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追妻:娇妃别跑

滚蛋!雪依紧紧握着拳头,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羞辱占据了胸腔,尖锐的指甲以凌冽的速度袭向男人受伤的胸口。

尽管如此,男人还是轻松握住雪依的手腕。她的指甲挨着男人胸口,就差那么一点点。

男人血红的眸子顺着雪依白细的胳膊向上,看到自己包着白布条的胸口。

他抬起头,目光停留在雪依残破不堪的衣裙上。是这个女人救了自己?

拉扯雪依衣衫的手松开,他闭了下眼睛,汗珠滑落,顺着滚动的喉结划入衣襟。

如斯性感,雪依差点儿失控扑上去。她咽了咽口水,撑起身子向后退去,跌落在地上。

体内媚药在男人刚刚一系列的动作下,发挥到了极致,火热的燃烧着她的内脏。

加上这大冰箱般的冰窖,湿寒刺骨的侵袭着雪依。外寒内热,冰火交错。

雪依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体征在慢慢流失,意识也慢慢模糊。

就在这时,雪依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微微睁开眼睛,对上男人的冷眸。

“你……做什么?”

“别动。”男人淡淡的看了眼死撑的雪依,念力聚在手指上,在手腕轻轻一划。

手腕凑近雪依,一股腥甜的味道扑面而来。雪依偏过头,下意识的躲避着。

“不想死就喝下去。”男人捏住她的下巴,顿时,腥腥甜甜的味道弥漫在口腔里。

雪依意识涣散,但强大的求生欲望让她开始吞咽,如同吸血鬼一般,大量的吸食着男人的鲜血。

说来也怪,喝了血之后,雪依立刻恢复意识,而且也不是那么冷了,被药效控制的欲望也收敛了。这个男人的血很神奇,居然有御寒、解毒的功效。

喝下男人的血,雪依很快就恢复了些力气。但整个人还是软绵绵的,必须休息一会儿。

刚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雪依觉得他不是好人,好心救了他,居然想要强暴她。所以雪依有些诧异,他竟然会出手救自己。看来他是发现自己救了他,倒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男人突然伸出另一只手,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套在无名指上。

雪依看向自己的手指,一个通体乌黑的戒指,戒指上盘着一条金色的传说中的龙。栩栩如生,好像随时都有可能飞起来。

戒指是雪依从未见过的材质制作,细细的纹路,逼真的程度,即使在现代,也难以做到。

这枚戒指的来历绝不简单,这个男人的身份更加的不会简单。

“去清风楼,找紫御鑫。”男人虚弱的闭上眼睛。

紫御鑫?御王世家小王爷?雪依脑子里的记忆有这个人。

“发什么呆,快去。”男人的声音很虚弱,几乎是声若蚊蝇。可任谁都无法忽略他与生俱来的威严,让人无端想要诚服在他脚边。

根据以往的经验,雪依很清楚他是个百毒不侵,不惧严寒的体质。但是他之前受伤已经流了很多血,现在又把大量的血液喂给了自己。他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虚弱到出气多进气少的地步了。

自己必须出去,找人来救他。不然的话,不出两个小时,他就会因为失血过多,抵抗不了寒气冻死在这里。

雪依咬牙撑起身子,几次都差点摔倒。硬撑着自己开启冰窖的门,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雪依此刻太过虚弱,出了风雅楼,没走几步便因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帝都最大最奢华的妓院“风雅楼”门口,一名纤弱的少女,一身血污的躺在大铁笼子里。少女青丝遮面,衣不遮体,不知是死是活。

痛!

雪依有了意识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痛,脑袋、胳膊、身上,无处不痛。

紧接着,如蜜蜂般嗡嗡的吵闹在耳边响起,挥之不去。

“这不是和太子殿下从小订婚的雪依郡主吗,怎么会被关在笼子里?”

“一定是做了不要脸的事,别忘了,这里可是风雅楼。”

“有了太子殿下还不知足,居然做出这般淫贱的事情辱没太子殿下。”

“不要脸呗!看着吧!太子殿下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荡妇!”

雪依向来有着很严重的起床气,在现代任何人搅了她的美梦,她都不会让那人好过的。更何况现在浑身都疼的情况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都给我闭嘴!”

待周围安静下来,雪依才缓缓睁开眼睛,笼顶?

雪依心里一阵疑惑,忙撑起身子,她怎么会在大铁笼里?

她记得昨夜她是在妓院的后门晕倒的,此时却被关在妓院门口的铁笼中。围观人们不堪入耳的辱骂声在脑中回荡,一个个鄙夷不屑的眼神映入眼中。

雪依心中一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一定是那个雪薇的杰作。

看了看身后的妓院,不知道那个男人怎么样了。雪依这条小命是那个男人救的,于情于理她都不该扔下他不管。但是她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如何能去救他呢?希望你福大命大,别死了才好啊!

雪依抬手揉了揉额头,钻心的刺痛袭来。看着满是血污的胳膊,衣不遮体的狼狈,雪依的心微微颤抖着。

雪薇,她记住这个女人了。只要自己还没死,她绝对要这个女人好看!

收了收心神,雪依淡定的撕下裙摆,迅速熟练的包扎好胳膊上的伤口。纤细的手指在三千青丝中穿梭,打理狼狈的自己,动作优雅而华贵。

手指不停,脑子也在运转。雪薇那个女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除掉她的机会,她要如何清清白白的从铁笼中走出去?

雪依的发丝不扎不束,瀑布般散在身后,露出一张倾世容颜。

铁笼前,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个个都震惊的呆若木鸡。

同样的容貌,同一个人,此时给他们的却是不一样的感觉。以往的雪依因废材之名,唯唯诺诺,胆小怕事,不敢见生人。就算再美,也没人把她放在心上。

但是现在,雪依的眼神、动作、举手投足之间,不自觉便流露出高贵、优雅的气质。就是这种气质感染着大家,震慑着大家。让人联想到九天仙女,从而自惭形秽。

风雅楼门前静的连根针掉落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所有的人、物,都成了称托雪依的背景。天地间仿佛只能看得到,一个倾城如同仙女般美好的女子。她淡然一笑,正在梳妆打扮。

长发梳理整齐,额头、手臂的伤也处理好了。方才还躺在血污中狼狈不堪的少女,此刻即使衣衫破损也挡不住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美,这种美足以震慑人心。

一身白裙迎风而站,脑子里是以往雪薇对雪依的所作所为。堂堂廉王府嫡女,被庶女欺压着,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不说。如今又被庶姐害死在妓院之中,她如何能甘心?

雪依能够感受得到,身体里来自于小姑娘不甘心的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