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富二代

一路坐在出租车里,刘铁民仍然有点不安,可看着林欢那完全不在乎的样子,他又不知道怎么安慰。

他和林欢是大学同学,也是最要好的朋友,五年的时间,他见证了林欢和萧月从认识到恋爱的整个过程,知道林欢对萧月用情有多深,说句不好听的,有时候那种贴心的程度,连他都觉得有点过分。

现在林欢被萧月甩了,还是因为嫌贫爱富,他自然也知道林欢肯定一时无法接受。

如此一路到了‘苏城海鲜城’,刘铁民看着那门口停的豪车,再看看两人身上几十块一件的衣服,下意识的拉了拉林欢的胳膊:“阿欢,要不我们换一家吧,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我卡里的钱,真的不够咱俩进去吃的。”

“放心,我这段时间彩票中奖了,奖金有一百万呢。”林欢拍了拍铁民的肩膀。

他没敢说的太多,一是他现在还没办法确定这个自己家现在有多牛,二是他自己听到两亿的时候都差点疯了,跟刘铁民说,自然也要一步步来。

但就是这样,王铁民的眼珠子也差点没掉出来:“你……说啥?一百万?”

“对啊,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兄弟要翻身了,再也不用天天去看人脸色的讨生活了。”林欢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草,我不是做梦吧。”王铁民用力的捶了一下林欢的胸脯道。

“呃……你是不是做梦打我干嘛,你应该打你自己啊。”林欢郁闷的翻了个白眼,随后抬手拧住了王铁民的胳膊:“现在你知道不是做梦了吧?”

“啊……”刘铁民疼的一阵咧嘴,接着直接大笑了起来。

笑了一阵子,刘铁民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对啊,欢子,你既然这么有钱了,萧月干嘛还要跟你分手?”

“呵呵,我本来是想今天给她一个惊喜的,可惜还没说出口……”林欢苦笑着把事情讲了一下。

“麻痹,真没想到萧月是那样的女人。”刘铁民闻言怒道。

林欢下意识的就想替萧月辩驳,可没张嘴就沉默了,既然她自己这么不知好歹,以后她是她,自己是自己,要是让萧月知道现在自己有两亿,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走,咱兄弟两今夜不醉不归。”林欢拉着铁民走进酒店。

两人的气势就像是胜利归来的大将军,可惜身上那从上到下的地摊货,却引得酒店里无数人为之侧目,所有人都不明白在这种高档酒店怎么会出现两个这么吊丝的人,更不知道这两个吊丝怎么能有比别人更强的自信。

酒店的服务员显然也对两人有些不感冒,在两人坐下好一会,一个服务员才不甘愿的到了两人的座位旁边:“先生,请问你们想点些什么菜品?”

听服务员一说,刘铁民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先来一盆六十五的麻辣小龙虾。”

“噗……”他的话一出,邻座一个刚刚喝下啤酒的哥们直接笑喷了出来,然后一边擦着着嘴一边发蒙的说着:“我擦,我这是在苏城海鲜城还是在路边烧烤摊啊?”

服务员看向两人,语气更是透出了一种深深的不屑:“两位先生,你们这样不如看看哪边客人没吃完去剩下的吧,那个不要钱的。”

刘铁民自然也知道自己闹乌龙了,他平时和林欢一起出去喝酒,最豪的时候就是点一份六十五的麻辣小龙虾,今天觉得牛叉了,也就下意识的把这菜名报了出来。

可林欢听了那服务员的话却不开心了,脸上一寒道:“别人剩下的洗碗的时候去吃吧,老子现在问你小龙虾有多少钱的?”

服务员被林欢噎的一愣,不过这会林欢的身后却响起了一个银铃般声音:“有1688还有2888的‘火红龙’,两位同学想吃哪种啊,我今天请你们。”

林欢和刘铁民闻言齐齐转头望去,不可置信的惊讶:“王嫣然?”

“两位同学好,好多年不见了,你们还是那么……有趣。”王嫣然对两人点头笑道,不过后面显然是不知道怎么夸奖了。

“呵呵,刚刚纯属口误,嫣然,你千万别笑话我们。”刘铁民尴尬的挠了挠头。

“没事的,反正大家是同学,我请你们也无所谓啊。”王嫣然摇摇头,仙子般的脸上泛着善意的光芒。

林欢看着王嫣然,清澈的眸光,琼鼻高挑,娇艳欲滴的樱唇,无不美到极点。当年的校花依然是那么光彩照人,白裙胜雪,巧笑嫣然,高耸的酥胸和修长的身材再配上她那酷似李若彤的脸蛋,林欢突然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

心动之间,林欢也豪气的说了一句:“不必了,嫣然,今天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就行。”

但这会另一个声音却响了起来:“哟嗬,我怎么觉得你们海鲜城的档次越来越低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这装逼了?”

声音里满是讽刺和不屑,而林欢和刘铁民闻言看过去,脸色也都变得难堪了起来,因为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学时让他们最讨厌的傻币二代和富二代的结合体‘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