岐黄至尊

子夜,明月高挂。

萧南坐在后山一块磐石上,静静等待着,师傅千里传讯让他明天下山……说来他对山上一草一木都有了感情,马上就要分别,想着想着眼角就有些湿润。

“小南,小小的挫折都受不了,将来怎么报你家族的血海深仇?”

一道轻灵悦耳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带着呼呼劲风的拳头呼喝而来,萧南猛然回头,发力纵身,人跳起一米高。落地,一记杀伤力极强的刺腿踢出。

“轰。”

拳头与腿相撞,黑影被撞得后退几米。

黑影灵动如风,一顿如暴雨般的杀猎拳袭击而来,将萧南逼得连连后退。萧南眉头一紧,暗运真气,太极掌顺风而出。两人酣战数十回,谁也没占上风。就在两人打得难舍难分之际,萧南眼神一亮,找出黑影的一个微小破绽,就在黑影收招之时,一记刁钻掌打出,却没想到打在黑影的胸口。

“哎,好软?”

萧南赶紧收了手掌,惊愕道:“师姐?我……”

“臭小南,这个地方你也敢打……”黑影娇声咒骂,语气中不经意透露出小女人的妩媚与娇羞。

刚才的触碰,让萧南心潮涌动,感觉到那里丰满柔软,超级有料。

“嘿嘿,失误,失误……”萧南尴尬解释道。

十几年的修炼,让萧南的实力与他师姐不相上下。更让月茗惊叹的是师傅让她研究了十多年的‘天道七绝针谱’,这臭小子看了一遍后,就已经融会贯通。加上他闲时看了几年的中医药典,已经算是半个神医了。

“师姐,我很快就要下山了,师傅跟你说过我的仇人是谁吗?能不能告诉我?”这是萧南这十多年最为惦记的。

“时候还未到。你现在的实力虽然小有成就,可是与你的仇人相比,还是差得太多,先到俗世好好锻炼几年吧。俗世充满了勾心斗角,步步危机,你从未下山过,应该低调内敛,小心为上。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将真本事显露出来!”月茗叹息嘱咐道。

由于师傅钟离长期云游四海,月茗与萧南长期作伴,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虽然对于萧南的离开很不舍,但是,她明白萧南这只小雏鹰要想展翅高飞,就必须张开翅膀接受狂风的吹打!

“师姐,你放心!”萧南也舍不得柱廊峰。不过,他有血海深仇在身,就算师傅不赶他下山他也会找机会下山。

“临别之时,做师姐的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能给你,这是柱廊峰镇店之宝《长生诀》,内含高超内功心法,师傅让我替她转交给你,你一定要日日研习,假以时日,必见其神效!”说着,月茗将一本发黄发旧的古朴书籍交与他。

“长生诀?”望着古书封面上三个小篆体的古字,萧南的瞳孔一缩,这可是柱廊峰的至宝,师傅她居然送给了自己。

“谢谢师姐!”萧南双目含泪,激动异常的抱住了月茗。

“哎呀,臭小南,你要死啊!你应该谢谢师傅才对,也不知道师傅她看上你什么了,哼哼……”月茗推开萧南,脸红红的说道。

“嘿嘿,那当然了……”萧南挠了挠头说道。

“对了,这是你师叔在松山市的微善堂的地址,是一家小型中医诊所,你去找她,她会为你安排住处的。”月茗拿出一张纸还有几百块钱递给了他。

萧南又说了几句感谢和不舍的话,两人这才分别。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萧南就收拾好了装束走下柱廊峰,细细看了一遍山草树木,才咬牙离开:“我萧南一定会名震九州,不负师傅教诲!”

按照纸条上的地址,萧南找到了挂牌为‘微善堂’的中医诊所。店面有些紧蹙,有十多个在里面打针,外面还有几个在等着排对看病的,人来人往,生意貌似不错。

可正当萧南要进去找人的时候,一个打针的中年人突然跌倒在地,口吐白沫,浑身颤抖着,样子非常可怕……

坐诊的二十多岁年轻医生赶紧走了过来,在中年人身上摸了摸,又将手搭在其脉门上探了探,眉头紧皱起来。

“你们这是什么垃圾诊所,我老公刚才还好好的,你们打了针,他就昏倒在地,不省人事,你们这是救人还是杀人啊!”倒地的男人旁边一个瘦精的女人指着诊所的几个医生,大口开骂道。

“对不起,对不起……请您息怒。可能您老公对青霉素过敏,我们现在马上将他送到附近的医院去诊治。”年轻医生赶紧道歉道。

昏倒在地的男人情况非常严重,人命关天,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王守业的师傅不在诊所,他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实习医生,怎么能担这个责任。

“哼,一句送医院就了事了?我老公差点在你们诊所丢了性命,你们要赔偿!”女人的一双三角眼冷冷地射向王守业。她生怕事情闹不大,故意站到诊所大门口大吼大叫着。

“你想怎样,我们已经向你道歉,还决定将你老公送到医院诊治,你怎么这么不讲理,难道是想讹钱?”

