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逢月笑你痴

夜,别墅的浴室里,水雾蒙蒙。

“咚!”

穆希瑶又一次被扔出了浴缸。

云策躺在浴缸中,精硕的身材,性感的薄唇勾起,“在欧皇就是这么勾搭男人的?再来一次!”

穆希瑶的身子瑟瑟发抖,再次进入浴缸。

“哗啦——”

云策冷峻的五官瞬间冰冷,大手掐住穆希瑶的脖子,“你只是个挡枪的幌子!用来反抗与夏氏联姻的工具!对抗奶奶的一枚棋子而已!若不是避免像父母一样被家族拆散,你有机会成为我云策的妻子?做梦!”

“咳咳......放开我......”穆希瑶纤弱的手指极力掰开他的大手。

“放开?”云策眯起眼,手中的力道反而收紧,“当初你们穆家背叛云家的时候,我就该斩草除根!

穆希瑶脸色涨红发紫,死死盯着云策,“云家大少手段狠辣,短短三年,就带领云氏由破产的边缘涅槃重生,却偏偏不让我死,难道不怕我卷土重来?”

“死?你以为我会这么便宜你?”云策的双目变得猩红,咬牙切齿,“*画事件、算计彤彤、......你都要偿还!”

一个满眼利益,自己堕落还要拉着别人一起死,连闺蜜都不放过的女人,让他痛恨到无以复加!

穆希瑶从云策的眼睛里看到了浓烈的恨意,那双深邃眸子里曾经的温柔缱绻,至今她就再也没有看到过......

而现在云策对她的厌和恨,早已经到了恨不得将她杀死的地步,可是,却偏偏不让她死!

心底涌上苦涩,穆希瑶喉咙发颤,“无论是以前的事情,还是三年前的事情......呃......”

话还没说完,云策掐着穆希瑶脖子的力道又紧了一分,不想听到她任何辩解的声音,尤其是对发生在彤彤身上的那件事!

强烈的窒息感,穆希瑶发出嘶哑的呜咽声。

这一瞬间,穆希瑶真的想到了死,心甘情愿的沦为他保护心爱女人的工具!三年,他的目的快达到了吧!

也该面对他早就不爱她的事实!

眼泪夺眶而出,一颗颗的,落到男人的手背上。

一瞬间的触感,云策的手一颤,好似被烫到,猛地一把松开,获得解脱的穆希瑶,无力的瘫坐在浴缸里,急促的喘气。

当初作为放过穆家的条件,你的身份只是个奴隶!”

“别妄想云太太的身份!你不配!你就活该被人嘲笑!” 

穆希瑶很清楚,云策是把对她的恨,以这种原始又极端的方式发泄出来,从来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