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医少

“要啥都两块,买啥都两块!”

坐在收银台里的叶昊正在冥思苦想,自己挂在脖子上的随身玉佩会被丢在哪里了,这是爷爷留给他唯一的遗物。

“叶昊?!你是聋了还是瞎了?”

收银台前那头发烫卷的中年妇女脸色难看,眼中带着嫌弃,“整天守着这些破烂,能挣几个钱,小雅怎么会嫁给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叶昊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唯唯诺诺的站起来,“妈,你怎么来了?”

眼前这穿着时髦的女人是叶昊的丈母娘郝桂兰,在邯市开了家火锅店,每年盈利几十万;对于他这个二元店的全年利润来说,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平日里丈母娘对叶昊这个上门女婿处处挤兑,都是因为他要学历没学历、要本事没本事,偏落下一身病,跟个废人没多大区别。

“怎么着?平日里吃我们沈家的住我们沈家的,现在我在你这小店站一会,你还有意见?”每次看到眼前这窝囊废郝玉兰就忍不住心头的怒火。

当初叶老头有恩于沈老爷子,谁知沈老去世前写了封遗书,竟然要把小雅嫁给这废物,报恩就报恩,给个几十上百万不行?非要毁掉小雅的一辈子幸福,造孽啊!

“我没……”叶昊习惯性的低头,每次被训斥他都低头不语,默默承认着一切暴风雨。

“少在我面前装可怜,我可没有小雅那傻丫头好哄弄,”郝玉兰越来越恼火,从进门都没正眼看过面前这废物,“看见你就心烦。”

“啪”一张银行卡摔在收银台上。

“这里面是一百万,等老沈过完六十大寿你就跟小雅离婚。”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郝玉兰一刻也不想在这屋里待着,转身就向外走去。

叶昊看了一眼那张银行卡没有说话,对于刚才的话他选择跟往常一样,逆来顺受。

注意到丈母娘要走,迈步想要出去送送,谁知刚要离开,他突然发现竟然可以內视自己的丹田,里面竟然有个和玉佩一个模样的锦鲤。

叶昊一时吃惊,想要继续观察时,就听门口有人喊他。

“小昊,又挨骂了?”

叶昊抬头看到门口站着头发花白的老头,手里拿着装袋的煎饼。

“刘叔,快进来坐。”叶昊面带微笑招呼着。

刘叔一年四季在这里卖煎饼,两人在这老城区相伴多年;叶昊的情况他比谁都了解, 家里女人漂亮能干,出身书香名邸又名牌大学毕业,如今在公司混的风生水起。

而叶昊,虽然心地善良长相清秀,但体弱多病没有才能,靠着这二元店面前维持生计……

“新烙的,趁热吃。”刘叔把手里的煎饼放在台子上,找了个凳子坐下,“又想爷爷了?”

叶昊咧嘴一笑,显得苦涩而又落寞,伸手拉开抽屉拿出五元钱递给刘叔。

“爸,回家吃饭了。”门外走进来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嘴里叼着一根香烟。

“这孩子,说你多少次了,你昊哥闻不厌烟味。”刘叔起身责备道,后又转身告别要出去。

叶昊这时又感到丹田有一丝异动,随后看到刘叔扭过来的脸极其可怕,七孔流血面色青灰,额头上写着血红的‘申’字。

“啊,刘叔您怎么流血了?”

“什么血?”刘叔伸手摸摸鼻子,并未看到什么异常。

那小伙子踩灭烟头,看了眼自己老爸又皱眉疑惑的看着叶昊,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你们都看不到么……”叶昊连忙揉揉眼睛,这次眼前的刘叔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他便有些尴尬了,“可能……我眼花了。”

刘叔叮嘱叶昊好好休息,轻叹了一声便带着儿子离开了。

“爸,叶昊不会被沈家逼傻了吧?我以后打光棍也不要做上门女婿,太可怕了”

“瞎说什么!”

……

叶昊已经习惯了这些流言蜚语,若说他已经练就了一身强大的承受能力,可每次听到外面那些议论,他的心也会痛。

坐在凳子上他继续尝试內视自己的丹田,发现丹田里的锦鲤旁边多了两个它吐出的泡泡,泡泡还是橙色的。

叶昊摇了一下脑袋,感觉自己最近忙糊涂,都出现幻觉了,自己丹田怎么能有条鱼呢,随后他满脑子想着郝玉兰刚才的话。

眼前除了那张银行卡,还有一只他花了全部家当,五千块钱买的仿真青花瓷,他本打算在老丈人大寿上作为贺礼,老丈人喜欢收藏古董,对藏品很有研究,这只赝品怕是送过去,又要遭到大家的笑话。

如果他能拿着真的青花瓷当做贺礼,肯定会给小雅长脸。

家里的书房放有不少关于藏品的介绍,为了跟老丈人有共同话题,叶昊也是下过功夫的,这只青花瓷就是仿照着老丈人最喜欢的那一款买的,可就是他这个门外汉也知道,这赝品跟插图上的真品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就在这时,叶吴感到丹田又跳动了一下,他看见刚才的橙色泡泡消失了,正纳闷之际,忽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个青花瓷茶杯。

多出来的那只晶莹剔透线条优美,分明就是书中插画的那一只!

叶昊吓得差点喊出声,这只凭空出现的青花瓷哪来的?

难道是这橙色泡泡?

锦鲤吐出的泡泡可以把自己之前看到的东西变为现实?!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叶昊仿佛感觉世界对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崭新生活的大门。

如果真的可以把见到的图片变成实物,就按他之前猛做功课学的那些古董鉴宝书,那里面的插画每一张都是精品中的精品,随便一只都是价值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