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遇你温情

烈阳高照,悬日灼人。

在荒岛上困了足足一百来个日子后乔依终于等到了一艘过路的船。

当时她跟自己的孪生姐姐出海,莫名其妙出了事故,等她醒来,就在这孤岛之上了。

这里生存环境恶劣,若不是心里还惦记着那个男人,她绝对撑不到现在。

当那艘气派游轮停下来,乔依几乎喜极而泣,她哽咽呜咽着被救上船,她想跟那些人道谢,但她喉咙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自那次海难后,她就失声了。

周围几人看着肮脏不堪的乔依,都和她拉开了距离,而有个男人却一步步靠了过去。

乔依抬眼看到谢北宴的时候浑身都僵直在了原地,她双眸霎时落下泪来,想要伸手去拥抱却又想到自己一身污秽,后退了两步。

男人五官凌厉出挑的脸上透着异样的冰冷,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腕。

“给我把她弄干净。”

被握着手的乔依心头一片氤氲,她盼星盼月终于盼来了最爱她也是她最爱的男人,就如同以往一样,不论他人如何厌弃排斥自己,谢北宴都会袒护自己。

乔依开口想告诉对方“我很想你”,可开口却只发出了难听的嘶哑声音。几个下人从游轮内舱走出,毕恭毕敬冲谢北宴弯腰低头道:

“谢先生,沐浴室已经准备好了。”

他们说着就准备把乔依接待进去,可谢北宴却一把猛拽开乔依低沉冷声开口。

“我说过要给她这待遇?这条贱命配不上那些东西。”

男人的话落到耳边好似利刃入心,划出一道豁口,难以言说的疼痛席卷而来,乔依愣怔在原地,满面错愕。

谢北宴手上使力把她推到在地,继而道:

“听不懂?就在这,把她冲干净。”

那几人原先还没搞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个个呆站着,这会儿机警些的回过了神,试探着拿出了清洗轮船甲板用的清洗液和清洗工具。

男人默许摆了摆手,船上做事的船员立马反应过来帮忙把清洗液统统泼在了乔依身上。

那用来清除污垢秽物的粘稠液体腐蚀性强,乔依半跪半趴在地,刺鼻气味逼得她双眸发红,片刻后她被那东西淋盖了个彻底,刺痛遍布全身,但那些都比不过心头的绝望。

乔依的心好似从深不见底的谷底中被救起到天堂,随后又被推入更深的烈狱,而那个动手的人是她的寄托是她难以忘却的所有美好过去的总和。

高压水枪中冰冷刺骨的寒水喷在她身上,那极重的冲击力落在身上叫她四肢骸骨都在发疼,而谢北宴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站在一边,冷眼相待。

“啊……啊啊……”

乔依她想要问问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却只发出了单音节,在尝试几回后她终于从地上站起,朝谢北宴那里跌跌撞撞走了过去。

就在乔依伸手堪堪要勾到谢北宴时,后者眸中夹带憎恶地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去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