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对面不相识

飞机降落在江城的那一刻,林安茉的心脏才算是真的踏实了下来。

颤抖着从包里拿出手机的时候,浑身的伤痛像种催化剂一样,促使着林安茉拨通了那个三年来未曾拨通拨打过的电话?

嘟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每一声都像是一道重重的鼓槌砸在自己心声,而那一颗原本就加速着的心,此刻也忽上忽下的,随着一声又一声冷漠而而又让人倍感绝望的嘟嘟的声音慢慢的跌入谷底。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公式化的声音徐徐传入耳中,慢慢的化作一道道冰柱化成水流窜进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让林安茉清清楚楚的明白过来,宫熠是不会在意自己是死是活的。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重新将电话扔进包里。

周围行人来来往往,林安茉却觉得自己像是个外乡人,不过是离开了两年罢了啊……

自嘲一般的一笑,林安茉忽的想起两年前离开的时候程斌叮嘱自己说:“回来的那一年会有专人来接你,你不用擅自做决定。”

嗯,不要擅自做决定……

如果真的会有人来接自己,又怎么会没有人知道自己回国前夕在机场遭遇了恐怖事件?

浑身疼的像是散架了一样,林安茉一时之间心情复杂,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出了机场上了辆车,行驶了好久,最后到了西山公寓。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出租车子开走,周围的光显得更加暗淡,入了秋的夜晚有些冷,林安茉裹紧了衣裳,刚走了一步,就听到背后一声试探的声音传来:“少夫人?”

林安茉回过头去,愣了愣,半晌才叫了一声:“程秘书。”

来人正是宫熠的四人助理兼秘书,程斌。

程斌皱着眉头走上前,声音中带着一些不悦问到:“原本昨天就该来的,你擅自改变行程,老板会不高兴。”

林安茉愣了一愣,眸光闪了闪,声音微轻:“对不起,有些事情耽搁了,来晚了一天。”

程斌并未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眸子转了转对林安茉说到:“你等我一会儿。”

林安茉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点了点头,程斌走到远处去,电话贴在耳朵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这一通电话很快就挂了。

“走吧,我带你去住的地方。”程斌走过来,直接拿起林安茉的行李向前走去,林安茉目光沉沉在某一栋别墅看了一眼,缓缓开口:“这里不能住吗?”

她现在还是宫熠的妻子,西山公寓是他们的家,自己住在这里,该是理所当然的啊。

程秘书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眼中的情绪林安茉看不真切,只是听到他淡淡说到:“老板说了,给你另外安排了地方。”

一颗心直直向下坠着,最后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但还是鼓起勇气,声音尽量平稳的说到:“我有点事情要和他当面说,麻烦你和他说声。”

听到这里,程斌微微一愣,很快说到:“老板最近有些忙,没有时间见您。”

其实只是宫熠根本不会理会关于林安茉的事情,甚至自家老板,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叫什么名字罢,最近自家老板脾气又那么差,要是自己再将这件事告诉他,还不得立马滚蛋走人?

林安茉身子晃了晃,半晌后才回过神来笑了笑,低声说到:“我知道了。”

她早就知道的,在宫熠眼中,自己不过只是赌气的一个后果,妻子两个字,在宫熠眼中,除了那个人,没有人有资格。

程斌只是发了几个短信,还没有等林安茉反映过来,程斌公式化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少夫人,下车吧。”

林安茉下车,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建筑物,程斌再次开口:“你先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的话就联系我。”

顿了顿,程斌的音调微微有些迟疑,但还是说到:“还有,老板不喜欢别人随便打扰他。”

言外之意,林安茉安安分分的,不要和宫熠扯上什么关系。

隔着夜色程斌看不到林安茉的脸色,只是隐隐的觉得自己根本感受不到这个女人的呼吸,仿佛自己面前就是一个幽灵似得,隔了许久,才听到林安茉轻轻的声音:“我知道了,有些东西,还要麻烦你帮我转交给你们老板。”

房子是一栋老式公寓,林安茉谢绝了程斌要帮忙的意愿,一个人提着行李走进去,摸着黑进了门,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顺着门板滑落下去。

那双漆黑清澈的眸子里,此刻泪水满眶却到底是没有流出来。

这样就足够了,足够了,自己哪里有选择的权利,林安茉嗤嗤一笑,那笑声回荡在静谧的房间中,却显得那般诡异和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