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古红颜多薄命

七月的天气,正是如火的天气,原本因为炎热,路上的行人就不多,更何况是中午时分呢?

在繁华的街道上,因为人群稀疏,所以一位身着绿衣的女子就特别的惹眼。

只见那绿衣女子,罩着一顶破旧的斗笠,斗笠上有粉色的面纱垂下,挡住了绿衣女子的面容,所以人们并不能看到女子的面容,只是能看到她纤细的身材,以及手里那把碧玉的玉笛极为耀眼。

女子手里摆弄着自己的玉笛,许是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时间走神,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一个恶霸,人家都称这个恶霸为齐三,齐三是这个镇子上有名的地痞流氓,平时强抢民女,征收保护费,打人、砸场子,没少干了坏事。

如今,女子撞了他,在一旁围观的人都道不好,惹了这位爷,哎,可真是麻烦了。

“不长眼的东西,居然敢撞本大爷?”齐三被女子撞了一下,立时就骂了起来。

女子因为蒙着面,围观的人看不到她的表情如何,却只听得一个好听的声音道:“撞了你,对不起还不行吗?”

“对不起?”齐三嘴里嘟囔着这三个字,眼神却在女子身上打转,正当女子要走的时候,齐三忽然一把抓住女子的手,然后色眯眯的对女子说道:“来,揭开面纱让三爷我看看是何种货色,如果长的漂亮呢,你就陪三爷一夜,咱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如果长的不漂亮呢,你就得拿银子了事,否则你休息这么容易就离开!”

说罢,齐三就要去揭女子的面纱。

“你无耻!”女子猛地挣脱了齐三的手,然后退了两步对齐三骂道,众人听闻又是一阵唏嘘。

“妈的,居然敢骂我,三爷今天定要割了你的舌头!”齐三听到女子骂她,很是生气,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无比,只见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对着女子劈了一掌。

女子倒是没有退后,众人见此,皆是吓了一跳,这样一个弱女子,如果真挨了齐三这一掌,那这条命还要不要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齐三的掌已经打到了女子的面门之处,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轻巧的便将齐三的那一掌接下,顺便一脚就将齐三踢出去好远。

“好!”众人见此不免大喝道。

女子好奇的看着飞身出来的黑衣男子,只见他不过二十三四岁般的年纪,长身玉立,肤色白皙,一袭黑衣将他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还有那棱角分明的面庞,加上淡然的表情,仿若不食人间烟火一般,以及一双凤目,更是威严的逼人。

“姑娘,你没事吧!”正当齐三被打倒再次起来,与那黑衣男子对峙之际,女子却听得身后一极其好听的声音微微传来。

女子好奇的转过身去,却发现一白衣男子正立在一匹白马前,温和的看着她。

眼前这个男子衣着华贵,手持折扇,白衣黑发,神色甚是潇洒,而且见他五官精致,面色温和,嘴角似乎有意无意的总是扯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这个男子相对刚才的男子来说,一个是冷峻不羁,一个则是温文如玉。

女子仔细的打量了那个男子两眼,然后便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这时候,黑衣男子已经收拾了齐三,他手持佩剑的退回到白衣男子身边,并且对白衣男子道:“公子,无事了,咱们走吧!”

女子这才明白,原来那个白衣男子居然是黑衣男子的主子,主仆俩都长这么好看,实在是难得啊。

正当白衣男子欲走的时候,忽然一群捕快包围了他们,接着就见到一身着官府的人带头出来对女子等人喝道:“居然敢在本官的地盘上惹事,来人呐给本官抓起来!”

在那人的旁边还站着齐三,这时候就听得有人议论道:“真是倒霉啊,齐三可是鲁知县的妹夫啊!”

女子这才明白,原来那齐三居然跟鲁知县是亲戚,气的女子一把扔掉自己的斗笠,然后对鲁知县骂道:“自古官官相护,当真是一点也掺不得假的,原来天灵皇朝都是被你这等狗官给污染了呢!”

女子在怒骂之余,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女子,那个白衣男子更是面露惊讶之色,倒是那个黑衣男子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

“你看着我干嘛,你还不快走,免得惹祸上身!”女子见白衣男子一直看着自己,于是便对白衣男子嘟囔道,好歹人家也是为了救自己才惹得出这样的麻烦的。

“美人,当真是个美人啊!”白衣还未开口说话,鲁知县已经对女子垂涎三尺了。

“美你个头啊,原来你不只是狗官,还是流氓啊!”女子对鲁知县怒目而视,眼神里满是轻蔑之态。

这时候白衣公子站出来,一脸严肃的对鲁知县道:“你既然是堂堂朝廷命官,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民女,包庇罪犯,如此,你拿我天灵皇朝的王法当什么了?”

