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追妻:娇妃别跑

就是这股子怨气把她的记忆留在了躯壳内,自己才能继承这记忆。小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大概是小姑娘听到了雪依的承诺,雪依心中的怨气渐渐散去。

“太子殿下驾到!”人群中,一到尖锐的声音响起。

“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唯独雪依迎风而立,身上的白衣虽无法遮体,但却有些像现代流行的及膝小礼服,看上去没有一丝狼狈。

雪依冷冷的看着缓缓走来的太子洛尘,在他身侧站着小鸟依人的粉衣美人,不是姐姐雪薇还会有谁?她眉眼尽是小女人的媚态,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当真是我见犹怜。

雪依冷冷一笑:谁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娇柔百态的女人,会恶毒的找人玷污自己的妹妹呢?

冰冷的眼神,让雪薇微微一滞。她暗暗咬牙,邪了门了,本该狼狈不堪的雪依,此时给她的感觉却是脱俗的美。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怎么觉得这丫头有些不同了呢?

错觉,一定是错觉!雪薇摇摇头,依偎着洛尘,款款而来。

洛尘身着杏黄蟒袍,那四爪蟒随着他的走动栩栩如生,好似下一刻就会飞起来一般。两人笼内笼外的对视,片刻后,洛尘转开目光,竟有些狼狈。

“妹妹,你跟太子殿下认个错,太子殿下会原谅你的。”雪薇的声音柔美悠扬,十分的好听。依偎在洛尘身侧,要多小鸟依人就有多小鸟依人。

雪依轻蔑的冷笑了一声,看着雪薇的眼睛,寒冰入骨。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演的不累吗?

“你……你笑什么?”雪薇不由的一抖,觉得雪依身上的气质有些可怕。

“我是错了,错的离谱。”雪依看着雪薇,脱俗的微笑让洛尘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雪薇恶毒的眼神一亮,只要她认罪,便与太子妃之位无缘了:“妹妹既然知错了,那……”

“雪依错在明明是棵废材,明明配不上太子殿下,却不肯退婚。错在不该爱上一个,无心无情之人。错在明明知道太子殿下不喜欢雪依,却非要用可笑的婚约绑住太子殿下。雪依真的错的太离谱了,雪依很后悔。”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雪薇没想到雪依会说出这种话,她不是爱洛尘爱的死去活来的吗?

洛尘眯起眼睛看着雪依,看到的却是雪依云淡风轻的微笑。突然觉得,如今的雪依很耀眼,很璀璨,却遥不可及。

“字面上的意思,太子殿下我不要了,你喜欢啊!拿去吧。”雪依一幅我很大方的样子,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捏起一缕发丝把玩,神情、动作慵懒如猫,撩人心弦。

“你……”雪薇一时竟然无言以对,事情不该这样啊!她应该求饶,应该痛苦,应该无助的哭泣。为什么会是这般的毫不在乎?可有可无的样子?

洛尘也是一愣,他厌恶雪依唯唯诺诺跟着他,缠着他的样子,一刻都不想见到她。但是雪依的这般话语,让他觉得失了面子的同时,心里却有种要失去一个重要东西的感觉。怎么会这样?

雪薇愣了一瞬便回了神:“你做出这种事,太子殿下自然不会再要你。你这般辱没皇家尊严,姐姐也帮不了你。”女人失贞何其严重,那是一定要处死的,更何况皇家的颜面神圣不可侵犯,只有她死,才能保全皇家的威严于颜面。

“是吗?姐姐,你怎么知道我就真的做了那种事情?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我辱没了皇家的尊严?”雪依一脸疑惑的看向雪薇,这个女人真是蠢的可以。

“你……方才你不是认错了吗?”雪薇微微一愣,这个死丫头刚刚明明认了错?这时打算反水了?

“是,我是认错了。”

雪薇松了口气,还没缓过来,雪依一个但是,让她的心又提了上来。

“但是,我只是承认,自己不该霸着太子殿下不放,不该自不量力的想要成为太子妃。我,何时承认自己做了那档子事?”

“妹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都这样了,也就别否认了。”雪薇眼神在雪依身上走了一圈,青青紫紫的痕迹,如破布条般的衣裳。这样还要狡辩,真是不知死活。

洛尘一直没有说话,站在那里好像一个旁观者一般,任由这姐妹俩争论。一双威严的眼睛看着雪依,带着浓浓的探究。

“我这样怎么了?”雪依不解的问。

“你身上的痕迹明明就是与男人欢爱后留下的,你还想抵赖吗?”雪薇觉得这个丫头实在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个时候了还是不愿意认错。

“呵!姐姐,你还真是神了,你怎么知道,我身上的这些就一定是欢爱的痕迹?”雪依突然就笑了,笑的脸蛋粉粉的红。

“我……只是看着像而已。”雪薇气的差一点一口血喷出来,这丫头什么时候这般伶牙俐齿了?

“只是看着像,你便这般诋毁我?”雪依询问。

“我……明眼人都看得到啊!你还狡辩什么?”雪薇好容易维持的淡定,此时保持不住了。

“你是说这些痕迹?姐姐,难道只有和男人欢爱才会有这些青青红红的痕迹?”

“我……”雪薇一句话没说出来,又被雪依打断。

雪依突然指向身后的山峰:“昨晚我在西山采药,那里突然电闪雷鸣。我为了躲避惊雷,不慎摔下山。这些痕迹都是摔出来的,你看不到,我一身的血吗?”

雪依为了让大家看的清楚明白,抬起受伤的胳膊,还转了个圈。

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雪依身上多处受伤,伤口处还在流血,胳膊显然也是受了严重的伤。

还有衣服,明明就像是被一些枝枝叶叶刮破的。

试问,和男人欢爱又怎么会满身是伤?又怎么会是这样一幅遭了大难的样子?

雪薇被她咽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确实。雪依的情况,根本就不像失了身的样子。难道她说的是真的?不不不!下自己下的药自己知道,那是碧落大陆最烈的媚药,除非跟男人发生关系,否则根本解不了。

“可是,妹妹,有人可承认了是你的奸夫。来人,把赵阳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