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助理

六月十号的凌晨,我终于回到了阔别了八年的大海市。十八岁那年懦弱的我狼狈的逃离这里,二十六岁在死亡中涅槃的我,又回到了这个生养我的地方。

走出宽敞明亮的火车站,高高的穹顶,明亮的灯光,也已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情景,虽然这里在我的记忆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但在我的记忆深处,那一张张嘲讽与戏虐的面孔却不曾改变,以及那些我无法放下的积怨。

因为我是一个孤儿,可是原本很开朗的我,不曾觉得孤儿有什么不好,直到他们出现之后。

回想起往事,我摇摇头,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卡宴就直奔着我撞了上来。

两道刺眼的灯光晃得我睁不开眼,等我想要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左腿上传来的疼痛让我瞬间感觉自己腾空而起。

“卧槽!大海你这是克我啊!”

“扑通!”

腾空后天旋地转的我不甘心的大吼了一声,接着我听到自己落地发出的一声闷响后,便失去了知觉。等我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软绵绵的枕头边传来淡淡的茉莉花香,正在我心中纳闷我这是死了还是活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两个女人对话声,其中一个声音冰冷的说道。

“我让你去接我,不想去可以不去,用得着去撞人发泄吗。”

“怎么,不爽下次别让我接你啊!这家伙怎么办?”

“不知道。”

“不知道?沈瑶华,你脑子进水了吗?你可是大明星哎!”

“你不是已经把他带回来了吗,还问我做什么,我困了,晚安。”

“你大爷!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冷血的妹妹,你把他裤子脱了再走!”

“为什么。”

“你没看见你他腿上流了那么多的血吗?”

“看见了。”

“那你还问我为什么,当然是给他止血了,难道你想明天上头条说大明星撞死人吗?”

“不要,男人好恶心。”

“不要?呵,行,那下次你拍难为情的戏时别找我做替身!”

“嗯,那你与人谈判怯场的时候也别找我代替你。”

“沈瑶华!你敢威胁我?”

“晚安。”

此时的我躺在床上听着床边两女争吵的声音,我知道我还活着,可是听着两女争吵的内容,我又知道我好像失血很多,要是不止血还是会死。

于是我试探的动了一下,发觉身体并未骨折的地方,随后我睁开眼睛看向她们两人说道:“行了,我自己脱,你俩谁把医药箱给我拿来行吗?止血我自己也可以的。”

“啊!!!”

我突然的说话,吓得两女抱在一起看向我尖叫起来,这时我才看清楚她们两人的长相。

她们留着相同的黑色长发,脸像用白玉精工雕塑而成的,白皙,光滑,玲珑剔透,绽放着一种夺人的光华,仿佛是那九天之上的仙女一般。

并且最让人惊叹的是这样的漂亮的脸蛋儿居然还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若不是我先前听到了她们姐妹的争吵,此时我一定会觉得是我花了眼。

只是她们两人一冷一热,一个表情冷淡,一个表情丰富,倒是十分的好区分。

就在我为她们姐妹的容颜吃惊的时候,回过神的她们当中表情丰富的那位,看向我紧张的说道:“刘,刘先生,我们不是故意的。”

刘先生?我听到那个女人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便脱口道:“谁是刘先生?既然你们不想送我去医院,那就拜托你们把药箱拿来好吗?”

谁料我的话刚说完,两女皆是一愣,彼此对视一眼。随后两人一起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张身份证看了几眼,又比对的看了我几眼。

随后表情冷淡口气冰冷的女人一脸厌恶盯着我说道:“你把他脑子撞坏了。”

另外一个表情丰富的女人闻言瞪向说话的女人道:“闭嘴!谁,谁撞他了!”

说完,她对我友好的一笑,拿着手里的身份证递给我说道:“刘宇,你不记得我们姐妹了吗?你是我们的助理啊!难道你忘了吗?”

“我不要助理,更不要男助理。”表情冷淡的女人蹙眉头冰冷的说道。

另外一个表情丰富女人闻言瞪向冷淡女说道:“闭嘴!你不是困了吗?滚回去睡觉!”

“不要,我不要助理,更不要男人。”冷淡女这时候也不走了,好像男人就是她的天敌一样。

此时的我已经反映了过来,因为现在我的已经不是海龙了,而是有了新的身份名叫刘宇。现在听到两女故意的在欺骗我,我先是没有说话,而是环视了一圈此时屋内的环境。

发现自己身在一间三十多平米的卧室内,屋内装修摆设十分的豪华整洁,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环视了一圈后,我又回头向眼前漂亮的双胞胎姐妹花。

看着她们此时盯着我紧张的样子,我心想,在我找到当年那些欺负我的人之前,先住在这里也不错,何况还有两个养眼的大美女陪着,并且她们当中一个好像还是大明星。

心中有了决定,我盯着她们俩假装的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因为她们在欺骗我,所以心里一定会发虚,而我则一直留意着她们的表情,在她们心虚到极点的时候。

我才心里偷乐的说道:“啊,我好像是想起来了,我是你们的助理,和你们住在一起,这是我的房间对吗?”

“不对。”

“对!”

“不对!”

“你闭嘴!”

急躁女很快把冷淡女给推了出去,见状我瞥了一眼她们消失的门口,想到了与老班长临别时的情景,老班长拿出一张银行卡与身份证递给我说道。

“海龙,这个你拿着,什么也不要说,这是你用命换来的,并且你的身份也已经做了更改。”

“你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国家会永远的记住,但你这一辈子也只能做一个无名的英雄,今天一别你我就是陌生人了,你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海龙,而是服刑八年释放人员刘宇。”

老班长对我说这番话的时候,眼中含着泪光,我的鼻子莫名的一酸。没有大红花,没有安置卡,有的只是一张工商银行的银行卡。

想到这,我扭头在地上看见了我的双肩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