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爱为婚:神秘老公靠边站

痛!

仿佛有人用凿钉凿开她的脑袋似的,令她痛不欲生。

“嘀嘀——”

耳边响起了什么声音,她微微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躺在手术台上,可周围只有冰冷的仪器,未看到医生护士。

这时,一个身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女医生走了进来,举起手中的枪朝她开了一枪。

砰——

猛然惊醒,眼前却一片浑浊,水从四面八方灌入她的嘴鼻,压迫着她的耳朵, 她拼命挣扎,很快破水而起。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终于看清楚自己在浴缸里。

刚才睡着了,身体不小心滑入水中,只是没想到她又做了这三年来一直在做的噩梦。

手术台,冰冷的仪器,女医生朝她开枪……

虽是梦,却像是身临其境。

她捏了下眉心,拿过浴巾围在身上走出浴室,却被突然出现在她房间里的惠姐吓到。

“少奶奶,都几点了,还不下去给夫人和二小姐准备早餐?”惠姐的大嗓门传来。

林思雨一脸痛苦,“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你还是让别人准备吧!”

惠姐不信她,粗鲁的拽过她瘦小的胳膊,“你当真不舒服,那就让夫人给你瞧瞧。”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林思雨奋力挣扎,但敌不过力大如牛的惠姐。

“放手!”一道低沉且凛冽的声音突然响起。

循声望去,竟是陆家少爷陆廷轩,惠姐忙喊道:“大少爷,你回来了!”

陆廷轩走了进来,站在惠姐面前,俊逸帅气的脸上是冷酷阴沉的表情,眸底燃着犀利的暗芒。

惠姐把头低得更低,刚才狗仗人势的气势瞬间全无。

“还不放手,是想弄断我老婆的胳膊吗?”见她还拽着林思雨不放,陆廷轩沉声道。

“少爷,少奶奶不听话,夫人也说了,不听话就带到她那里。”惠姐忠于陆夫人。

“我叫你放手,听见没。”陆廷轩不想听她废话,命令道。

惠姐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松开手,说到底她还是怕这个大少爷的。

“滚!”陆廷轩低吼道。

“是。”惠姐赶紧滚了出去。

接下来,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又诡异。

林思雨偷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的丈夫。

与其说是丈夫,不如说是姐夫。

就在一个月前,姐姐在婚前一个星期突然消失不见,她被迫代姐姐嫁给他。

当晚她告诉他实情,原以为他会愤怒解除婚约,没想到他不但没解,还跟着消失了一个月,就这样把她晾在陆家。

现在突然间回来了,是要告诉她姐姐回来了?他要跟她解除婚约?

当然,这也只是她的幻想罢了。

只见陆廷轩回头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闪着幽冷的光。

林思雨一阵寒颤,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浴巾,“你怎么回来了?”

“你不想我回来么?”冷沉的声音如寒冰,陆廷轩眯起双眼。

林思雨不去看他,但脸上的表情已然说明了一切。

不过说实话,她不是不想他回来,而是希望他回来还她一个自由身。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病了?”看着她憔悴苍白的脸色,陆廷轩转而问道。

“我,我脸色一直都是这样子。”她本想说自己身体不是很舒服,但想到跟他又不是很熟,而他也未必能帮到她,所以就找了个理由。 

陆廷轩注意到她肩膀上那道如硬币般大小的印迹,瞬间触发了他的神经,令他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但那也只是一瞬间,随后很快便恢复如常。

“你很喜欢在早上洗澡?”他又问她。

“偶尔。”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趾头。

陆廷轩的目光也随着落在她白皙但却有些畸形的双脚上,“你很喜欢光着脚丫在家里走来走去?”

“没有,我只是忘了穿鞋子。”小脚往后缩了缩,林思雨局促的站在那里,显得不知所措。

怎么感觉像是被他剥光了似的?

而且,他这才刚回来,就问长问短的。

“记得以后穿鞋子,摔伤了,我可不负责。”陆廷轩面容冷峻的提醒她道。

“哦!”林思雨再次偷偷地看着他,在他看她的时候,她迅速地移开视线,“呃,我先去穿衣服。”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这还没走两步,脚下突然一滑,由不得她站稳,整个身体直接向后倒去。

眼看着就要摔倒的时候,腰上突然一紧,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接住了她,猛地一抱,直接撞入一个宽厚的怀抱中。

一股淡淡的古龙香水味沁入鼻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