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我说不出的痛

回到房间,望着镜子中那个双颊透红,眼波流转的女人,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样迷离而风情的女人,是我吗?

指尖轻轻触碰唇珠,仿佛上面还残留着他滚烫的温度。

我竟然被龙彦霆亲了!

不,确切的说,是我亲了他!

一想到那电光火石的瞬间,我又心跳如鼓。

一个大胆狂妄的念头在心底滋长:如果我能够彻底拥有一次这个男人……

“滚!”

龙彦霆那凉薄的字眼像是一道惊雷响在耳边,犹如数九寒天一桶冰水兜头泼下。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抬头,镜子里仿佛映射出龙彦霆寒冽的眼刀。

他要是知道了我这个疯狂的念头,说不定会宰了我!

然而,大概是他残留在我唇上的温度作祟,今晚的我像是着了魔一样,哪怕飞蛾扑火,也要一试!

我从抽屉里拿出剪刀。

“咔嚓、咔嚓……”

一头被我珍爱了二十几年的长发,乌黑柔亮的发丝一缕缕的落下来,散落一地。

心底泛起一层层的苦涩。

我流着泪,却没有后悔。

很快,一头及腰长发变成了干练的短碎发。

我丢了剪刀,转身去寻找姐姐曾经穿过的衣裳。

半小时后,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在镜子里呈现出来。

我,变成了我姐姐的模样!

拿起梳妆台上的豆沙色眉笔,我在眼角轻轻的点了一颗痣。

我和姐姐是双胞胎,这颗痣,是我们脸上唯一的区别。

但是,熟悉我们的人都能分辨出来。

因为,姐姐曾经是龙彦霆的特助,短发,职业套装,精明干练是她的标签。

而我,长发飘飘,喜欢穿公主裙,用他们的话说,是个适合让人捧在手心里疼的小仙女!

直到……我嫁给龙彦霆的那一天。

结婚三年,尽管龙彦霆丝毫都不待见,但是我一直坚持着做我自己。

我希望有一天他能回过头来看我一眼,不是因为我长得像姐姐,而只是因为,我,就是我,荣梓希!

直到今天,我亲手剪掉了自己的长发!

我心底的那份坚持,苦苦守了三年,在这一刻,被我亲手毁灭殆尽!

想要得到那个男人,我终究还是变成了姐姐的样子。

再次望了一眼镜子里短发套裙的女人,我扯唇,牵出一丝苦涩的笑,转身,踩着一地的落发出门。

龙彦霆还在熟睡着,就连睡觉的姿势都像是他的人一样,张扬而肆虐。

我轻轻的走进去,一直走到他的床前,凝望他深邃得令人痴迷的眉眼。

下定决心之后,我反而不慌了。

我伸手,捧住了他的脸,任由他脸上的滚烫温度,炙烤我的掌心。

目光再次落到他的唇上。

龙彦霆的唇形真的很好看,削薄的弧度,唇线分明,平常总是习惯性的抿成一条直线,薄情得恰到好处。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俯身下去……

龙彦霆的眼眸又倏地睁开!

不过这一次,只一瞬,他的清冽的眸光就化为无边的柔情。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进他的胸膛。

一阵天旋地转。

等我眩晕着睁开眼睛的时候,龙彦霆那张俊脸已经在我的视线上方。

他的精壮结实的胸膛,紧贴在我的身上。

滚烫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过来,像是要将我融化一般。

“梓漪……”

龙彦霆黯哑而含混不清的呓语在头顶上响起。

姐姐叫荣梓漪,我叫荣梓希,所以好多次,听到龙彦霆这样呓语的时候,我都有一种他是在唤我的恍惚。

我眨了眨眼睛,努力忽略掉眼角不断浸润的湿意。

“梓漪你醒了?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龙彦霆俯身,浓烈的酒香带着他身上纯粹的荷尔蒙气息,瞬间将我笼罩。

薄唇带着火热的温度,细密的吻落下来……

我轻轻的闭上眼睛,承受他的火山喷发般的热烈。

在这一刻,我宁愿在这熔岩一般的滚烫里,熔化掉!

今晚,我,偷走了姐姐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