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龙元

龙元大陆,东荒靖国,太玄山方正峰后渔涧江边,一个少年盘膝而坐,正在吐纳呼吸。

少年名叫方兴,十五岁,消瘦的脸颊五官分明,眉头微微皱起,带着淡淡的忧虑。

“呼——”

方兴长长呼了口气,睁开双眼,清澈的眸子中带着疯狂与不甘。经过半日的修炼,他体内的元气又增加了一点。但是,只要他一休息,元气便会悄无声息的消逝。

哪怕浑身也已酸疼,肩头上似扛着一块重石,脖子都快抬不起来,他也没有起身活动,再次闭目,打开毛孔吸收天地灵气,炼化为元气。

“啧啧啧,还真是拼命,若是我有他三分之一用功,我也能进入家族前三。看来废物就是废物,就算比别人努力十倍,也终究改变不了什么。”突然,一道带着讽刺意味的声音传来。

“你懂什么,人家八岁开始修练,十一岁便达到鱼跃九段,创太玄宗最快记录,可是被誉为太玄宗创派以来第一人呢!”

“是啊,身怀死亡龙门的第一人,宗门付出巨大代价,为他求得旷世敲门砖也没有敲开龙门的第一人,一年内从鱼跃九段下滑到鱼跃三段的第一人,好多个第一啊!”

……

方兴睁开眼睛,只见两个白衣少年缓缓走来,脸上满是讽刺的神色。这两人正是与方族敌对,同为太玄宗两大家族的孔家的弟子。

“孔离,孔林,你们来做什么。这里可是方正峰,没有我们方族的允许,外人不得擅自入内!”方兴站起身来喝道。

孔离手指摸着左脸颊上一道浅浅的伤疤,狰狞一笑,道“是吗?那我怎么进来了?方正峰,哼哼,恐怕再过一个多月,你们方族就得滚出方正峰了。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方兴大怒,双手不由得握紧,牙关紧咬。

一旁的孔林倒三角脸上带着玩味之色,“方兴,你也别误会。今日我们来只是给你送个信,十天后我们大哥孔宣就和长风城第一美女林可儿小姐完婚,届时太玄宗上下都会前往祝贺,我怕你忘了。”

“林可儿?”

方兴眸子中闪过一抹杀机,心间难以抑制的怒意,以至于让他的身躯微微颤抖。

这个林可儿,他实在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曾经是他的未婚妻!

孔林接着道:“大哥说了,大家本是同门一场,他实在觉得愧对你。只要你以后跟着他,替他端茶送水,他绝不会亏待你的。也好过方族被除名后,被驱逐的下场。”

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放在以前,别说是孔离、孔林这两个跳梁小丑,就是他们的大哥孔宣,也不敢在方兴面前放肆。

可如今,竟然连这种阿猫阿狗都欺负到他头上来。但他却又无可奈何,因为这两人都是鱼跃六段的境界。  

所以,他忍!

这一年以来他所忍受的屈辱还少吗?

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一时之辱,他日必当十倍奉还!

“啧啧,还真能够忍的,我倒是小瞧了你!”孔离走近,手指点在方兴肩头,绕着他走了一圈,一脸玩味之色。

而就在这时,孔离压在方兴肩头的力量突然加大,瞬息犹如三四百斤的大石压在身上,让方兴双脚发软。

“啧啧,果然弱到暴,我一个指头的力量都扛不住。”孔离向孔林使了个眼色,孔林一个箭步蹿上石头,手上赫然握着一柄白光森森的短刀。

“孔林……你敢?”方兴第一时间发现,但被孔离限制,终究慢了半拍。噗呲一声,孔林的刀直接插进了他的胸口,鲜血狂洒。

“我大哥说了,你这种人还是别留在世上的好,不然或多或少会影响他的名声。”孔林冷冷的道。

孔离接过刀在方兴脸上划了一道可怖的伤口,怨毒地道:“方兴,你留在我脸上的伤疤,今日还给你!”说完一脚把方兴踢到河中。

“离哥,如今方兴已死,也算为你报了仇,方婷也将是你的人了。”孔林笑道。

“哼,和我作对,死不足惜。我看上他姐姐,是他前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敢出手打我,今日就是报应。”孔离摸着脸上浅浅的伤疤,这道疤就是昔日他调戏方婷被方兴打伤留下的,一直是他的痛。

即使报了仇,也觉得不甘心,望着方兴的尸体狞笑道:“方族已无人能打上龙虎榜,逃不过被除名的命运。方婷那贱人,我玩够了再丢到烟花地,受万人唾弃,方兴啊方兴,我要让你做鬼都不得安宁!”

……

方兴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受不到。

死,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心口上的血洞里,鲜血正如泉水一般涌出,正如他的生机在快速消逝。

血液已快流尽时,突然流出了黑色的液体,比墨水还黑,黑色的液体如水波把他覆盖。

他迷糊的意识,突然清醒,他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一片参天古木之中,矗立着一个用石头堆砌起来的古老祭坛。四周上千人注视着那个古老神秘的祭坛。

方兴来到人群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就像透明一般。他抬头看向那古老祭坛,随即一愣,紧接着便是一脸愕然,张大嘴,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石头上的少年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天地无情,万年之殇,这个世间还有谁会记得我们?”突然,一个黑衣老者仰天长叹。他的话激起了血热男儿的铿锵战意,也让一些妇人暗自神伤。

“先祖的血不会白流,我等儿孙前仆后继,再续辉煌!”另一个老者高声喝道,双手托天,激动得全身颤抖。

“战!”

一股前所未有的战意搅动风云,整个家族上上下下,容为一体。

古老祭坛上,少年紧紧的握着拳头,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决。心中暗暗发誓:我要这天因我族颤抖,这地因我族沉陷,这世间唯我族称尊。

方兴脑海中炸响,这一刻他似与少年融合,热血沸腾,战意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