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

顾勇听着,猛地惊叫,“什么,竟然敢对老子未出生的儿子动手,看来她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谢玲儿撇了撇嘴,这个陈氏还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她什么时候打她肚子了?

“小贱人,你找死呀!敢动手打老子的儿子。”顾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谢玲儿跟前,凶神恶煞的道。

谢玲儿望着顾勇,眸中满是冷厉之色。

眼前这个人就是原主人日思夜想的夫君,五官长得还不错,只是有些浮肿,皮肤不像那些庄稼汉般黝黑,想必这三年来,他在外面过的不错。

一想到他去外面逍遥快活,把老娘扔给原主人来照顾,她心里喷的一下就冒出一团团火焰。

“闭嘴,你哪只眼看见我打她肚子了。”谢玲儿眸光瞥了一眼陈氏的肚子,揶揄地道:“还儿子,笑死我了,就她那尖酸刻薄的样子,能生出儿子才怪。”

“什么?你诅咒我生不出儿子。”陈氏脸色铁青,歇斯底里的吼道:“顾勇,你快休了她,将她卖到窑子里去,要不然,我立即收拾东西回娘家。”

“娘子,你别气,小心动了胎气,我这就休了她。”顾勇来到陈氏身边,温声劝说。

谢玲儿讥笑,“休我?你凭什么?请问我犯了七出哪一条?”

其实她心里巴不得能早点和顾勇脱离夫妻关系,只是凭什么让他休了她,要休也是她休了他才对。

顾勇被这么一问,想了想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无子,老子就应该休掉你。”

“哈哈!”听到这话,谢玲儿笑了,笑的很欢畅,“无子能怪我?你都没碰过我,我何尝来的孩子?”说着,她话锋忽然一冷,“不过即使你现在想要碰我,那得要我愿意才行,就你这么个渣男,我早就不稀罕了,顾勇,我告诉你,老娘要休夫。”

她的话震撼到了顾勇和陈氏,两人惊讶地看着谢玲儿,眼睛一眨不眨,一张嘴长得极大,她不会是中邪了吧。

这古往今来,除了当今青禾公主休过夫,还真的没有人干过。

谢玲儿也不顾他们的反应,穿起鞋子往外走去。

来到院子里,她拿起木盆敲了起来。

“走过路过的各位乡村们,今天我要休夫,麻烦你们都过来做个见证。”

一刹那,村民蜂拥而来,把顾家围得水泄不通。

有人还特意去理正家去把理正给请了过来。

“顾家娘子,你这是要做什么?”理正温怒的问道。

谢玲儿看了一眼理正,笑着对理正行了个礼,算是对他的尊敬。

理正姓柯名达,为人公正,若想休夫,她还得要得到他的支持,否则事情就难办了。

“柯叔,我要休夫。”

柯达闻言,倒抽一口冷气,虽然来之前别人已经把她要休夫的事情告诉了他,但现在亲耳听见她说,还是被惊吓到。

其他村民亦是如此!

“你……说你要休夫?”

“恩。”谢玲儿点了点头,“柯叔,如今顾家已经容不下我,他们要将我卖到窑子里去,所以我才……要休夫。”

说着,她吸了吸鼻子,装作一副要哭的样子。

“呜呜,你们不知道,他们的心有多狠,这才几天,他们不仅不给我饭吃,而且还要我拼命的干活,做的不满他们意,他们就动手打我。”

谢玲儿卷起衣袖,将红肿不堪的胳膊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

村民看着谢玲儿胳膊上的伤痕,议论纷纷。

“天啦!这顾勇也太不是个东西了,不能有了妾室就这样折磨自己的妻子呀!”

“就是,他也不想想,他走的这几年都是谁替他照顾他那年迈的老娘。”

“依我看,他的心都被狗吃了,竟然还要把正妻卖到窑子里去,这种人得要赶出村子,否则会影响到我们村子的名声的。”

“对!对!赶出村子。”