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良缘佳妻

又下雨了。

破败废弃的工地像个鬼城一样阴森,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霉烂腐朽的酸气,不远处的寒枝上落着几只乌鸦,整个工地像一个暗无止境的深渊,不知何时是个头。

应如是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着。

她又想起了那天,她被绑在手术台上,身侧躺在她的亲哥哥,而她的亲妈就站在外面,隔着一道玻璃看着她,冷漠的神色,让她的心宛如被一把钝刀子狠狠的剜着……

一辆白色的宝马稳稳地停在了她的面前,车上缓缓走下一个曼妙的身影,红底细高跟,就算沾上工地脏污的泥泞,也不妨碍她娴雅大方。

“如是。”女人声音轻柔。

应如是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几分亮光,只是这亮光仿佛油尽灯枯之人最后的回光返照。

林若濛仪态万方的撑着伞蹲了下来,两指轻叠,夹起应如是的衣服往上一掀。

映入眼帘的便是她腹部那道狰狞的疤痕,似是剖腹之后随意缝合了起来,伤口在脏污的环境中不断的感染化脓,如今已经……

“手术很成功呢!医生说瑞泽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了,真是多亏了你的肾。”林若濛白皙的脸上挂着让人动容的微笑,只是说出的话却如同一把钝刀子,一下又一下的剜着应如是的心。

应如是身形一僵,闭上了双眼不愿看她。

“我和瑞泽要结婚了。”林若濛缓缓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婚礼就定在明年春天,妈妈把她手里的股权全都给了我,林瑞泽为了证明爱我,也签了协议,如果他哪天不测,他手里的一切,便全都转到我的名下。”

她的话音落下,看见应如是仍旧紧闭着双眼,但是身形却在不住颤抖着。

林若濛的唇角扬起一丝讥讽的笑:“应如是,现在你知道当年爸妈为什么要把你找回来吧。”

“林若濛……你已经赢了……”应如是仍旧紧闭着双眼,沙哑的声音里蕴含着无限的苍凉。

“是啊!我赢了。”林若濛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对了,陆十九死了,他得到消息想要回来救你,放弃了几十亿快到手的项目,只可惜,飞机刚上天,就失事了。”

应如是猛地睁开混沌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别这样看着我,说到底,陆十九还是你害死的,他倒是真心对你,只可惜你自己蠢,还以为林家对你有什么亲情,实话告诉你吧,当初陆十九就是察觉了林家的心思,才不准你回林家,哪想到你竟然这样蠢,还以为他故意阻拦你!”林若濛说着便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脸上满是得意。

陆斯年……应如是的眸底仿佛被烧灼了一般的疼痛,原来……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

“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林若濛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面上带着怜悯,“你姥姥也死了,老不死的折腾这么长时间,死了也是一种解脱,不是么?”

听到这话,应如是顿时激动了起来,她强撑着已经油尽灯枯的身子想要站起来,却重重的栽在了地上。

“想知道她怎么死的么?”林若濛的脸上掠过一丝异常诡异的笑意,“我亲手拔掉了她的管子。”

“你!林若濛!”应如是颤抖着手指着林若濛,浑浊的双眼中竟是充了血,“她……她是你亲姥姥!”

“闭嘴!”

林若濛猛地怒喝一声,精致的五官扭曲在了一起,她的高跟鞋狠狠一脚踩在了应如是的肚子上,正中刀口,伤口猛地崩裂,溅了她一身的血。

“我从没有那种穷酸的姥姥,也没有一个当妓/女的妈!”

林若濛蹲下/身,眸光中迸发着狠厉,狠狠的捏着应如是的下巴,长长的指甲直直扎进了应如是的皮肤中,可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你就好好在这等死吧!很快就会有人来收尸的!”

说完,林若濛缓缓站了起来,再一次恢复了高贵优雅的样子,踩着染着鲜血的高跟鞋坐到车里,疾驰而去。

雨越来越大了,雨水肆虐着她裸露的伤口,鲜血染红了她身下的地面。

应如是气若游丝的闭上了双眼,她快死了,她知道。

姥姥,我终于可以去陪你了,黄泉路太黑,等一等我……

陆斯年,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只可惜,没有如果了……

再次睁眼,映入眼帘的赫然是斑驳的天花板。

应如是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霎时间眼前一黑,她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环境。

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回到了她五年前住的老屋……等等!老屋!

应如是不顾头晕目眩,飞快的走到镜子前,只见镜中的自己,眉似新月,长发如瀑,眼眸冷冽的如同雪山上的一泓清泉,唇瓣不点而红,恍若四月的桃花,正是花一样的年纪。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瞳孔骤然缩紧,双手颤抖着找到手机,只见上面赫然显示着五年前的日历。

五年前……她居然回到了五年前……

一切的伊始,什么都没有发生,姥姥还没死,林家还没有找上门,而她还没有遇到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恨之入骨……只是自以为的。

正想着,手机响了,应如是从巨大的震惊中抽离,看着手机上头的来电,唐楠。

她接通了电话,只听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应如是,你今晚过来吧?”唐楠吊儿郎当的说,“别再放我鸽子了,不然这回找人弄死你!”

应如是心底一阵惊疑,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扬唇笑了笑:“怎么会呢,楠哥,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骗你?”

唐楠冷哼一声:“最好是这样!”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应如是手中捏着手机,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她想起来了,现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姥姥生了病,去医院做了检查,才发现是脑子里长了恶性肿瘤,其实就是脑癌。

她从小就没见过她的父母,是姥姥将她一手带大的。

现在姥姥生了病,家里根本拿不出什么钱来支付这天价的医药费,还有手术费。

为了姥姥,她找到了一家名叫金爵的夜总会,打算去当服务员,听说那里的工资比别的地方高不少,可是夜总会镇场子的唐楠忽然就变卦了,非要让她去陪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