼贯而入。

长兴国廉王嫡女,雪依,芳龄十三,念力废材,文不成武不就,帝都茶余饭后人人笑话的对象。

居然穿越了?穿在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饶是承受能力强大的雪依,也不由的被老天雷了一把,要不要这么狗血?

那陌生的记忆告诉她,这个女孩被自己的姐姐下媚药带到这个叫“风雅楼”的妓院,欲毁她清白。女孩发现后从三楼跳了下来,脑袋砸在花园的石头上死了。

就在此时,内心的一股怨气涌起让雪依有些暴躁,她暗暗压下心中的暴躁:“姑娘,安息吧,我会为你报仇的。”

那怨气似乎听到了她的承诺,慢慢消散了。

感受到一阵潮湿的寒气,雪依眸光微闪。古代没有冰箱,妓院里都会在冬天储存一些冰,等到夏日,用来给前来玩乐的达官贵人解暑。

还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呢!是个冰窖。

她此刻的血液在快速的流动,不断的升温。为今之计,只有找到低温的环境,才能缓解这种燥热。

她撕了一圈衣摆将脑袋上的伤简单处理了一下。接着,咬牙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向发出寒气的地方走去。

在假山处,雪依打开一道门,这里是一个昏暗潮湿的冰窖,入骨的冷气迎面而来。雪依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咬了咬牙走进去。

雪依紧紧靠着刺骨的寒冰,体内叫嚣的欲望被压制下去。

一口气还没松下来,突然感觉到前方有一道微弱的气息。

“谁?”雪依整个人警惕起来。

昏暗的环境让她视线模糊,自头上拔出金簪握在手里,一步一步向前探去。

走近了,雪依才发现刺骨寒冰上躺着一个男子。眼眸划过一抹诧异,零下几十度的冰窖里怎么会躺着一个男人?

雪依的眸子在男人身上打量着,轮廓分明苍白的脸上一双剑眉微微皱着。浓密的睫毛美的让女人都嫉妒,唇形完美的如上帝精心雕刻,这是一个绝色倾城的美男。

男人一身白衣,如丝如稠,看不出是什么料子。胸口上一片血污染红了白衣,显然是受伤了。

雪依心思瞬间转动,这个人难道是躲避追杀什么的,躲到了这里?不过躲到这里,就算不被人杀了也会冻死吧?

看着男人精致的五官,雪依咽了咽口水,内心刚刚压下的躁动,开始蠢蠢欲动。

身处寒到极致入骨的冰窖中,雪依却忍出一身汗水。她清楚明白的感觉到,身体上难以自控的燥热。手抬起,金簪往胳膊上一戳,顿时有鲜血流出。雪依咬牙忍着,疼痛让她有了一丝清明。

好一会才缓缓舒了口气,雪依再次看向男人,他胸口的血越流越多,气息微弱。若是再不止血,死是必然的。

长得这么美,死了倒是可惜了。雪依心中升起一抹不忍,于是决定做做好事。

男人胸口,血淋淋的几道口子,狰狞可怕,像是什么野兽的利爪挠出来的。

她的手指触到他胸前的肌肤,干燥滚烫。雪依根据经验判断,此男和自己一样也中了春药,也难怪他会选择躲到冰窖来。

轻轻撕开男人残破的衣襟,露出一个受创严重,却依旧完美、健硕的胸膛。

雪依不由自主的面颊粉红,手指无意识的在男人胸口移动,手感真好!轻轻一按,很有弹性啊!

一声疼痛似的轻哼唤回了雪依的理智,发现自己的手摸着摸着,不知何时按在男人的伤口上,雪依暗暗囧了一下。

雪依暗自收回心神:“忍着点。”

男人的衣衫早就残破不堪,想了想,再次撕了自己的衣裙下摆,给男人把伤口紧紧绑住,以此止血。男人闷哼一声睁开眼睛,雪依心里突地一跳。

昏暗中,一双血色的眼眸,透着一股子震慑人心的杀气,压抑的人喘不上气。

“你醒……”一句话没说完,雪依便被男人握住手腕,下一刻便被男人压在身下。

雪依眸光一凌,这男人中了春药,如此下去,她不得变成他的解药?因为他的动作,雪依清楚明白的感觉到,身体里被压制的欲望开始蠢蠢欲动。

“放开!”

男人没有说话,滚烫的唇贴了上来。

与此同时,雪依抬脚向着男人胯下踢去。然而男人早已洞悉她,有力的双腿一夹,雪依的腿再不能动作半分。

男人的吻,轻飘飘的落在粉红的带着薄汗的锁骨之上。

雪依紧紧咬着唇,靠!这感觉真销魂。

男人的手在雪依身上游走,他的手上有薄茧,仿佛通着电。每到一处,都电流滚滚,让雪依呼吸急促,涩涩的颤抖起来。前胸炽热如火烧,身下却寒入骨髓。

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雪依整张脸好似染了天边的云霞,粉粉嫩嫩的,粉嫩中带着细密的汗珠,着实诱惑。

尚有一丝理智的雪依紧紧握着小手,指甲嵌入皮肉。待神识清明后,伸手摸着四周,金簪握在手上,然后狠狠刺向男人。

男人精准的握住雪依的手腕,一用力,雪依手中的金簪掉在地上。

而他像无事人一般,发狠的啃咬着她的玉肌。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肌肤之上,暧昧的抚摸让雪依飘飘忽忽的,脑子嗡嗡作响,这感觉太过销魂。雪依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快受不了了,随时有可能反扑过去。

“你敢碰我一定会后悔。”雪依口气冷冷的,意识却在一点点消散。

“是吗?那就试试看,我会不会后悔。”男人血红的眸子,不断地奔腾,如妖如魔。嘴角勾起了冷硬的弧度,大手在她的胸口募的一捏。

“你……”雪依睁大眼睛,那里滚烫的温度不知道谁是谁的。

雪依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体内的药物已经发挥到极致,拼命叫嚣着的欲望,排山倒海的袭来,直接将雪依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