白衣男子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语气却甚是严肃,表情也是不怒自威,很有大家公子的风范。

“哼,王法,在这七贤镇,本官就是王法,来人先把他们押回县衙大牢,只要这小妞吗,也一块带回去,晚上本官要亲自审!”鲁知县此时已经是满脸的色相,他根本就不顾周围有没有人,直接就对着女子吐出这么一番让人作呕的话来。

鲁知县命令一下,立刻就有捕快围了上来,黑衣男子见此立刻就想动手,却听得白衣男子小声道:“无妨,咱们就去做一会牢试一试!”

女子看着那个白衣男子,真是好生奇怪,居然要去试一试坐牢,于是她也就跟着白衣男子一块了,因为白衣男子此时已经完全激发出了她的好奇心。

“哇,狗官还真是狗官,这里好多人啊!”女子与白衣男子、黑衣男子被捕快带到了一处地牢,地牢里全部都是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男女老少全部都是分开关着的。

女子与一群穿的脏兮兮,哭啼啼的少女给关在了一起,而白衣男子与黑衣男子则与一群男子关在一起,他们的牢房是挨着的。

“哭什么啊,能不哭吗?”女子刚刚寻了个地方坐下,就被周围一群女人的哭声给烦的晕晕的,于是便出言道。

“姑娘,她们哭,那是因为她们都被毁鲁知县等人毁了身子,我看你这么漂亮,晚上有的你哭咯!”这时候,与女子挨着的牢房里,一个长相还算儒雅的男人说道,他的表情看不出是同情,还是嘲讽。

“毁了身子,我看她们挺好的啊,又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女子看着那些个哭哭啼啼的女人,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那个男人话里的意思。

女子此话一出,周围便有不少人讥笑起来。

女子不解的看着众人,正想要问,这时候白衣男子往这边靠了靠,隔着牢房小声对女子道:“姑娘且莫再问,都是一些风流之事!”

白衣男子的一句话立刻点醒了女子,女子听了白衣男子的话,并没有闭嘴,而是忽然站起来道:“哦,这些个王八蛋!”

那些哭泣的女人听了女子的话,立刻就停止了哭泣,都不由自主的看着这个胆大的女子。

“你胆子倒是大的很,你怎么就不想想今晚如何过关的?”这时候黑衣男子冷冷的对女子说道。

“我要怎样,关你何事啊,大冰块!”女子一见到黑衣男子那冷酷的表情就受不了,总感觉那家伙是不是冰块做的啊。

白衣男子听了女子的话,忽然温和的一笑,然后对黑衣男子道:“萧卓你的性子是该改改了,这位姑娘都把你看成冰块了!”

叫萧卓的男子听了白衣男子的话,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无奈,然后接着对女子道:“今日是我们救了你,若非你,我们怎会沦落至此,你不但不感谢,居然还对我如此不客气,这样姑娘觉得有道理吗?”

“道理,我从不讲道理啊,而且谁要你救了,我没有说你多管闲事就好了,再说了你救我,也不过是应了你家公子的命令,就算要感谢,我也感谢人家啊,干嘛要感谢你,冰块!”女子笑嘻嘻的说着,脸上的表情甚是皎洁,尤其是后面冰块两个字更是咬的很重。

萧卓被女子好一顿抢白,顿时就面露尴尬之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在下姓玉,敢问姑娘芳名?”白衣公子听了女子的话,立刻温和的一笑,然后问女子道。

“楚汐月!”女子豪爽的答了三个字。

“好名字!”玉公子又是微微一笑,然后感叹道。

“你们两个可真奇怪,一个笑的那么好看,一个冷的那么难看!”楚汐月见到玉公子与萧卓两个人的性格简直是天壤地别,于是便奇怪的问道。

玉公子听了楚汐月的话,倒是也不觉得尴尬,只是呵呵一笑,眼神里满是温和道:“萧卓可是我们那里出了名的俊公子,楚姑娘的说辞有些过了!”

“就他,俊俏的公子,你见过谁愿意天天对着一块冰讲话啊,这还好是夏天,估计到了冬天,就会把人给冻死了呢!”楚汐月无所谓的摆弄着手里的玉笛,看她那轻松的表情,似乎根本就不记得这是在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