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魂特使

我叫方廿九,出生在闰年的二月二十九日,是一名拘灵使。

我的工作便是帮助那些死去的亡灵找到通往灵域正确的道路,工作繁重而又乏味。

我不知道上辈子做过什么孽,导致这辈子从一出生,不幸,倒霉等等字眼就伴随着我。

从人生的起点开始,我就已经输了。

在我出生那晚,下了很大的雨,北山被冲垮了,山体被水流冲出一个乌龟雕像来。

很巧的是,在我的胸口,也出现了一个类似乌龟的胎记。

俗话说“玄武坐北,必发大水”,大雨整整下了半个多月,山洪爆发,冲垮了村落,大家一夜之间全都失去了家园。

有个算命先生,不知道从哪听说了这件事情,找到了我的家人,说我是“乌龟压胸口,全家无活口”,说我是北冥煞星转世,刑克亲人,要求把我丢到大水里去,以平息水患。

迫于村里人施加的巨大压力,我就这么被丢尽了滔滔洪水之中。

说来也是奇怪,我被丢进大水之中以后,洪水就跟着退了,全村老少得以保全。

好在也是我命不该绝,被一个五保户老头给捞了起来,把我抚养长大,那便是我的唯一亲人,我的爷爷。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根本就找不到我的家人,当年那个村子也早已荒废了。

而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我这唯一的亲人也离我而去。他在临走之时,交给我一个玉佩,看起来就价值不菲,但是他却没有把这东西卖了给自己治病,反而是留给了我,并告诉我这玉佩千万不可以丢失了。

至于是什么原因,他没有明说,但是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自从我带上了这个玉佩,我的好运气似乎就来了,而且我胸前的那个乌龟胎记也隐没不见了。

从高中开始,我便靠着自己养活自己,半工半读,考上了青溪市赫赫有名的大学。

而且还交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朋友,生活看起来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了。

不过事实证明,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因为接下来生活还会在你脸上甩上一个大耳光,再骑着你胖揍一顿。

“方廿九,咱们不合适。这四年来你对我很好,我也很感激你,但大学是大学,生活是生活。我不希望我以后每天还要骑着自行车去上班。

你看到那辆宝马车了吗?那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再见!祝你以后能找到你的幸福。”

在毕业当天,不幸还是来临了,我的女朋友,跟着一辆宝马车跑了。这还不算完,我的工作岗位,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给顶替了。

要知道我们学的是很高大上的社会学,从一开始工作,就是科级的待遇,工作体面,收入不菲。然而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我抗争了一下,却被告知那个顶替我的人,有钱有势,得罪不起,而且这件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根本没有回转的余地。

同一届毕业生那么多,这种倒霉的事情,偏偏撞上了我。

那一日青溪市的天闷热而又潮湿,天空中的乌云浓厚的几乎要压到头顶上了,一如我想死的心情。

当时我真的是绝望了,一天之内,双重打击,该谁谁受得了。于是我就上了天桥,却没想到这一去,就改变了我的人生。

不知是不是因为天热的缘故,天桥上没什么人,远处几个流浪汉正蒙着头躺在地上,面前有一个破旧的茶缸或者脸盆,这是他们的工作。

距离流浪汉不远,有一个算命的摊子,只是这算命瞎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我看了看天桥下来来往往的车辆,想着如果就这么跳下去的话,会不会结束我这短暂而悲剧的一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一把把我拉了回来。

“小伙子?想不开啊?不过我奉劝你,不要在这跳。之前有人从这跳过,结果掉在了一辆车上。你猜怎么着?这跳下去的人没事情,那车里的人却死了一家三口。你说造孽不造孽?”

我一愣,回头一看,发现是一个卖鸡蛋灌饼的老太太,看样子也得有六十多岁了,这头发业已花白。

只不过这精神面貌跟我一比,可就好的很多了。

“您说笑了,我没想要跳下去。”

老太太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反而是麻利的做了一个鸡蛋灌饼:“小伙子,我在这儿卖了半辈子的灌饼了,形形色色的人见的不知道有多少。看你这蔫头耷脑的样子,你这是失恋了,还是失业了?”

说着也不管我要不要,顺手就递给了我。

我下意识的接过了灌饼,没等我回答,老太太却笑着摇了摇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上学都上傻了,看你这个样子还是学生吧。

人这一辈子,要经历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其实每经历一件事情,你的心脏就会强大几分。所以你要学着坚强孩子。”

我没说话,心里却流过一阵暖流,已经很久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些了。

我也是饿了,狠狠咬了一口,满嘴酥香,这灌饼的味道居然超乎想象的好。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幸福的味道,发现其实活着也不错,如果刚刚跳了下去,岂不是错过了这么一个美味?

我擦了擦嘴巴,想道谢,只是这一抬头,我顿时愣住了,因为刚刚那个鸡蛋灌饼的摊子不见了。

虽然我是有心事,没有注意,但我这只不过是吃了一个鸡蛋灌饼的功夫,老太太跟着他的摊位一起消失了。

我站起来看了看,就算是走也不应该走的这么快才对。

算命的瞎子在打着瞌睡,乞讨的流浪汉也把头埋在破旧的衣服里面,一切都显得正常,但我却感觉有些怪怪的。

我挠了挠头,还以为出现了错觉,刚刚明明吃了一个鸡蛋灌饼,这包饼的纸还在我手里呢。

我低头一看,猛然把我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吓得我是亡魂大冒。

刚刚被我扔出去的,赫然是两张冥钱火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