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猛男

四月的清江,热的跟烤炉似的。

知鸟在树梢上烦躁地叫着,道路两边的柏树叶子也被晒得耸蔫。

一身短袖,背着一个行军包的宁落这时从机场里走了出来。

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名叫姜婉清,来自华夏安全部门。

“虽然挺热,但是空气,还是华夏的要香一些。”呼吸着有些温热的空气,宁落不由得咧嘴笑道,心情显然不错。

国外漂泊十年,他终于回来了。

“宁先生,您现在已经踏在华夏的大地上,为了避免接下来的日子里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和麻烦,希望您能遵守我们安全部门跟您之前的约定,在华夏尽量保持低调,不要乱伤无辜,倘若真的遇到了什么需要解决的麻烦,您可以先给我打电话,因为从今天起,我就是您在华夏的代言人,只要是合理的要求,我都会帮您处理,但如果您乱来,我们老大是不允许的,哪怕您的实力非常可怕。”

姜婉清听到宁落的话,出声说道,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是一汪泉水冰凉,让人心神舒适。

话音落下,她将自己的一张名片递给了宁落。

一张俏脸上,此刻看向眼前的宁落时,神情也是显得有些复杂。

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眼前这个男人,究竟强大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要知道,放眼整个华夏,似乎还没有他们特殊部门对付不了的人,但偏偏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一个。

倘若熟知他的人,一定就会听说过“黑暗世界,‘冥王’”为尊这句话。

没错,宁落就是冥王。

一个动动脚,都能让黑暗世界大地震的男人。

他本人的实力更是高深莫测,能跟他们的老大平分秋色,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堪比一枚行走的“小型核弹”,从他出道算起,十年间,在他手上死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真的没有任何势力会想要跟他开战,而且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安全机构,都将他列为了禁忌一般的存在。

甚至为了不让他在华夏的地盘上乱来,在得知这家伙竟然想要回华夏之后,他们老大都把她派来给眼前这个男人当私人助理,其实目的就是为了看住这个家伙。

当然,明面上,她是正常的度假轮休。

“合理的要求?也包括陪床吗?我好像正好缺少一个暖房丫头,小妞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宁落听到姜婉清的话,嘴角忽然浮现出一抹戏谑来说道,至于她口中的“老大”,他压根没有在意。

姜婉清顿时俏脸就是一红,眼神躲闪地说道:“宁先生,还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心中不由得发慌,对于宁落这句话有些措手不及,暗道这个魔鬼不会是真的看上了她的美色了吧,这样的话,她该怎么办。

要是他用强,那自己是该反抗还是顺从?

如果反抗,惹恼了他怎么办,但是顺从的话……

眼前这个男人健硕冷峻,这么强大,似乎也不是个无法接受的选择。

“哈哈哈,开个玩笑,不要当真,我知道了,以后有事找你,要是没有什么其他事的话,那现在我就要去体验我自己的生活了。”

看到她胡思乱想,宁落的爽朗的话音却是响了起来,他本就只是想要调戏一下她,没有别的意思,看出她害羞了,他顿时没有再继续调戏,只觉得觉得有趣,心情大好。

“小妞儿,再见。”

随即不等姜婉清回过神来,他便背着自己的背包,转身大步向远处走去。

“也不知道老大让这个魔王回来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唉……”

目送宁落离去,姜婉清不由得摇摇头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个敢调戏她而她没有任何办法的男人,随后她打了一个车,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清江一个小院门前。

不久后,宁落出现在这里。

天气很热,可是让人惊奇的是,他赶了这么久的路,身上还背着一个行李包,居然一点汗都没有出。

宁落刚准备迈步进入院子,这时候却是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私人住宅,谁允许你们乱来的……”

“臭娘们儿,你踏马找死是不是,没钱给你弟弟还债就滚开,今天这个院子,就当给你弟弟子还债了,不拆也得拆,由不得你,再阻拦,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啧啧,小妞长得不错啊,这么水灵灵的,不让我们拆也行,那你今晚就陪哥几个好好爽爽怎么样?”

“你们无耻,休想,给我立马滚出去!”

“哼,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给我砸!”

……

“砰砰砰!”

接着,便是一阵乱砸乱抢的声音响起,还有调戏人的声音传来。

“不要碰我!”

有女人的叫声响起。

“住手!”

宁落当下便是心头一惊,然后大喝一声,一个闪身,便进入了院里。

当看到眼前的一切的时候,“腾”一下,原本心情不错的宁落一下蹿升出一股怒火。

只见前方的地上,一个漂亮女人正被两个小流氓拉扯,而三人前面,则有三四个痞里痞气的青年正在对院子进行大肆破坏。

“宁落?你,你回来了?”

他的出现,顿时让院子里的几个人都停了下来,漂亮女人看着他,也是满脸难以置信和惊讶。

随即女人趁着两个小流氓不注意,她连忙就挣脱出来,来到宁落面前。

显然跟宁落认识。

宁落看着眼前的女人,脸色有些阴沉:“花姐,是我,我回来了,你还好吧?”

花姐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他们要拆了你的院子……”

宁落对她摆了摆手:“花姐,你先缓口气,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小子,你是什么人,敢管我们永辉公司的事情?找死是不是?”

几个青年见到宁落居然敢跑出来多管闲事,当下,他们看向宁落喝道,一个个手中都提着钢管,目露不善。

宁落站起身来,只是目光犀利地看着他们,冷冷说道:“我不管你们是谁,我只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你们要是不想死,现在立马给我滚出这个院子。”

“呵,小子,你踏马跟谁装逼呢?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谁,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还给我们三秒的时间,我看还是我们给你三秒的时间,你赶紧跪下来跟我们求饶吧,哈哈。”

宁落的话音落下,这几个青年不禁大笑道。

“刷!”

但是,他们的话才说完,忽然间,就只见到宁落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然后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砰!”

宁落一脚踢出,立刻就踹中了其中一个人的肚子,将其一下踹倒在地。

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正是刚刚开口要让他跪下求饶的那个人。

“草,兄弟们,这家伙敢跟我们动手,弄死他!”

看到这一幕,剩下的几个青年不禁都是大吃一惊,随即回过神来,其中一人怒叫一声,接着所有人都向宁落杀了上来。

“宁落小心……”

一旁的花姐见状脸色一变,瞬间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担忧。

可是不等她的话说完。

她忽然就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哼!”

只看到这时候宁落冷哼一声,接着“啪啪啪”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宁落左右开弓几下,便将这几个青年打倒在地。

“滚!”

最后,伴随着宁落一声呵斥,这帮人连滚带爬,如蒙大赦一般离去。

“小子,你等着,我们永辉公司跟你没完。”

不过在临去前,他们不忘留下一句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