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闪婚甜妻

李柒玥坐在飞机上,嘴角挂着一抹甜蜜的傻笑。

出差提前归来,刚好是她和苏陌离三年纪念日。

手袋里躺着她亲手织的围巾,工整的暖灰色尝试了多次。

心情些微激动终于在零点前赶到,娴熟地输入密码,大门弹开之后她傻眼了。

门口有一双特别精致的高跟鞋,火红的颜色甚至有些眼熟。

慢慢踏进去,她克制不住自己微微颤抖的身体。

客厅里散乱了一地的衣物。

顺着楼梯,看不到尽头……

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了李柒玥的呼吸,只能够听到心脏狂跳的声音。

她脱下自己的高跟鞋,在心里面安慰自己,也许只是陌离把房子借给了别的男人。

可是这个跳脱的理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是他们的婚房,怎么会轻易借给别人。

苏陌离,外.遇……

这个认知让李柒玥五雷轰顶,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现这么一天。

悄无声息步入楼梯,每一步都那么艰难,甚至眼眸之中也蓄满了泪水。

主卧室的门虚掩着,能够听见里面的声音。

“阿离……嗯……”

这个声音!!!

李柒玥彻底僵硬在原地,浑身血液都涌入脑海。

她知道那双高跟鞋为什么熟悉了,因为这个声音她更加熟悉!

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李六月!

站在门口的李柒玥,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三年,三年的陪伴,比不过胸前那二两的肉?

为什么苏陌离要背叛?为什么一定要是李六月?

嘴角尝到一抹苦涩,李柒玥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哭出声。那是最没用的人,才会去撒泼耍赖。

锥心的疼痛感觉顺着心脏蔓延扩散到四肢百骸,久久挥之不去。喉咙也仿佛有一团火苗在灼烧,干涩激痛。

没有丝毫的犹豫,李柒玥转身离开。

深夜清冷的街道,落寞而又无处可去的她,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

仿佛一夕从天堂跌入地狱,过往甜蜜爱恋誓言都成了讽刺。

如同孤魂野鬼一般在街上游走,这一刻,李柒玥绝望到只想毁了自己。

情深不寿,情深不寿……

多么可笑的一段感情。

未婚夫和自己的姐姐在一起!

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甜蜜的专属铃声听起来异常讽刺。

呵呵,苏陌离原来是一个秒男?竟然这么快就完事了。

想起来今天是纪念日,主动打电话了?

拿出他送的最新款手机,李柒玥勾唇一笑,却是比哭还要难看。

直接随手一抛,扔进了附近的垃圾桶里。

总算是清净下来了,李柒玥孤魂野鬼一般在大街上游离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踏进了一家酒吧。

从小到大她都太过于自律,一切按部就班,遇到了苏陌离,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公主。

却还是吃到了毒苹果。

一杯接着一杯的酒下肚,李柒玥的视线开始模糊,不知道是酒精作用还是眼泪。

苏陌离喜欢的,是百依百顺柔弱无比的女人,李六月恰好就是。

种种如此,早就有了端倪,她自己却不曾留心。

他不爱她,却还是违心在一起,到底为什么?

却分明就在提醒着她,苏陌离真的背叛了她,是不是男人都只认情/欲?

他到底看上了李六月什么?

李柒玥视线模糊,头脑却越来越清醒。

似乎早就有了征兆,蛛丝马迹之间并不是没有任何痕迹的。

只是她太过于相信苏陌离,也没有认清李六月的真面目。

饭桌之上偶尔被踢中的脚背,想来就是两个人之间肮脏的挑逗。

众目睽睽之下,是不是越发觉得刺激?

这样的渣男贱女,不该轻易被放过。被人背叛,腹背受敌的感觉,让她觉得耻辱,更多的还是心寒。

心底似乎有一颗种子在生根发芽,名为仇恨。

她恨,恨李六月百般讨好只是为了降低她的戒备。

她恨,很苏陌离明明不爱她却许下最甜蜜的誓言。

李柒玥嘴角带笑,眉眼清丽,却终于还是掉下泪来。

胃被灼烧的感觉有些不舒服,她摸索着起来,摇摇晃晃去了洗手间。

男左女右,男左女右。

上面的男女标识在她眼里面已经看不清楚了,她直接就踏了进去。

“这里的女厕所,怎么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李柒玥傻愣愣地看着男士便槽,反应不过来了。

管不了那么多的她,摇摇晃晃正要去拉隔间门,猝不及防被人从后面偷袭。

“啊!!”

李柒玥吓得惊声尖叫,学过的防狼十五招都忘得烟消云散。

骨节分明的大手,干燥粗糙,一把捂紧她的嘴,凉凉的触感却越发让她脸热。

“闭嘴!”

低沉嘶哑的男声带着浓浓的威胁,瞬间散发的气场让李柒玥浑身僵硬。

身后的男人,身份绝对不简单。

这样的惊吓让李柒玥酒意清醒了不少,稍微混沌的脑海却还是反应不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男人单手搂着她,拉开隔间门进去。

逼仄的空间,萦绕着些微高级香薰的味道。

容不下两个人的错差,紧挨的身躯暧.昧无比。

“说!谁派你来的?”男人的嘴唇,带着凉意刚刚好贴在她的耳廓,丝丝魅惑之余更是充斥着凉意。

李柒玥更加头晕了,这句话不该是她来问吗?

“什么……什么……谁派来的?”李柒玥含糊道,软绵绵的身子却不受控制朝男人倒去。

感觉到男人的气息不仅火热而且还紊乱,李柒玥恐惧到了极点。

男人薄唇一凛,打横一把抱起娇小的身躯,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