轻灵悦耳的声音响起,萧南不由的循声望去,顿时眼前一亮,穿着一袭雪白色的长裙的女孩,从诊所后面走了出来,身材高挑,清纯脱俗,在萧南的眼里,这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就连大师姐婉容与之相比也要差上一分。

瓜子脸,细长的柳叶眉,美眸灵动,闪着熠熠光辉,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材完美,裸露在外面的玉足,给人无限遐想,萧南心潮涌动,觉得遇到了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

中年女人三角眼一瞪,冷冷一哼道:“是你们不讲理,还是我不讲理,好,不想赔偿是吧?那我打电话让警察来处理,我要曝光你们这等黑心诊所,看以后还有人来这里看病吗?”

苏美秀眉紧皱,嘴角翘起,面对三角女人的强烈攻势,她有点招架不住。诊所里还有十多人在看病,这事情不能闹得太大,不然,妈妈经营了一辈子的诊所就被毁了,一时间她焦虑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王大哥,我们给他点钱算了,诊所名声重要,等下人越来越多,这事情要是传扬出去,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苏美跟身旁的王守业低声商量道

“要赔偿多少钱,你说个数。”既然苏美师妹都这么说了,王守业也就明白该怎么处理。

那三角眼女人突然趴在她老公身上,哭得撕心裂肺,嘴角却隐藏着一些莫名的兴奋:“我老公被你们害成这样,还不知道能不能站起来,你们最起码要赔偿三十万!”

“三十万!”

王守业和苏美都惊得睁大了眼睛,脸色巨变,三十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他王家是有钱,可不能这么糟蹋。

突然,外面传来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你们一分钱都不用给她,她若是想报警,让她去报就是。这种女人真是黑了心肝,刚才我明明看到她故意将一块糖似的的东西塞到她老公的嘴里,吃完后她老公立刻出现状况,现在却想来讹钱!”萧南正对着三角眼妇女,大声郎朗地职。

苏美一脸好奇地望向这个俊朗的青年。

“你他妈是谁,干你屁事!”三角眼女人咬牙对着萧南骂道。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才的细小动作被萧南给看到了。不过,她怎么也不会承认的,她的讹诈方法已经在附近几条街实验了五六次,没有一次不成功。这次她拉着老公出来,准备干一次大的,拿了三十万准备换个城市。

“呵呵,我这人就爱管闲事。眼里见不得污垢之人。”苏南双目一瞪,冷然道。

“你不要乱喷粪,我怎么可能喂毒药给我老公吃?”三角眼女人开始有些慌乱。

苏美美眸闪动,望向萧南,问道:“你所说当真吗?”

“当然,刚才我看得清清楚楚。这女人明摆着就是来讹钱的。大家要是不信,我立刻报警,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萧南瞪向三角眼女人,嘴角勾出邪魅之色。

“你们这群混蛋,也太欺负人了!好,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叫警察来!”说着三角眼女人将他老公从病床上背起,脚下稳当,匆匆地夺门而逃,三角眼射向萧南的全是怨毒之色。

“啊,她跑了。”

“原来她果真是个骗子!”

“嗯,没错的,微善堂在这里经营了十多年,口碑一向好得很,怎么可能出差错。”旁边的病人,纷纷议论起来。很显然,那骗子是被吓跑的。

“大哥,多谢你的帮忙。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请问,你也看病吗?”苏美冲萧南轻轻一笑,那个坏女人被赶走了,她也算松了口气。

萧南盯着苏美,一时间竟看得失了神,身体都好像不听使唤了,怔怔地模样,好似傻了。

“咳咳……这位兄弟,你是来看病吗?”旁边的王守业有点受不了,萧南死死盯着她的女神。

“噢,不好意思,姑娘,你实在是太漂亮。我都看出神了……”萧南挠挠脑袋,憨笑道:“我不看病,我来找人。”

“那你找谁?”苏美和王守业都惊讶地瞧向萧南,难道他有熟人在‘微善堂’?

“我师傅让我来‘微善堂’找苏海罗师叔。不知道,她是否在家?”萧南道。

苏美心中一惊,微笑道:“苏海罗是我母亲,不过,我还从来没听过她有师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