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主天下:嗜宠毒后

牢门外进来位衣衫华贵的妇人,头戴九层凤钗,披着雪白的貂皮斗篷。正是备受皇帝宠爱的贵妃,萧盈同父异母的妹妹萧玥。

“姐姐,这些年过得还好吗?还在生妹妹的气吗?”

纤纤玉指抚摸着萧盈的脸颊。那张原本明艳动人的脸上,刻着血红的妒字。三年前废后时,皇帝不仅将她打入死牢,还毁去她的容颜。

“可是呀,你生气也没有办法。毕竟,陛下穿了你的琵琶骨,也就废了你的推演之术。当废人的感觉可好?”

说着,萧玥用小指头尖轻轻勾起萧盈胸前的一条细细的铁链拽在手中,再猛力往外拉,就像手里牵着……一条狗!

萧盈顿时感到全身的筋骨似乎都随着铁链的拉扯而崩裂,像有把锯子要据开自己的身体。锯一锯,停一停。停一停,锯一锯。

“萧玥……我哪里对不起你……一心待你好,又同意父亲迎你入宫。没想到……你……你早就与赵恒勾搭成奸。”

那年她正欢天喜地,计划着为独子宁儿庆祝生日。赵恒气冲冲闯入寝宫,一脚踹在她的胸口。

“毒妇,你教出的好儿子!小小年纪就心胸狭隘,差点推倒贵妃害了她腹中的龙子。”

“陛下,这中间定有什么误会。”萧盈立刻跪拜在地。

“陛下息怒,宁儿还小,什么都不懂,定是有人在背后怂恿。除了程家,不会有别人。”紧随赵恒而来的萧玥口中,吐出致命的言语。

因为萧玥这番话,皇帝一道圣旨,将程家满门下狱。

“你恨我,不想放过我,程家又有哪点对不住你?没想到你竟如此狠毒……陷害舅舅和表兄……程家几百人口,无辜被害……可怜嫂子在狱中生下小侄儿,连三天都没活过。同为母亲,何等残忍……”萧盈回想起程家出事时的情形,痛苦极了。

断了双腿,毁了容颜,穿透琵琶骨,依然在死牢苦熬三年,她就是要留着一口气问出心中的疑问。否则死不瞑目!去到地下也无颜面对冤死的亲人。

“你真是又蠢又笨。”萧玥发出冷笑:“谁稀罕你的施舍?你能以萧家大小姐的身份,抢先嫁给倾心于我的赵恒,不就是仗着有你外祖母和舅舅的扶持吗?父亲要我对你处处忍让,不也就是看在你那个贱人娘亲出身的程家份上吗?”

“斩草自然要除根,小孩子都懂的道理,姐姐你居然想不通。你外祖母吐血而亡;舅舅兵败云州,堂堂儒将死于乱贼之手;表兄走投无路,从芒山的万丈悬崖上跳下去……哈哈哈哈哈,程家倒了,你的根也就毁掉了,还能在宫中耀武扬威?还能在我面前摆嫡姐的架子?”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赵恒!如果不是程家,他怎么可能登上皇位!”萧盈疯魔般大喊着,挣扎着,拉动铁链叮当作响。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傻,又这么天真。你为陛下做了这么多,就不问问,感动的是陛下,还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