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妃得人心

沉重的天空,像是死亡的颜色。连带着走在街上的人都感觉心情是那么的沉重,如石子般。

洛雯珊,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目前在一家医院之内实习当医生。现在的她正在窗户外看着那沉重的颜色,她亲眼在手术台上见着那些人从生到死的过程。

看着生命流逝大概是医生最无奈的事情,但这种事情洛雯珊每天都要经历。

脱下手术服,洛雯珊还是那个青春美丽的姑娘,留的一头长发,高挑的个子,雪白的皮肤,一张樱桃小嘴,她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像仙女一样。

在医院之中追求洛雯珊的人太多了,但洛雯珊目前还是单身,或许是因为对爱情失望的缘故,洛雯珊之前也是恋爱过几次,但是一直都没有那种感觉。

父母都常年在外工作,洛雯珊很少看见他们,也谈不上感情深厚,一年会见上几次,更多的洛雯珊还是在医院和家里两个地方来回走动着,生活也算是单调且有规律。

而一次的意外将这一切都打破了,一次手术失败,一个病人因此而没了命,洛雯珊伤心欲绝,在医院的天台之上散心看风景,碰巧下雨打雷,雷电击中。而她的生命也就这样结束了,原本,以为她会死亡。但是等她有意识以后却发现自己没有死,洛雯珊还活着。

只不过洛雯珊却穿越到了另外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不属于自己国家的任何一个空间,而是另外一个被架空的时代,这里有着许多国家,其中罗国和被元国两个国家是最为强大的。

而洛雯珊穿越过来的地方就是罗国,这里非常的温暖,水流淙淙贯穿着整一片陆地,四季如春非常的舒适。当洛雯珊穿越以后成为了罗国朝廷一位官员的千金。

当然了,洛雯珊这种穿越是以借尸还魂,正确来说是自己附身到一个女子的身上,那女子也同样的叫洛雯珊,和自己长的非常像,因为一次游泳而溺死,原本以为她已经结束了生命,但因为洛雯珊的附身所以再一次复活了。

这让洛府所有人都感觉惊讶,而事实上只有洛雯珊知道自己并非是原来的洛雯珊,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洛雯珊。

洛雯珊穿越以后来到了这洛府中,自己的父亲对洛雯珊非常的好,而且她还有二个弟弟,一个妹妹,妹妹名字叫洛贤儿,一个非常漂亮的人,两姐妹的感情非常好。

可惜,最近自己的妹妹出了事情,因为自己父亲洛尚书没有帮到忙,所以他现在感觉到非常的自责。

洛贤儿因为一次朝政之事而被皇上上官宏语责罚,现在正在处分之中。说起上官宏语,就必须要提起这一位罗国之主。

上官宏语,长的很是英俊,他有着自己的心机,做事果断能力优秀,但却也是一个绝情之人,洛雯珊穿越到这里自然是可以知道能当上帝皇的几乎都是绝情之人,正如自己那个时代电视剧上的皇一般。

能当上一国君主,怎么可能是善良之人了。

原本洛雯珊没有想到自己会与上官宏语有所交集,因为一次上官宏语前来洛府之中与洛尚书商量要事,两人这才认识。

渐渐的,上官宏语居然联系上洛雯珊了,不知不觉的两人就熟了起来。后来听到上官宏语要与一位妃子成亲,把洛雯珊都气走了。

离开罗国后,洛雯珊前去红岛跟着红菲修炼医术和奇门道术,这才没有联系。

在红岛之上一待就是三年,三年修炼之后洛雯珊便是回到洛府之中,在红岛修炼洛雯珊和师傅红菲的感情非常的好,更是在里面认识了许多弟子,包括红缘,如月还有红岛其他的人。

当然了,洛雯珊这一次离开并非是永远的离开,以后也要回来的。并且,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带上红岛的弟子们一起出来玩,洛雯珊这一个提议红菲自然是同意了。

虽然红菲也舍不得洛雯珊离开,但知道自己的孩子终究是要走的。何况洛雯珊也答应了红菲以后会常来红岛看师傅。

洛雯珊这一走,便是带上了红缘,如月等红岛弟子。

哪料到回去以后,上官宏语又联系上洛雯珊了,两人感情飞速上升甚至有些暧昧关系,那层关系就差被捅破。

此前上官宏语虽然是皇上,但并未正式登基,回来以后正是上官宏语登基立后之时。

洛雯珊时常进宫陪伴着上官宏语,只不过洛雯珊却知道上官宏语身边妃子众多,她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和上官宏语在一起了。

