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余生不相识

我在二十九岁生日那天被人睡了。

二十九年没处理掉的贞操,就这么没了,关键是我对那个睡了我的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环观四周,酒店装修奢华,这是皇家酒店的总统套房,许久以前,我曾经为一个外商客户专门订的酒店,而现在我竟然有幸住一次这样的套房。

我勉强爬起身,余光一瞥便是桌上摆放的厚厚一沓钞票,五叠,那就是五万块钱,这让我整个人蒙了足足十秒后,自嘲一笑。

敢情我昨晚不是被强暴了,而是被人当成小姐了,还算是价格不菲的小姐。

我疲惫不堪地回到自己的公寓,一打开门就看着不速之客坐在我的客厅里——我那个总是向我伸手要钱的小妈。

“玩够了终于回来啦。”

刺耳的女声咄咄逼人。

“言慕青,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你妈坟上估计都得冒青烟了吧。”

“滚。”我咒骂一声,这女人白了我一眼,手一伸。

意思很明了,拿钱。

我内心火爆无比,“我上星期前刚给你五千,你拿去干什么了?”

“你这丫头,怎么对我说话呢,我好歹是你小妈,这年头五千块钱够干个屁用啊,光你爸的医药还有保姆的费用就是一大笔开销,你自己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不管家里一家老小死活,你弟弟的下个月就要开学了,不要钱啊。”

嚣张跋扈的声音让宿醉中的我头更加疼痛欲裂,我打开包,随手把那五叠钞票往那女人身上一扔。

“给我滚出我的房子,下次你再敢随意进入我的房子,别怪我断了你们的经济来源,我爸我自己能接回来养,你儿子都二十岁了,老娘没养他的义务,滚!”

我涨红了脸吼着,哪知这女人见到这么多钱,只顾眉开眼笑了,哪里还顾得了我的暴怒,拿着钱连连应承着,喜滋滋地走了。

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只不过那女人带来的浓浓香水味,再度让我恶心到反胃。

我打开窗户,开了空调换气,把她坐过的地方全部拆了坐垫扔进了洗衣机,当我狂躁地忙碌完后,最终无力地瘫在了洗衣机旁,泪下两颊。

言慕青,我在内心默念着这个名字,十年前还是令所有女孩羡慕的名字,十年前,我是言家的大小姐,一个万人瞩目都不为过的首富之女,现在却成为了兔死狗烹的可怜虫。

我在家休息了一整天,翌日早起,出门上班。

我在一家信息科技公司做产品销售,去年刚升了销售部主任,这当然与我的业绩挂钩,一进办公室,不少人就冲我打招呼,不过那些笑容,是再虚伪不过了,这个办公室没几个人觉得我有资格坐这单人间的办公室。

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不过就是个为了签单子三陪的最恶劣性销售员,为了成交业绩,不择手段,甚至抢下属业绩的可恶上司罢了。

刚落座,手机就铃声就响了,看了来电显示,我无语地接起。

“慕慕啊,我对不起你,我该死,我向你赔罪,我真的把跟你的约会给忘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已经派人送上我最诚挚的歉意,你就原谅我呗。”

对面传来软绵绵娇滴滴的声音,语气中透着歉意,我还没来得及张口责备呢,门被敲响了,99朵白玫瑰和一个礼物盒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签收下来,打开了礼物盒看了下。

一款限量版的包包,六位数肯定是有了。

“诚意够了吗?”

电话那头急切地问,我无奈一笑。

“我下午就把它退了换钱。”

“慕慕!你怎么这样,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诶!”

女孩子纯真而稚气的声音,无疑不表露着她的单纯,曾起何时,我也是这样的女孩。

佟楠楠碎碎叨,怎会理解我瞥着外面一众人对着我的办公室交头接耳的讨论,心下越加无奈,亏得佟楠楠的礼物,让我越加坐实恶名。

“佟楠楠,好好坐你的准新娘吧,别一天到晚地瞎想,我没那么小气,你未婚夫昨晚给我留言了说你走不开,你的礼物我就走收下了,等你结婚,我尽量凑个大红包给你。”

三言两语后,我挂了电话,但外面的议论还没有停下,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就是想恶毒到极致,所以我直接拿着包试背着起来,刻意让外面的人看到,反正他们就是想看到这些,那就给他们看呗,与我无所谓。

十点的会议。

部长老陈沉着脸坐在了上座,一看就是公司内部会议下了大指标。

黑禾集团Y市项目招标案。几个字印在投影屏上,我脑袋有片刻的空白,好似追溯到很多年前的一个场合。

黑禾……是华北的龙头企业,现在已经进军到华南市场来了吗?

投影屏上开始对黑禾进行一系列的介绍,而黑禾这次入驻Y城的是房产项目,这无疑需要大量的信息产品设备。

会议结束,部长秘书送来了黑禾的项目负责人信息,江城,黑禾创始人江振天之子,我讶异地瞪大了眼看了好几下,确定没看错。

竟然少东家亲自来了Y城吗?

我随即拿起电话给佟楠楠的未婚夫叶少卿打了电话去。

叶少卿一听江城的名字也愣了下,江城是叶少卿的同学,但听叶少卿的口气似乎还不知道他来了Y城。

“我先联络一下,回头给你答复。”

叶少卿回答完之后,电话就挂断了,我直接开始着手整理数据报价,此时的我无比相信,这个项目,我一定能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