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深情不自知

刚从酒吧出来的夏婉,拿过了桌上的红酒杯,千杯不醉有时也是一种负担,这是今年她第十七次把人甩了,让她伤心欲绝的并不是一年失恋了十七次,而是——

她已经谈过了十七个男朋友,却还是忘不了那个人。

“砰砰砰——”

敲门声打断了夏婉对往事的追思,她放下手中几乎已经见底的红酒瓶,深吸一口气,像是准备要迎接新生一样打开房门,然而下一秒她就恨不得把房门重新关上。

花花世界是这座城市最顶尖的娱乐会所,她记得她叫的是最顶尖的MB,但门口这个大腹便便,满面油光,头顶还秃了一片的地中海老男人,到底是是谁啊?

就在她愣神的一瞬间,地中海已经挤了进来,顺势就关上了门。

听见门响,夏婉心中也是“咯噔”一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你……你是谁啊?你走错房间了吧?”

“你不是缺男人么?我这就来满足你。”地中海一脸淫笑,朝着夏婉扑了过来。

夏婉对自己的酒量一向很有信心,但现在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她又朝后退了几步,不想脚下一软倒在床上,空气中的香薰不断勾着体内红酒的后劲。

身体内的燥热让她眼前一片模糊,意识逐渐被吞没的感觉,让她一阵心惊——

她已经没空去想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酒的问题,还是香水的问题,或许都有,地中海的眼中早已是腥红一片,甚至顾不上再说些什么,就犹如一头猛兽朝她压了下来。

夏婉拼命挣扎,却发现越挣扎,身体越燥热难耐,看着老男人在自己的身上,撕着自己的衣服,她从未像现在这样后悔过这个荒唐的决定。

“滴滴——”门卡刷过,门外袭来的寒意,让床上的两人动作都是一停。

夏婉打了一个寒颤,寒意逼近,地中海很快在一顿拳打脚踢后,被扔了出去。

夏婉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熟悉的面孔让她在一时之间晃了心神,唇上勾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眼中也闪着粉红色的少女心,“萧慕庭,你终于来了。”

“哼!自作自受。”男人鼻息之间传来不屑的冷哼,目光扫过衣衫不整的夏婉,最后停在了那一抹不正常的红晕之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朝着窗边走去。

刚才教训那个禽兽花了不少时间,他的手刚搭在窗户上,身下就燃起了一点火丛。

夏婉不知面前男人为什么逃一样的朝着门外走去,她只知道自己等了一年,终于又等回了朝思暮想的男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冲上去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腰。

“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她几乎是撒娇样的央求着。

“夏婉,这是你自找的。”

冰冷的声音落在夏婉耳边却如同炎炎夏日中的一股冰泉,让她忍不住在这丝丝凉意中陷的更深,她沉沦在这带着凉意的寒潭中,失恋十七次的伤心欲绝顿时烟消云散。

她伸手环上了男人的脖子,唇边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软萌的声音轻轻落在了男人的耳中,“萧慕庭,我爱你。”

夏婉只觉着身上人身体一僵,紧接着是一片狂风暴雨,她再也忍不住娇喘出声,就这样浮浮沉沉,直到天色微亮,她沉沉睡去。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夏婉皱了皱眉,身上处处留着欢爱后的痕迹,酸痛的她几乎无法挪动身体,察觉到身边男人的气息,她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比女人还惊艳的脸,不愧是传说中的第一美男。

——不对!夏婉像是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床上的人,又看了看自己,一巴掌扇在了那张完美到极致的脸上,嘴上尖声叫道。

“唐少枫!怎么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