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宠小娇妻

夜晚的帝都,寒风刺骨,凉到了骨子里。

此刻在帝都最有名的酒店:香雪兰。

南宫琼蹲在酒店门口巨大的花坛处,她在花坛后抖动着身子取暖,借着酒店门口薄弱的灯光看着自己手里的合同…

蹲着的女人穿着一身全白色的紧身连衣裙,手里拿着一份纸质合同,正在认真的借着酒店门口的灯光查看着手里合同。

都说认真的女人最美,此刻女人低着头,五官立体,菱角分明,脸上带着极大自信和坚定,这绝对是一张巨大的侧颜杀照片——

南宫琼认真的检查手里合同的每一个段落,这已经是她们公司最后一个项目,也是最大的一个项目,如果她能成功将这份合同签成功带回去,那她爸爸的公司一定会有救的!

“叮铃铃…”

地上孤零零的红色手提包突然震动起来,传出声响——

南宫琼颤抖着呼了呼自己被寒夜冻僵的手,她将手提包的拉链打开,拿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是妈妈苏璇,现在这个时候她妈妈怎么会给她打电话呢?

难道家里出事了?

南宫琼拿着手机焦急的喊道:“喂,妈,怎么了…”

电话那端很快传来妈妈苏璇明显的带着哭泣的声音。

“琼儿!你现在在哪儿啊,你爸爸昏迷住院了,医生说是突发脑溢血,需要马上做手术,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

啪!

南宫琼的手机应声而掉。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公司面临破产倒闭,爸爸重病!

南宫琼琼蹲在地上仰天苦笑,老天爷难道是觉得她坏事做得太多,所以这是给她的报应吗?

“喂!琼儿,琼儿…你怎么了”

电话那端传来母亲焦急的喊声,南宫琼急忙将脸上泪水摸干净将手机捡起来:“喂,妈…我没事儿,刚刚手机不小心掉地上了,那我们就给爸爸做手术吧,需要多少钱我来想办法!”

“医生说,可能需要50万…”苏璇小心翼翼的在电话里答道。

如果是以前,别说50万就是500万他们家也出得起,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们家…

“好,妈,你安心在医院照顾我爸,我现在在香雪兰酒店呢(虽然只是在门口),我等会儿就把合同给签了,带着钱来给爸做手术!”

“好好好,琼儿啊,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还好有你…”苏璇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她只是一个家庭主妇,不懂这些商业的事情,还好还好她的女儿已经长大懂事儿了!

“妈,你别担心,你先去看我爸吧,我明天就来看你和爸!”

“好!我去找医生商量商量做手术的事儿…”

………………

挂断电话,南宫琼看着手里的合同又暗暗给自己打气,今天不论如何她都一定要把合同签成功带回去!

寒夜的风,呼呼的吹着,南宫琼突然觉得好冷,她好想家。

好想回到那个每天早上都有爸爸精神的在后院跑步的时候,好想回到那个每天晚上都有妈妈温暖笑容的晚餐时刻。

可是一夜之间,她爸爸的公司被人报出楼盘项目楼盘坍塌,砸死了几个人,账目又出现问题,公司里所有股东不但不互相帮助,还纷纷出来表示此事与他们无关,逼她爸爸让出总经理的位置,公司面临破产,现在爸爸又生病住院。

明明才过去一个月,可是她的人生却好像从天堂跌入地狱,从以前帝都人人羡慕的富家千金,变成现在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人人都怕她,那些曾经跟她关系很好的闺蜜姐妹一个个的都避她如水火,一个月她找了身边所有人,可是她们都不肯帮她…

现在,她连一个帝都酒店都进不去,还要去求得一个她以前从来都看不起的小公司的合作!

人生真是讽刺。

南宫琼扶着花坛站了起来,她抬手看了看手里的表,距离里面的聚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之内她一定要把合同签好,带回去!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三年前她已经失去过一次了,现在无论如何她也要保住爸爸的公司,保住爸爸,保住他们的家。

酒店门口陆陆续续有人已经开始入场了,这些人每个人都穿得珠光宝气,光鲜亮丽,可是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虚伪的笑。

她以前从来不屑来这种地方,可是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却连这种地方也进不来。

南宫琼仔细在这些人中寻找着,她今天的目标是一个叫李宏的男人,她需要和他签合同,而且如果可以,她还想求得这个男人对她们公司资金注入的同意。

因为,这个男人是现在帝都里唯一一个会帮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