但是上官宏语却不是那么想的,他还是喜欢着洛雯珊,一直都那么喜欢。哪料到,没有多久,洛雯珊再一次听到了上官宏语要成婚了,这一次是要封一个名叫严诗楹的妃子,此前洛雯珊进宫也是受到严美人,张美人,古妃这些人的嘲讽。

其中严美人更是直接的看轻洛雯珊,所以洛雯珊一直都不愿意待在那阴冷后宫之内。

洛雯珊一夜未眠,脑海中想得太多太多了。当年她离开是他大婚,难道这次也要离开,洛雯珊不想再逃,逃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还是光明正大的周游世界吧!

“小姐,您看着天都快亮了,赶紧休息一下吧!”如月不知道怎么劝说洛雯珊,感情的事情别人是不能理解的。

“无事!”洛雯珊真的睡不着,也不想吃东西,原本以为她可以放得很开,没想到比两年前中毒更深了。

因为皇上大婚,民间庆祝三天,洛雯珊走到哪里都是张灯结彩,看到这一切,她就会想起那个人。心中就堵得无法呼吸,比上次还要在乎。

“主子,我们回红岛吧!”红缘看着主子这样的憔悴,真的有些心疼,这两年的相处,也让他们之间积累了深厚的感情。

“即便人能够躲得掉,心依旧躲不掉。没事的,过些日子,我就能康复。”洛雯珊相信自己是不会被爱情打垮的人,现在虽然难熬,只要熬过去了,就会结痂。

红缘等人也都不好再劝说,这感情的伤痛,别人就是想代替也是代替不了的。只有自个慢慢痊愈。

上官宏语登基的第五天,终于挤出了时间,让人到尚书府宣旨。现在他的身份不好再随意出宫,即便再想洛雯珊,也得憋着。刚登基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父皇先前病着的时候就落下了好多事情,现在他还要一步步地理顺。

洛尚书看着接旨的洛雯珊,不知道怎么说。现在的上官宏语是皇帝,如果他真要求洛雯珊进宫为妃,他们也无法拒绝。

“珊儿!你要小心些!”除了这样吩咐,做父亲的也没办法。

“父亲不用担心,珊儿心中有数。绝对不会让您为难的,而且他也不会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这点,洛雯珊还是非常有把握的,上官宏语这个人虽然比较无赖,但是绝对男人。

这一前一后地算起来,他们两个人接近半个月都没有见了。上官宏语有些坐立不安,看着奏折也没有半点心思。害怕洛雯珊会怨恨他,其实这次洛府和她都是最大的功臣,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论功行赏,就是想要给她最好的。

红缘等是江湖中人,洛雯珊没有带她们,只带着如月进宫了。有时候冤家路窄这句话非常的有道理。洛雯珊知道严诗楹是当朝的皇后,所以心中就想着要避开。却没有想到在穿梭御花园的时候,就发现她带着众位嫔妃在赏花,树立威信。

洛雯珊想躲,可惜严诗楹的眼光已经看过来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去行礼了,她烦皇宫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见到人都得行礼。

“哟!这不是洛府的三小姐吗?这次皇上登基,尚书大人也是功不可没,相信不久的将来,本宫和众位姐妹就会多个妹妹了。”严诗楹看见洛雯珊,就想起了那次在东宫,她受的耻辱。真的是老天有眼,让她送上门来了。

洛雯珊依旧跪着,如月也认出这个女人,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小姐。

“皇后娘娘,这可是那洛贤儿的妹妹。真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脸出来行走,谁都知道那个洛贤儿居然忍不住寂寞,最近可是又偷人了。”贤妃看着洛雯珊的样子,就没来由地生气,因为皇上对她可是念念不忘。

其他人纷纷附和,总之贬低洛雯珊,就是在抬高他们本身。洛雯珊压根就不在乎这些,随便他们说去。只不过这种场景似乎又累死上一次东宫之中。只不过换了主人而已,这样的皇宫,她绝对不要再进来了。

“各位主子,皇上召见我们小姐,如果迟了,那可就让皇上不高兴了。”如月可不愿意小姐就这么一直跪着,开口说道。然而她这一说辞,等于给了严诗楹借口了。

不过这件事自然不用皇后亲自开口,有着的是拍马屁的。张美人是这次赏花等级最低的人,靠着皇后才是生存的路子。

“皇后娘娘,这一个小丫头居然敢在您的面前放肆,就该杖毙了。看来这洛小姐是真的不会教奴才,还得找嬷嬷好好地教导。”宫中没有一个女人是简单的,开口都是杀招。

上官宏语左等右等就不见洛雯珊来,不由地有些生气。“小安子,去看看洛小姐怎么还没有到?”难不成她不想见他吗?其实他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可是他无法出宫。

