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花间游

“前面那个腿长腰细,长发披肩,穿着机器猫的美女,你的东西掉了!”

上川一高的门前,一道突兀的声音在人群间响起,顿时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其中人群中的校花林雪薇则是一愣,随即脸上涌上一抹潮红,又羞又怒!

平xiong!!

机器猫!!

这不是在说我吗?

林雪薇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身为上川一高的校花,林家的大小姐,竟然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调戏了!

在这人潮拥挤的上川一高门前,连内衣款式都给说出来了!

林雪薇面带怒气的回头,只见那不远处,一个年纪十八左右的少年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只见少年面目清秀,慈眉善目,眉宇之间透露着英气,在其眉心处还有这一个不起眼的小点,头发凌乱,一身极为不搭的穿着,白色短袖微微泛黄,怎么看都像是大山里面走出来的穷小子。

与这上川一高奢华的大门,显得格格不入。

发现林雪薇回头,楚寒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

“美女,你的东西掉了哦~”

“你!”林雪薇原本不打算与其计较,但又气不过,当他旧话重提,林雪薇才微微平复心情,看着楚寒轻声发问。

“什么东西掉了?”

“我!”

楚寒摸了摸鼻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林雪薇说道,脸上没有看出丝毫的羞愧之色。

“你!”

“臭流氓!”原以为楚寒是善意的提醒,却没想到又是被调戏了,林雪薇怒斥一句后,转身匆匆离去,一个地方被调戏两次,这叫她情何以堪,迈着步子向那上川一高内走去。

臭流氓?

楚寒挠了挠头,一脸无奈,这可是当下最火的撩妹套路啊!竟然失败了!

“他喵的!老头不是说城里的妹子素质高,貌美如花,善解人意么!怎么张口就骂人?

楚寒弯身捡起地上的小吊坠,幽蓝色的吊坠在阳光下发出漂亮的光芒,看上去价值不菲,只可惜了吊坠的主人脾气不太好!

将那吊坠放进口袋,楚寒脸上挂起那标志的贱贱笑容,迈着步子一颠一颠向着上川一高走去。

邋遢的样子瞬间成了着上川的一道风景线,楚寒吹着口哨一步一个脚印,在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被安保人员给拦了下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这可是上川一高,整个北川省最大最好的一等高校,你明白么?”

两名保安上下打量了楚寒数遍,确认无误后便是冷漠道,这么多年来,这些人早已学会了观其行,识其身的本事。

见楚寒一身廉价衣物,头发凌乱,那股吊儿郎当的样子,基本就断定了他的身份,不是社会上的混混就是大山走出来的流浪汉。

“那又怎么样?”楚寒倒是不在意,看着那两位安保人员笑问道。

“这上川一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你懂不懂!”安保人员失去了耐心,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呵呵!”

“原来你们两个是将本少当成大街上的阿猫阿狗了?”

楚寒看了看四周,又是看了看安保人员,指他们的鼻子就反问道,那股气势倒是颇为骇人。

“本少?”

两位安保人员也是被其气势一震,难道真是自己看走眼了?这莫不是哪家少爷,要真是得罪了可不好。

“就是本少!”

“你是看不起我的穿着么?”

“你知道这件短袖是什么吗?这是mater的短袖,虽然现在已经看不出他的尊贵,但单单是mater这个品牌就丝毫遮掩不住它昔日的光华,再看这件运动裤,你以为它只是简单的运动裤嘛?”

“不是么?”楚寒说的一套有一套,看上去有模有样,安保人员都是隐隐有些动容。

“no!no!no!”

“它看上去是一件普通的运动裤,而实际上他是有由米国的著名设计师设计的,全球仅仅只有三件,而这套的品牌名就叫zb!”

楚寒趾高气昂的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两名保安,吐沫飞舞间,两名安保人员大气不敢出一下,不停的点头,楚寒脸上尽是得意之色,唬的小保安一愣一愣的。

而这边的情况显然也是吸引了人群的观望。

“mater是什么牌子?zb又是什么?”

“谁知道呢,现在的富二代都喜欢标新立异,不认识牌子很正常,看他那嚣张得样子,我看是真的!”

“就是啊,我看他的动作,神色动作和学校里那些小霸王如出一辙,看来以后还是能躲就躲吧,招惹不起!”

..........

“不好意思,是我们的失职,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这边请!”

