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爱秘婚

深夜十二点钟声响过,门口还是没有任何响动。

呵呵,今晚又醉在哪个温柔乡了?

风玲自嘲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就在风玲还发呆的时候,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晚风呼呼的涌了进来,带着凉意。

风玲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却发现门口谭雪一身红裙,身上带着宴会上旖旎的交耳调笑的味道。她的纤细的腰肢上紧紧扣着一只大掌,手背古铜色,映衬着那红色格外的娇艳。

黑色的短发随意的靠在她的肩膀之上,面无表情的脸上磕着眸子,无声无息的立在床边盯着面前风铃的脸上,看着她颤抖着的睫毛,心头掠过一丝厌烦。

风玲的脸色徒然沉了下去,一双淬着碎冰的眼眸泛着森森然然的阴沉,让人不寒而栗。眉头微皱,一言不发,风玲伸手想要将男人接过来,却被谭雪毫不留情的一躲。

谭雪一只手扶着夏雨琛,一只手摆弄着她染着丹寇的指甲,透着妖冶的气息,抬眸,轻轻的笑:“夏太太,好久不见。”

谭雪是她们风氏集团的职员,更是曾经住在他们家的寄宿者,这么长时间不见,说句“好久不见”也正常。

可如果她半夜一点和自己丈夫一起以醉酒的情况出现就不那么正常了。

风玲眯着眼睛,脸上的不悦和阴沉浓得几乎要溢出来了,语气格外的不客气:“是好久不见了,谭总监。”她一字一句的念着她的职位:“没有想到这么晚还能看见你,想必明天的上班不会有什么情况吧。”

这是在拿她的事业做威胁!

她听得懂。

可是那又何妨,她如果真的攀上夏雨琛这棵大树可就一生无忧了。

谭雪顿时就笑了起来,那妖冶放肆的笑意里,若隐若现的暗含着沉沉浮浮的和恨意。一双眸子眯起:“夏太太,我的事业不容你担心了,有夏董在,我什么都不怕。”

说着身子更往夏雨琛的怀中凑了凑,偏头,红唇摩故意擦过的脸颊,一双美眸紧盯在风玲的身上,嘴角勾着得意的笑。

风玲十指染着的丹寇,透明的钻石在略暗的环境中也能发出流光溢彩的光芒,长发垂落而下遮住她的半边脸颊,就算是身穿家居服也显得精致高贵。

看着面前的画面,就算是心中再不舒服,多年来的教育也不容许她像个泼妇一般,风铃睁着一双美眸淡淡的笑着:“谁家养的狗在别人的地盘上也叫得这么欢,还真是让人惊奇。”

对面的谭雪顿时睁大了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风玲,几乎是立即炸毛了泼妇一般的朝着风玲吼道:“你竟敢这样说我?”

“有何不敢?”风玲身上穿着柔软宽松的毛衣,黑色的长发,干净温静的脸庞,却在说话的时候毫不留情彰显着她高傲的语气。

高高在上仿若一个施舍者一般,一下子便刺激了谭雪的心。

“夏太太,你信不信我将这些事情都告诉给琛知道?”

“告诉又何妨,呵。”风玲冷冷哼出声。

态度从容淡然,那样高高在上,不可触摸。

谭雪长这么大,鲜少几乎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奚落过,偏偏这个女人还是她最厌恶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