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逢时情永殇

D城,大教堂。

“孟夕然,像你这种蛇蝎女人,不配留有纯真。”。

砰。

房门紧紧发出的声音换回理智,提醒着她就在刚刚发生的一切。

他,带走了那个能证明她清白的证据。

“然然,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门外响起孟母担忧的声音,孟夕然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自己,擦掉眼角的眼泪,她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而去。

见到女儿安然无恙,孟母松了一口气,随即有些语气严肃的道:“今天之后你就是秦家的媳妇了,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能忍就忍,秦家不比我们家,规矩多门槛高,能攀上这门亲事是我们孟家的福气。”

孟夕然牵强的扯出一抹笑,点了点头。

作为D城的商业巨头,秦家的地位之高,跺一跺脚低下的人都要抖三抖,外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正是这样的贵族豪门,竟然会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老总的女儿,所以今天汇集了各界名流,想要一睹孟家女的风采。

孟夕然垂眸紧张的站在礼堂的门口,心口异样的跳动让她一阵阵的窒息,她挽着孟父的手臂,一步步步入教堂的深处。

“莹莹,这就是你未来嫂子,长的也就那样啊,越寒哥怎么会看上她的。”礼堂下方,几个穿着奢侈品牌的女人围在一起,时不时的打量着孟夕然,同情的目光看向高台上俊美的男人。

秦越莹不屑的冷哼:“野鸡还妄想当凤凰,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要不是……”又像是想到什的忽然闭嘴,不甘的道:“算了,以后有她好看的。”

台阶顶层,秦越寒一身高级定制西装,侧脸完美的犹如雕刻精致的神祗,只是那么站着,浑身上下散发的尊贵气息强势的开拓着一个不容忤逆的空间。

男人微微侧眸,漆黑的眼底满是咄咄逼人的气势。

这就是她即将要下嫁的男人,她偷偷暗恋了十几年却从不敢表露心迹的男人,没想到会有那么一天,以这样一种方式。

一脚踩在台阶上,与他对视而立。

男人猩红的嘴唇咧开一抹令人心脏发颤的冷笑,牧师致辞的瞬间,他漫不经心的撩唇:“我秦家娶亲,从来都只要清清白白的女人,来人,验货。”

声音不大,却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人听的清清楚楚。

孟夕然一瞬间宛如掉入冰窟,脸色一阵煞白,她惊慌的摇着头不断后退:“秦越寒,你不能这么对我。”

前一秒他拿走了她的清白,这一刻却要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男人黑眸藏着讥笑,翻动的唇瓣透着一股子邪佞,一步步逼近她,低声开口。

“你以为我娶你是爱你,宠你?要不是你身体里有这颗心脏,我一定毫不犹豫的送你下地狱!”

孟夕然猛然愣住,血液似乎被人抽空了一样,浑身发抖。

他恨她,恨到不惜用这种手段亲手毁了她!

礼堂下方一片寂静无声,明知道这事有多么的荒唐,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止,就连孟家父母,也只能投来愤怒担忧的眼神。

孟夕然被人强行拉走,冰冷的器具探入身体,那一刻就仿佛已经宣判了她的死刑。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她不是处。

结果一经公布,现场瞬间炸开了锅一样。

“不会吧,订婚的时候不是传的沸沸扬扬的说孟夕然有多干净有多洁身自好吗?这不是打了秦家的脸?”底下有人看是议论出声。

媒体更是疯狂的闪烁着镁光灯拍下现场的画面,每一张图片都是明日的新闻头条。

“说不定是个浪huo,为了嫁入秦家造的谣呗,只不过可惜,婚前都不知道去补个膜还想卖清纯人设,真是恶心。”

“这次孟家的脸算是被丢尽了,我要是孟夕然的父母,当场死了算了。”

孟夕然站在一旁,血液凝固了一样,台下疯狂的议论声,每一句都像是一双沾满恶意的手,一步步的将她推向深渊。

她奋力的抬眸,男人冷酷绝情的目光让她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身体。

啪。

巴掌声破空而向,孟夕然被打的脸蛋儿一侧,委屈的看向一脸痛心疾首的孟母。

“我们孟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

孟夕然嗓子干涩,艰难发声:“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给我闭嘴,从今天起,孟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话音一落,孟母忽然捂住胸口,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孟父眼疾手快的接住孟母的身体,失望的看了一眼孟夕然。

“妈!”

孟夕然想要上前,手腕却另一道力度拉住,猛的往后拽去,男人大掌攥住她的腰间,力道大的不容挣脱。

孟夕然忽的回身一巴掌打在男人那张冷漠的脸上。

这一巴掌来的猝不及防,秦越寒瞳孔微缩,深眸内满是危险的光。

“你满意了?”

孟夕然踉跄了几步从他的怀中脱离,摇晃的身体撞到了一旁的香槟塔上,酒杯碎片扎入掌心。

她捂住胸口,狼狈的神态带着一丝绝望的凄美,破碎的目光看向高台上始终冷漠的男人:“我多希望当初死的人是我!”

半年前,因为那场意外的事故改变了他们四个人的人生。

孟夕然从来都没有像现在那么后悔过,后悔自己一时的贪婪造成了现在这种混乱的局面,手指死死的握住手中的酒杯碎片,她绝望的闭眼朝着脖子上扎去,下一秒却被人阻拦住。

秦越寒掐住她的手腕,表情厌恶:“要是不想别人替你受苦,你最好给我好好的保护好这颗心脏。”

手被无情的甩开,孟夕然摔在地上,眼看着已然混乱的婚礼表情陷入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