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整蛊的穿越:囚奴王妃

安若曦光脚走在有点发烫的地板砖上,这里是步行街,人很多,关注安若曦的目光自然更多。

“妈的,奸商,绝对的奸商,见我鞋跟断了,就想狠宰我,做梦,也不打听,打听我安若曦是谁,想宰我,下辈子吧。”安若曦潇洒的将断掉的高跟鞋扔进街边的垃圾箱里。

有什么大不了的,光着脚才时尚,没准自今天开始,街上就会出现成批光脚丫的美女,那才叫潮流,到时看她店里的鞋还有谁来买,最好让他的破店倒闭。安若曦在心里低咒。

“美女,小心头上……”就在安若曦笑看着垃圾箱时,身后突然传来男人的惊叫声。

“小心头上,有什么?”安若曦站在原地抬首上看。

“妈呀,花盆……”安若曦未喊出声,就让花盆砸个正着,接着她就什么意识都没了。

“MD,是哪个贱男人,大街吼什么,害老娘被砸。”安若曦双手扶脸道。

NND,这下玩完了,肯定毁容了,她的绝世容颜……

可是脸好像不痛,但是手真TM的痛,难道是因为以手掩面,砸到手了?

安若曦张眼,将手放在眼皮下面,“啊……”

她敢发誓,这绝不是她的手,这手红肿的像大萝卜,尤其是关节外,现在根本无法弯曲,难道花盆有这么厉害?

“叫什么叫,怕死也躲不过。”自安若曦正前方传来一道冷讽。

“MD,我叫关你屁事,没见老娘心情正不好,欠揍呀你。”安若曦暂时忽略手上传来的疼痛,朝前面的男人吼道。这时她才发现地方好像也变了,入眼的竟是铁笼子,在笼子里,也就是她现在站地的地方,或躺或坐着脏兮兮的男人,女人,少说也有五人。

安若曦再低首看自己,妈呀,这是什么衣服,这上面红的是什么?血吗?

“小寡妇,今天的饭菜,就你最丰盛,好好享受吧,这可是你在人间的最后一餐了。”安若曦还没自震惊中醒来,铁门外传来的男人的声音。

若曦抬首,铁门前站着一身青色,丑毙衣服的男人,他正从铁条缝中塞进了饭菜。

男人话落,安若曦即感受到无数同情的目光,看得她头皮发麻,就好像这是最后的晚餐似的,确切的说不是好像,是非常肯定的样子。

若曦抬首恶狠狠的瞪回,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笼子,很像传说中的古代监牢,尤其是这周围的人,衣服穿得真TM古椎。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心慌的若曦只得以吼声来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与恐慌。

“是啊,看什么看,午时行刑时大人会让你们轮流观看的。”另一个青衣人向看过来的人喝道。

“差老爷,真的是千刀万剐之刑吗?”另一间笼子里传出略带兴奋的问声。

“当然,这次的刽子手可是朝廷派来的,听说上次经他手之人,被割了三千多刀,三天后才咽气。”青衣人话音里亦带着兴奋。

若曦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虽然她尚未听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千刀万剐之刑却是知道,明朝的大宦官刘瑾受的就是千马万剐之刑,又名凌迟处死。

若曦晃了晃脑袋,想甩走那种没来由的恐惧,她轻移步走至铁门边,看着送饭的狱官颤抖道。

“请问你们说的将受千刀万剐之刑的人是哪位?”

狱官与牢中所有的人都看向若曦,好像她在说什么笑话似的。

“唉,黎安氏,快吃饭,时间也差不多了。”青衣人看着若曦,叹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不会这么衰吧,刚被花盆砸死,又……”花盆砸死,她现在是谁?叫什么?

