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修真狂少

天台市农学院,位于蜀州省。虽然在整个蜀州省内排名并不靠前,可是若是说到在农业的排名,倒是排在国内前三之列。很多农业公司企业都会提供一些赞助在这边,只要你在这边好好学,很多学生还没毕业都会被各个单位提前签订合同。

所以学校里面很大一部分的学生都是被这里的专业吸引来的,至少在这里工作不怎么发愁。而且就算是没有用人单位要自己,只要自己有技术,回家凑点钱,弄个几十亩地当个小地主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很多不喜欢受约束的学生都这么干。

李小川也是这么打算的。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一些农业单位的定向培训生。这些培训生有的是一些农学单位的员工,来这里充电。

还有一部分则是这些农业单位的继承人。这些家伙在这边随便混两年,然后再到国外镀上一层金,就能成为光鲜亮丽的上层人士。

在学校里面混的一条潜规则就是不要招惹这些富二代。学校和这些单位都是合作关系,自然不愿意得罪这些二世祖,没人愿意和钱过不去。

李小川虽然看不上这些富二代,却也没打算和这些家伙们起冲突。可是事实上,有些时候,你不打算招惹他们,而他们却不一定要放过你。

李小川从图书馆下来,刚出了门口,正准备去食堂填肚子去。三个至少一米八以上的汉子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他闪了一下,却见三个人一动再次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怎么,有事!”李小川不耐烦道。大中午挡人去路,有毛病。

“你是李小川?”只见一个瘦高的男子从三人身后出来,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小川,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是我。”李小川已经认出来了,眼前这位是学校里四公子之一薛岩。这家伙穿着白色休闲裤,白衬衫,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中分,脖子上一条指头粗的金链子,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千千乳业的老总的大公子,真真的暴发户,出了名的少女杀手。

薛岩把手上的半截烟塞进嘴里猛吸了两口,然后扔在地上,上前两步,一口气吹在李小川的脸上道:“小子,二等公民就该跟二等公民在一起,不要以为人家高看你一眼,就有什么想法。人嘛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所以呢,以后离明月远点,不然,嘿嘿……踩死你。”薛岩把手上的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地用脚踩灭。

“好啊。”李小川耸耸肩。他本来对张明月也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这段时间被老师抓去研究一个课题,刚好跟她分到了一组。却是不想竟然惹上这家伙了。

“这才乖。”薛岩顿时笑了,这些小瘪三也就这点出息,稍稍吓唬一下就没胆子了,“乖学生。”说罢,薛岩一伸手在李小川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

李小川脸色一变,反手就抽了过去。这薛岩欺人太甚。

“小子,敢动手,给我打。”薛岩本以为李小川已经服了,哪知道这家伙刚答应自己,接着就抽了自己一巴掌,他气的跳脚。

跟在他身边的三个男的又高又壮,一个过来李小川都不一定打得过,三个过来,李小川还没反抗两下就被锤翻在地。他只能把头一抱,身子一蜷,硬挺。

一大堆学生都围了过来,顿时图书馆门口就被堵住了。这帮学生一看动手的是薛岩,也就没了劝架的打算。只是在外围喊着“别打了别打了”。

打了几分钟,忽然间人群中传来一声“老师来了”。

薛岩一看,就看见西边那边跑来几个老师,他来到李小川的身边,狠狠地在李小川身上踹了几脚道:“小子,这次就算了,让我下次再看到你接近明月,打断你的腿。”

招呼三个人一声,跟跑过来的老师打了一声招呼才走了。

“你怎么招惹他们了。”来的这个老师何金认识李小川,把李小川扶起来,帮着他把书本拾起来,然后把周围的学生驱散。

李小川没有说话。

何金跟在李小川的身边,一边走一边道:“小川,我说的这些你也许不爱听,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那个薛岩的父亲这段时间正在准备给学校里面盖一栋楼。这个时候你和他的冲突最好不要闹到上边,你要是这个时候闹,只怕对你不好,你还年轻,这样吧,我去跟那薛岩说,让他赔你点医药费,一定让你满意,你看……”

何金还在喋喋不休,李小川猛地转过头来,一把把何金手里的书本夺了多来,大踏步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

“小川,小川,你别冲动啊……”

“砰!”

回到宿舍李小川一脚踹开大门,顿时把三个还在床上躺尸的舍友吓了一跳。

“老二,你回来了……老二你咋了,谁打你了。”离着门口最近的是程桥,他正在玩手机,被李小川一吓,手机直接砸脸上了,正打算跟李小川抱怨两句,可是一抬头却是看见李小川的衣服上一大堆都是鞋印,这明显是挨打了。

躺在里面罗洋和邱正一听,顿时从床上跳了下来,三个人顿时把李小川围了起来。

“哪个王八蛋干的,走,弄他们去。”宿舍老大罗洋怒道。

李小川把书本扔到床上,却是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这还没事,那什么叫有事,咱们兄弟,就是一个干,说谁跟你过不去。”罗洋接着道。

“铛铛”几声脆响,钢管碰撞的声音传来,李小川抬头一看,只见邱正已经把他枕头下边的四根钢管抽了出来。

“二哥,干谁。”邱正淡淡道。

李小川感激地看了三人一眼,他把今天中午的事情说了一遍,三个人顿时也觉得有些棘手。

“那薛岩咱们惹不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要是真对他动手了,咱们兄弟不好过,改天等有机会,黑他一次给他长点记性。今天就当被狗咬了。”李小川咬着牙道,他可从来不是任人欺负的主,不然的话,也不会因为薛岩拍拍他的脸就跟他动手。

更何况,他实在是不愿意连累这三个好朋友。

三人见李小川已经有了决断也不再劝他,只是说,到时候要是动手,跟他们说一声。

这个话题一过,罗洋一把搂住李小川的胳膊笑道:“兄弟,这薛岩找你麻烦事为了张明月,你小子是不是真的跟她有一腿啊,光是我们都看见你们俩在学校食堂一起吃饭好几次了。要是你真的追人家姑娘,你这顿打可挨值了。张大小姐可就要成我弟妹了啊。”

“滚,要不我安排你们两个也吃一顿。”

“别,我怕了还不行。再说兄弟妻不可欺。”罗洋一本正经道。

邱正程桥也是跟着哈哈大笑。

“交友不慎啊。”

李小川摇头道,张明月是本是牧天乳业的千金小姐,前些日子张明月想要把自己拉到她家的公司,就拉着李小川吃了两回饭,李小川还在想自己要不要答应呢。

却是不想这边薛岩对自己下手了。

李小川本来对张明月没有什么想法,可是现如今被薛岩这么一刺激,他的心底冒出一团火气,我非得把张明月追到手不可。

李小川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正在换衣服的功夫,就听见自己手机响了。

罗洋拿起手机一看,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笑意:“喂,张大小姐啊。找我家老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