“皇上,您不用着急,奴才这就去看看。洛小姐不常进宫,说不定迷路了也是有可能的。”刘公公赶紧带着一群人四处找,这一到御花园就发现洛小姐跪在那里。听着要杖毙了如月,更是一惊,他跟在皇上后面可不是一年两年,自然也认得如月的。

刘公公赶紧跑过去,这个时候洛雯珊已经自己站起来了,她可没有时间和这些女人瞎闹腾,这些女人应该让上官宏语去处理。

“大胆,皇后娘娘都没有开口,你居然敢自个起来!”张美人没想到这个洛小姐胆子居然这样大,难道是皇上本身就给了特权,她一不小心碰见高手了吗?因为她的品级比较低,家中也没人,所以一些高档的消息,她是没有资格知道的。她进宫也是因为哥哥跟在皇上后面战死,才勉强有资格的。

洛雯珊瞪过去,无知的女人,真不知道上官宏语的眼神,怎么会这样差!这种女人简直让人倒胃口。

严诗楹也是非常生气,可是她是皇后,这大家风范必须要有。这气度没有也得装出来,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洛小姐,难不成腿上旧患又犯了,既然这样,就站起来说话好了!”严诗楹可是记得当年洛雯珊的腿废掉了,到了冬天都无法站立的。

皇后的大度,让后面跟着的嫔妃那是一个赞扬,洛雯珊看着这些女人做戏,带着如月也不打招呼,直接离开。

洛雯珊的做法,让如月心中一快活,可是她们快活了,皇后一群人都快气爆了。

“来人,将她们抓起来,居然如此无视本宫,看来本宫要帮着尚书大人好好地教女儿了!”严诗楹再也忍不住发飙,洛雯珊的做法无疑是扇脸,如果这个都能容忍,这皇后她也是白做了。

刘公公差点老骨头都跑累坏了,冲到面前,给皇后等主子行礼,挡住了要抓洛雯珊的侍卫们!

“皇后娘娘,真是对不起,皇上那边已经发火了,这会正等着见洛小姐。老奴这是为皇上办事,求您谅解!”刘公公也不管皇后怎么说,行了一个礼,带着洛雯珊就转身。

如果不是这个太监来得太巧,洛雯珊真的不建议练练手脚,看看这大内侍卫的武功究竟咋样。如月却很高兴,这说明爷非常在意小姐,如果两个人能放下成见也是好的,毕竟他们是有感情的,爷现在的身份也不一样,女人虽然多了些,可是对小姐才是真心的。

上官宏语看着刘公公带着洛雯珊进来,总算是送了一口气。

“怎么搞到现在才来?”其实不是责怪,就是思念太久了。上官宏语阻止了洛雯珊的行礼,他可不想接受洛雯珊的礼。

“被你的女人挡住了。”洛雯珊可是没有好脾气再来应付他,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男人三妻四妾,但是却偏偏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她最恨的就是自己。

上官宏语皱着眉头,看着刘公公,“究竟怎么回事?是谁在为难她!”

“皇上,是皇后带着一群人,要不是奴才及时,估计这会洛小姐被皇后抓了。具体什么事情奴才就不知道了。”刘公公从骨子里也不喜欢皇后,可他只是一个奴才,但是也知道皇上心尖的人究竟是谁。

上官宏语看着洛雯珊带着浓浓的歉意,这都是他的失误,应该派人直接去接她,这样的话,即便碰到严诗楹也没什么。

但是人多,上官宏语也不好说的,挥挥手让其他人全部都退下了。只剩下他和洛雯珊独处着,从龙椅上下来,走到洛雯珊的身边。

想要去抱抱她,可是被洛雯珊避开了,上官宏语就知道她真的生气了。“珊儿,你别生气,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皇上究竟又何事吩咐臣女,请快些说!”洛雯珊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分钟,这些个破事,她也不想再碰到。

“洛雯珊,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见你一面也是不容易,现在我已经是皇帝了,每天面对一大堆的事情。我就想看看你,可是你给我一些好脸色,好不好?”上官宏语已经连续半个月都是每天睡两个时辰就要起来处理公务,真的很累,这说话也就冲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