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迷糊妻

月,越发的朦胧。

夜,还很长……

时光飞逝,转眼瞬间,五年后。

A市,国际机场,到达厅。

偌大的机场人流如潮,将原本宽阔的大厅挤得水泄不通。闻可欣站在出口处,仰长了脖子,墨镜之下,一双漂亮的眼四处张望,似是在找寻着什么。

阔别五年再次踏上国土,闻可欣的心境不再是五年前那样焦灼,绝望,而是喜悦,激动。

五年的时光将她从青涩的女孩蜕变成了艳丽的女人,一袭玫红色的雪纺洋装衬得她的肌肤赛雪。

荷叶边的裙摆下一双修长光洁的小腿引人遐想,如瀑的长发微微有些卷曲。一张原本就精致的五官在妆容的粉饰之下更是艳丽绝美,脸上自信的笑容明媚的令人炫目。

“姐,这里,这里……”一声激动的呼唤从身后传来。

闻可欣回头,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呼唤者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她抿唇一笑,推着行李走过去。

“小妍,好久不见。”放下手中的推车,她倾身拥抱自己的妹妹。

闻妍激动的正想回抱住她,然而才刚伸手出去,闻可欣就推开了自己。径自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嘴里在问话,眼睛却瞟向出口处,无数举着摄像机挤在一块儿的人。

当然,曾身为记者的闻可欣一出来就注意到,那围聚在一起的记者少说也有上百人,这庞大的架势,不是超级巨星要登场,就是出大事了。

闻妍望着全身心集中在不远处那一块儿躁动人群的姐姐,漫不经心的解释道:“噢……不过是花花公子这次勾搭上了女明星,那女明星恰巧又是某个帮派老大的情人罢了。相比之下…我更关心庭宝宝。他人呢?”

谈及心爱的宝贝,她一双灵活的眼珠四处转动,只是哪都没看到她心心念念的小人儿。

“他不就在我旁边?”闻可欣随口回道。

闻妍一愣,表情沉了。“姐,你说的旁边是哪儿?”

“不就在我右…”闻可欣说着将视线往右下边看去,身边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有,更不要说人影……

闻妍好看的眉毛瞬间打结,看着表情冻结了的亲姐,咽了咽口水,说:“姐,你该不会把庭宝宝丢了吧?”

闻可欣愣了三秒,紧接着摇摇头,表情恢复平静。“可能吗?”反问着,再度将视线放回人群,好像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宝贝儿子失踪了。

“……”

两秒后,闻妍点点头,撇嘴道:“也是。如果是丢,那你才是被丢的那个。”毕竟人庭宝宝可是天才。丢失?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

机场洗手间。

一抹漆黑的身影左顾右盼,确定没有人跟来之后,这才放心的舒了口气。

男人一身阿玛尼手工制西装,衬出他如模特一般挺拔颀长的伟岸身材,一头黝黑发亮的碎发在空中张扬,一如他张狂不羁的个性,俊朗的脸庞如刀凿一般,棱角分明,五官立体,犹如古希腊的雕像,无论怎么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想到出口处那形成暴风圈的人海,卓御凡纤薄的唇角往上一勾,一抹得意之笑浮现。

“就让你们等去吧。”

推开洗手间的门,卓御凡走进,远远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便池前。

说小,确实是很小一只,目测一米左右,可能只到他腰部。不过明明根本够不到便池,却硬是不知道从哪里搬了张椅子,站在椅子上嘘嘘。

那场景甚是可笑。

而卓御凡也没忍住,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

他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到小男孩旁边的位置,他一边解开裤裆,用余光扫了侧脸一本正经的小男孩。

“够不着的话,你可以去旁边的单间。”他好心提醒。

男孩的身形一顿,然后转过头望向他。

当卓御凡看清男孩的面容之后,心底不由一怔,像是被什么东西敲击了一般,眼前这个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小男孩模样不过四五岁,小脸粉雕玉琢,精致得如同瓷娃娃。卓御凡一秒的恍惚,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在男厕尿尿,光看他的脸蛋儿还真会让人误会他是个女孩。

只是一双大眼此刻写满不悦。

“大叔,你妈咪没教过你不能和陌生人说话吗?”

当不带任何温度的话语穿透空气传入卓御凡的耳膜时,下一秒,不敢置信的表情,笑容凝固在了唇角。

大叔?卓御凡一愣,双眸一瞪,两道英气的眉往上一蹙,他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明明应该为此愠怒的,然而男孩严肃老成的表情却逗笑了他,出乎意料的,他不怒反笑,“你说话的方式还挺可爱。”

他伸手想要揉男孩一头服帖柔顺的发丝,然而男孩仿佛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身子一偏让他的手落了空。

可爱?

最讨厌的两个字!

男孩的脸色立马就沉了下去,只见他忽然用那一双清澈的眼眸上下扫视了卓御凡一遍,最后将眼神定格在他的**上。被一个孩子这样看,也很奇怪的好吗?在卓御凡还没有反应过来要遮一下羞之时,孩子突然勾起唇角,冷冷道:“虽然你个子OK,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用马桶小便,免得弄脏了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