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首席宠甜妻

偌大的宴会厅,灯火璀璨,衣香鬓影。

秦末穿着洁白的礼服,轻抚着凸起的小腹,深情款款地望着红毯另一端的男子,缓缓朝他走去。

但是……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在偌大的宴会厅里。

秦茉不可置信的捂着发麻的脸颊,嘴里满是血腥味。她背脊挺直,嘴角倔强的抿成了一条直线,眼圈红红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一家人。

“这一巴掌是我替季淳打的!孽女!简直是不知廉耻!”秦振国怒气冲冲的说道。

“姐姐,你怀了其他男人的野种居然还妄想嫁给淳哥哥,实在是过分。”秦雪亲热的挽着季淳的手,“爸爸已经决定让我代替你和淳哥哥订婚了。”

秦茉震惊的将视线转向了季淳,却看到他闪躲的眼神。

“秦茉,对不起,我爱的是雪儿。”

围观的宾客衣着华贵,妆容精致,手中端着一支香槟,看着这场闹剧,上扬的嘴角满是嘲笑。

“不可能!那天晚上……”她和季淳是从小就定下的婚约,那天晚上明明他们已经……

秦雪眼眸微微的眯起,靠近秦茉的耳边,轻声说道。

“那天晚上可不是淳哥哥,是我特地给你准备的男人……”

秦茉浑身僵硬,震惊的看着她,“你……”

“很意外么?你拥有的,我都会抢过来,秦家的家产,还有季淳,父亲的宠爱……如果你现在跪下求我的话,那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秦茉的喉咙酸涩肿胀,但她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嘴角轻扯,发红的眼圈里满是倔强,“你做梦!”

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向这个女人低头的!

秦雪的眼底划过一道狠厉,“这是你自找的。”

“啊……姐姐你怎么推我!”

秦雪佯装向后倒,反射性的将秦茉用力推开,季淳快步上前扶住了秦雪。

“雪儿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秦茉你安的是什么心!”

砰!

秦茉被重重的推倒在了地上,腹部传来锥心的疼痛,猩红色的鲜血从她的身体里快速的蔓延出来,“孩……孩子……”

“爸爸,淳哥哥,我害怕!”秦雪柔弱的缩在季淳的怀里,眼底满是得意不屑的笑。

“爸爸的宝贝女儿别害怕,这都是她咎由自取。”

“雪儿,这不是你的错。”

“秦小姐,这都是你姐姐自找的,别往心里去……”

秦茉的额头上满是冷汗,她的至亲全都围在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身边,安慰着。

视线模糊中,她看着秦雪步步靠近,弯下腰在她的耳边说道,“本来还要等你的孩子出生之后,爸爸才让你给我配型捐肾,但是现在好像不需要等了……”

千不该万不该,秦茉居然想要和季淳订婚!那她就让她尝尝痛到极致的滋味。

孩子……

秦茉张了张口,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你是不是想骂我?秦茉你真是失败,我就讨厌你那副清高的样子,看到你像是一条狗一样躺在这里,我心里痛快极了……”

“爸爸刚才已经打电话给医院,准备给我做配型手术了,好姐姐,你的肾就借我用一用吧……”

秦雪收敛起了那份阴狠,惊慌失措的说道,“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秦二小姐真是善良!”

“是啊,不是所有人都像是秦茉那样不知廉耻,嚣张跋扈的……”

秦茉的心像是被蜘蛛网一般紧紧的缠住,她失神的眸子中满是憎恨,意识渐渐的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