“等等,请问我是谁?”若曦快走几步,上前唤住欲离去的狱官问。

“黎安氏,死到临头了,还要装吗?”鄙夷的语气由正前方传来。

“黎安氏,我是安若曦,不是什么黎安氏。”若曦颤抖道。

“小姐,姑爷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认?”这时从隔壁的囚牢传出微弱的哭泣声。

若曦侧首,正对上一位十四五岁的女孩,垂泪看着她,若曦不明白为何她用那种哀伤,愤慨,不平的眼神看自己,她现在连自己的身份都还没太弄明白。

“官老爷,求求你,我家小姐没有杀人,也没有勾引老爷,求求你们,我家小姐真的没有杀人……”女孩激动的摇着铁窗向狱官们哭道。

“小丫头,你家主子谋杀亲夫,勾引公爹,小叔,罪犯滔天,岂是你这小小丫头一两句话可以更改的。”鄙互的声音再起。

若曦仿若晴天霹雳,将前后所有的事串起来,脑中有了个大概。

感情她是真的让花盆给砸死了,只是死了后又莫名的进了现在这具可怜的身体。看来她是借尸还魂了,更确切点,她应该是魂穿了,穿到了一个她还没弄明白的朝代。

“我可以再问一次吗?我本名是安若曦对吗?”若曦渴望被确认的眼神看着小丫头。

“小姐,你怎么了?”小丫头担忧的看着安若曦。

“我很好,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姓安名若曦就可以了。”若曦一脸严肃道。

“小姐,你闺名是安若曦没错,但是两年前你已经嫁给姑爷了,而且姑父在一年前已经……已经不在了。”小丫头,咬着唇神情悲痛道。

“是我杀的?”

“不,不是小姐。”小丫头猛摇头。

“你先不要告诉我真相,我想知道我是为何入狱?为何那么倒霉的要被凌迟处死?”安若曦走上前,隔窗拉着小丫头的手道。

“小姐是冤枉的,小姐没有杀姑爷,也没有勾引老爷……”小丫头哭泣道。

“什么?还有勾引老爷的罪名?这个老爷是指 ?”安若曦惊叫道。

“小姐,没有,小姐什么都没做……”小丫头只是哭。

“别再哭了,如果我真是冤枉的,等我死了,记得替我申冤,也不枉我们主仆一场。”若曦看着泪流满面的丫头道。

看情形这丫头与自己现在的肉身绝对是主仆关系,不管怎么说,先找个替自己收尸体的吧,唉……

小的时候老娘不是找人给她相过命吗?说她是富贵命,将来定能大富大贵,怎么会这么早就死于挂了,一次死于非命也就罢了,这次竟然还要被千刀万剐,妈的,她到底前辈子做了什么?

靠,不会这么黑的,穿到自己的前世了吧,NND这次死了非要找阎王爷理论……

“小姐,奴婢一定会为小姐申冤的。”小丫头脸上尚挂着泪,但是神情却无比坚定。

“好,这就对了,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若曦有点尴尬道,这个时候,如果失忆太假了,也没时间解释什么了,至少总得记着这个忠心的小丫头吧。

“小姐,奴婢是末宣,从小就跟着小姐。”小丫头也没问什么,只是很忠实的回答着若曦的话。

“好,这饭,你就吃了吧,小姐我要去找阎王爷理论了。”若曦站起身,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黎安氏,这顿饭极有可能是你最后一顿饭,你真的不吃?”狱官有些吃惊道。

“谢谢了,我一点都不饿。”若曦向狱官展露了一个绝美的微笑。

狱官当时就呆住了,好美,真得好美。

此时的安若曦完全不知道,自己穿越的肉身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更不会想到今天的一切只缘于美丽。

世上有些人很BT,自己得不到的就想毁了她,而安若曦这尊肉身的本身,遇到的就是一些这样的BT。

“走吧,时辰到了。”几个衙役走至笼子前,朝若曦投去几点同情的眼神。

若曦什么话都没说,虽然她不敢确定这个本尊是否真的杀人犯罪了,但是至少她没有,杀夫勾引公公的罪名,在古代确实很罪大,既然被安上了,估计她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若曦夹要衙役中间,感觉这条通往刑场的路很漫长,确切的说是通往死亡的路很漫长,这是漫长的折磨。

到了街上,若曦首次体会到人类的劣根性,观看的人竟然挤满了街道,左右两旁,男女老幼,人多得让她吃惊,古代的人口不是应该不多吗?那这满大街的人是什么?难道是她的幻觉?

“看到你,这只骚狐狸就会勾引男人,老天长眼,今天终于要被千刀万剐了。”

“可惜了这副倾城的容貌,只能怪黎家的公子没福份……”

“唉,红颜薄命,想那黎未名本就是病怏子一个,能撑到婚后一年已经不错了,死了也是他命中注定,怎可算到美人头上……”

“就是,这么个美人,会勾引黎公鸡,太匪夷所思了。”

“我看她多半是被冤的,谁不知道黎家父子性喜渔色,没准是……”

“轰……”就在路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的时候,晴好天空突然响起了巨雷,街道两侧围观之人皆是一颤。

“轰隆隆……”一声响过一声,就像有人在空中放空弹,巨响,就连若曦想忽略都不行。

“差爷,你们听见,老天爷在哭泣,你们冤枉我了。”若曦仰首轻启唇道。

“打雷也没什么稀奇的,除非老天爷将行刑的刽子手劈死,否则你是死定了。”在若曦前方的衙役笑道。

“是吗?老天爷,你听见差爷的话了,小女子的性命可就握在你手上了,希望你别给我机会上天找我理论。”若曦仰首望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