安保人员也是很机智的,在这上川一高上学的公子哥可不是他们能得罪的,得知楚寒的身份不简单后,里面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竟是由先前的阻拦变成了欢迎。

“哼!”

楚寒冷哼一声,脸上又挂起了那贱贱的笑容,迈开步子便是向那上川一高里面走去,只留下一脸恭敬小保安。

“对了,你们智商真感人!”楚寒回头对着那保安说道,而后者只是重重点头,满脸堆笑,丝毫不知道楚寒的言外之意。

上川一高不愧是北川省排名第一的高中,就单单是这巨大的占地面积就足以让其他学校望尘莫及了,更不要提里面的装饰设备了。

楚寒一步一颠,嘴角挂着贱贱的笑容,眨眼间便是来到了校长室。

咚咚!

“请进!”

校长室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声影,楚寒微微一笑便是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色古板的老头,也就是这上川一高的校长,张华胜。

那张校长一抬头,见一个长相年轻的小伙子走了进来,脸上涌出一抹喜色,赶忙起身就迎了上去。

“小祖宗啊!你总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张华胜一脸谄媚的说道,那种嘘寒问暖的样子与他现在的职位所做的事情截然相反。

“我能出什么事,只不过来的时候,耽误了点时间!”

楚寒不在意的说道,说来这次前往北川来到上川一高,实在是有些出乎楚寒的预料,决定太突然,就连楚寒都是有些吃不消。

“也对,你能出什么事情!”张校长转念一想,觉得楚寒说的也有道理,毕竟楚寒可是那位大人的孙子啊,那可是只手遮天,覆手翻海的存在,身为那位的孙子又怎会差呢!

“手续都办好了嘛?”楚寒坐在那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品尝着张校长递来的极品红茶问道。

“早就办好了,和她一个班,就等你来了!”张华胜站在楚寒身旁,毕恭毕敬的说道,看上去楚寒倒像是一个领导。

说来你可能不信,她就是楚寒未来的老婆!而楚寒此行就是保护自己老婆茁壮成长!

“好!那我就先去上课?”楚寒一语刚落,那张华胜便是立马向门外走去,为楚寒引路。

“张老头,我看你这步伐不稳,气血中浮,看来身体不太好啊!”楚寒在后看着那张华胜缓缓开口道,只见那张华胜猛然回头,眼中闪过一丝炽热,仿佛是看见了救星!

“小祖宗有办法?”

这是张华胜这些年落下来的老毛病了,就医未果,一时间也断了他的念想,没想到今日竟然是被楚寒一语道破,这叫他怎么能不高兴!

“可以一试!”楚寒淡淡一笑,看着那张华胜似笑非笑,一时间看的张华胜有些心里发毛,要不是楚寒是那位大人的孙子,张华胜才不愿意冒这个风险呢。

啊!啊!啊!

校长室传来数道惨叫声,张华胜那把老骨头几乎被折腾的快要断了,楚寒这才拍了拍手,看上去还有着一丝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的老骨头啊!哎呦.....”张华胜在一旁哀嚎,下一秒便是震惊的发现,踏着多年的老毛病竟然是被治好了!现在步伐也稳健了很多,腰不疼,腿也不酸了,仿佛还年轻了几岁。

“这...就好了?”那张华胜一脸震惊的看着楚寒,还不自觉地跳了跳,看起来十分可爱滑稽。

“别闹了,这把老骨头,在跳摔了,那可就不好了!”楚寒看着那滑稽的老头也是忍不住笑了。

“好好好!我这就带你去班级!”

张华胜满脸喜色,这多年的老毛病寻遍名医都是没有治好,竟是被楚寒随手除去,除了震惊楚寒的医术之外,更多的是对楚寒爷爷的敬佩,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高三三班。

“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楚寒,以后就是同学了,大家一起学习了。”张华胜站在三班门口不急不忙的说道,而众人则是没有注意他说了什么,而是好奇怎么今天这古板的校长竟然是一直在笑!

张华胜走后,楚寒便随意找到个空座位坐了下来,一回头便是看见一道充满怒意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自己,赫然便是先前楚寒调戏的林雪薇。

“不要迷恋哥,迷恋哥也不是你的错,毕竟人帅是非多!”

楚寒轻轻摆头,摆出一副自认为很beautiful的姿势,看着那林雪薇笑道,一双眼睛却是在上下游走,在那机器猫位置短暂停留后,邪邪一笑。

果然是那熟悉的机器猫,还是那个飞机场!

“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